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陳濤:用雜技傳遞正能量的美

時間:2015年09月28日來源:新華網作者:牟旭

  1992年,14歲的陳濤第一次踏出國門跟隨重慶雜技藝術團赴馬來西亞演出。陳濤在出發前一天晚上激動得難以入眠。

  “我心裏不停地想,出去後作為中國人應該怎麼表現,在臺上怎麼把每個動作完成好。”如今已是重慶雜技藝術團團長的陳濤笑著回憶道。

  陳濤出國表演的足跡已經遍及數十個國家。在這讓人羨慕的履歷背後,是近30年對雜技藝術不懈的堅持。

  1987年,一次偶然的機會讓陳濤與雜技結緣。那年,重慶雜技藝術團開辦了一個雜技培訓班,陳濤被老師示范的雜技動作深深吸引。“我覺得這些動作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我很喜歡。”陳濤回憶説。

  培訓中,陳濤在爆發力、柔韌性等雜技方面的天賦逐漸顯露出來。在第二年的正式招考中,陳濤在2000多名考生中脫穎而出,成為當年重慶雜技藝術團的新成員。

  雜技業內有句行話:三天不練手藝生。從1988年到1994年,每天10多個小時進行倒立、跟鬥等動作的重復訓練,是陳濤生活的中心。

  一個名為“大把堂仁下”的雜技節目是陳濤遭遇過的最大挑戰。

  這個節目是類似于自由落體。演員在一個六米高的直桿頂部雙手抓住桿,雙腳懸空擺出一個大字造型,隨後,演員瞬間松開雙手,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情況下,自由下墜。最後,演員必須用雙腿夾住桿,在離地面很近時擺出一個反倒立的姿勢。

  陳濤説,他用了數年時間才克服了心理恐懼。練習雜技,手腿長年累月和器材摩擦。練得最苦時,陳濤的大腿內側和肩膀都破了皮。訓練留下的老繭今天在陳濤手上、腿上依然清晰可見。

  如何讓這門傳統藝術在新時代發揚光大,走上管理崗位的陳濤有著自己的思考。“雜技類似一個框,包容度很大,可以嫁接舞蹈、戲曲、話劇、聲樂等,都能起到烘托雜技的效果。”

  上世紀50年代,雜技開始走出國門,到國外進行文化交流。改革開放後,雜技以其高度的觀賞性吸引了發達國家演出商和觀眾的青睞。重慶雜技藝術團在跟隨政府出訪團進行文化交流之外,也受邀在國外進行商業演出。

  隨著國內經濟的發展以及國外市場的飽和,陳濤認為,將雜技的重心放在國內市場的時機已經到來,國內市場對文化的需求很旺盛,“我們的不少節目在國家級的評選中得過金獎,這些節目應該真正走到老百姓的家門口。

  陳濤説,雜技動作以出其不意的驚險震撼著觀眾的神經,深受老百姓的喜愛。正因如此,重慶雜技藝術團堅持把藝術帶給群眾,走進縣裏、鎮裏、村裏為老百姓演出。

  在陳濤看來,雜技不僅僅是一門炫耀技術難度的藝術,也應該傳遞正能量的美。

  “演員在舞臺上展現的是美麗的表情、燦爛的笑容。這其實是一種精神,笑容的背後需要經受很多寂寞,要吃很多苦。人生的道路上,有苦才有甜。我想觀眾能感受到。”陳濤説。


(編輯:黃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