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吳鳳花:舞臺令我興奮 觀眾令我敬畏

時間:2015年09月25日來源:新華網作者:馮源

(1)吳鳳花的劇照(資料照片)。新華網圖片

  舞臺生涯30年,最近有醫生建議她徹底休息一段時間,緩解油彩造成的面部過敏,中國戲劇“二度梅”得主、紹興市柯橋區小百花越劇藝術傳習中心副主任吳鳳花的第一反應是:“這怎麼行?!”

  “我的興奮點就在舞臺上,上粧以後我就忘掉了生活中的我。”吳鳳花説,自己大部分的精力還在舞臺一線,每年的基層演出有上百場。“節目單上有我的名字,我不演,就是不尊重觀眾。而且,人山人海的觀眾對我來説,太有誘惑力了。”

  對觀眾的尊重,讓她曾冒著截癱的風險帶傷演出。1998年4月15日,該中心的前身紹興小百花越劇團在武漢劇場進行最後一天的演出,吳鳳花主演的《斷橋》和《攝政王之戀》是開場戲和壓軸戲。

  當時,她已經連續演出10多天,扁桃體腫大發炎,還發著燒。在做騰空後翻動作時,她一個趔趄,摔昏在舞臺上。

  “真對不起大老遠跑來看戲的觀眾!”蘇醒後的吳鳳花內疚地説,她堅持完成了壓軸戲的演出才被送到醫院,結果被查出胸椎第6節和第12節壓縮性骨折。醫生告訴她:“你是一個膽大的演員,又是一個幸運的病人,骨折沒有壓迫到神經,否則就要高位截癱。”

  如今提起這段往事,吳鳳花也有些後怕:“我當時只是想開場戲出了洋相,壓軸戲就要盡最大的可能去彌補。”同樣是為了彌補,一年後,她重上武漢演出,答謝所有關心她的觀眾和朋友。

  1983年,13歲的農家少女吳鳳花從1萬多名考生中脫穎而出,成為紹興縣戲曲藝術學校越劇班的首批學生,先學老生,一年半後改學花旦,兩年半以後又改學小生。她至今記得,冬天的早上,學生們跟著老師到藝校邊的小山上學戲,老師在前面掃雪開路,她們在後面步步緊跟。

  在這條山路上,走出了3位“梅花獎”得主:吳鳳花、吳素英和陳飛,隨後的30年,她們一直同團演出。吳鳳花説:“三姐妹聚在一起30年,非常寶貴,大家都有很多機會到外面發展,但還是相守在基層院團。梨園姐妹的情誼,只有在舞臺上才能享受得到。”

  1987年12月25日,這是吳鳳花一生銘記的日子。她在一位前輩的介紹下,拜越劇“范派”創始人范瑞娟為師。這位越劇界的一代宗師,所飾演的“梁山伯”一角,在解放初就已經膾炙人口,蜚聲海外。

  “范老師和我論關係是師生,論年齡更像祖孫,從這位‘老祖宗’身上,我學到的是對觀眾的深深敬畏。”吳鳳花説,每次范瑞娟看她演出,事先都要檢查各種細節,例如發根一定要剪平,指甲也必須剪短,因為飾演男性,不能讓觀眾看到這些不協調的細節。

  “我從她身上學到的另一點是因材施教。”吳鳳花回憶説,1991年,胡夢喬和范瑞娟兩位老師為她逐字逐句設計了《陸文龍》的唱腔,但是首演後有的上海觀眾提出了質疑。“第二天,范老師又到劇場,告訴提意見的觀眾,‘是我要求她在我的基礎上創新的,戲路不一樣,不能把‘梁山伯’套到‘陸文龍’身上。”

  吳鳳花先天的嗓音條件並不完全接近范派,因此她不能死學,而是從客觀條件出發,憑借著清純明亮的嗓音,跌宕起伏、頓挫鮮明、高亢挺拔的演唱,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唱腔風格,而演的角色既有文弱書生,也有英武將軍,既有黑白兼備的梟雄,也有懦弱無能的皇帝,遍及巾生、官生、大官生、武生、文武生、窮生、娃娃生和老生等多個行當。憑借著扎實的藝術功底和文武雙全的藝術風格,1996年吳鳳花摘得了第13屆中國戲劇梅花獎,又于2011年摘得了第25屆中國戲劇梅花獎“二度梅”。

  如今,吳鳳花已經是第四屆全國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中的一員。“當下的傳統戲曲文化還有發展空間和機遇,我希望趁著現在還有精力和體力,創作出既符合時代主旋律,又能贏得市場競爭力的作品,我們這一代演員有責任傳承好傳統的經典藝術,也要為越劇未來的發展做一些嘗試與探索。”


(編輯:黃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