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謝濤:必須與觀眾真誠相待

時間:2015年05月17日來源:新華網作者:姜瀟

必須與觀眾真誠相待--“晉劇第一女老生”謝濤的藝術心聲

(1)這是謝濤的肖像照片(資料照片)。新華網圖片

  “每個年齡段,對藝術有著不同的理解,但常年扎根基層的歷練,讓我深深感受到,要想成為一名德藝雙馨的戲曲工作者,就必須與觀眾真誠相待,全心付出,千方百計為百姓演好戲。”15日在京接受新華社專訪時,有著“晉劇第一女老生”美譽的謝濤説,這是她30年扎根基層藝術實踐的心聲。

  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傳承人,謝濤當日獲得第四屆“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榮譽稱號。

  謝濤1967年6月生于一個戲曲家庭,父親從事戲曲教育,母親也曾是一名晉劇演員。家庭的熏陶,讓謝濤從小就對戲曲“愛得不得了”。11歲時,背著父母偷了戶口本報考藝校,當同時拿到重點中學和藝校的兩本通知書時,謝濤卻鐵了心選擇去藝校,後來成為劇團的一名專業演員。

  謝濤説,年輕時,每每跟前輩藝術家下鄉演出,看到臺下成千上萬的父老鄉親對劇情中人物的喜怒哀樂而感動地呼喊叫好時,心中總有一種莫名的衝動在激蕩,心想著“自己什麼時候也能夠像他們那樣,受到戲迷朋友的喜歡呢”。

  謝濤所在的劇團每年有300余場的下鄉演出任務,大部分都是在條件艱苦的農村。扛起鋪蓋卷下鄉,連夜跑長途是家常便飯。盡管如此,謝濤仍常年扎根基層,在三十年如一日的基層演出和歷練中,獲得了源源不斷的藝術養料,也獲得了對藝術真諦的理解。

  “我也曾有過成為角兒後的自我膨脹,也曾為傳統戲曲被邊緣化感到彷徨……但是在一次次與老百姓的‘親密接觸’中,理解了戲曲藝術與老百姓的關係,理解了一名藝術工作者的責任。”

  謝濤給記者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曾經有一個張家口的觀眾來信,説自己母親病重,想聽她唱的晉劇以緩解病痛。“我當時沒多想,覺得舉手之勞,就立刻把幾張碟寄了過去。半年後,這位觀眾再次來信,説他的母親走了,聽著我唱的晉劇,安詳地走了。”

  謝濤以為,這個故事就這樣悲傷地結束了。沒想到多年以後,在張家口演出時,謝濤竟與這位大學生不期而遇。這個小夥子告訴謝濤,因為母親愛戲,他也開始聽戲並學習寫戲,現在他已走上了專業創作的道路。

  “我又驚訝又欣慰,因為戲曲,因為我的戲,能對年輕人産生這樣大的影響,更堅定了我從事戲曲事業的信念,舞臺和觀眾就是我堅持前行的動力!”這件事,讓謝濤受到無限鼓舞。

  “20歲時,舞臺給我榮耀,觀眾的掌聲讓我感到滿足,但未曾真正理解觀眾為何喜歡我、喜歡古樸的晉劇藝術。30歲時,曾為戲曲的生存環境感到彷徨,擔心劇場沒了觀眾怎麼辦,那時開始認識到觀眾才是演員的衣食父母。”而謝濤説,“到了40歲以後,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特別是常年在基層與觀眾接觸,切身感受到藝術來自于人民的道理,而我也和觀眾相處如同家人一樣。”

  謝濤説:“農民們説到興起,口水都濺到你的臉上,他們會抓起一把帶著泥土的特産送到你手上。對于這份真摯和熱情,我從來都不會拒絕。我相信,真情與付出是相互的,當我把對觀眾的這份感動帶上舞臺時,觀眾也感受到了我的付出與真誠。”

  作為新時期晉劇的領軍人物,謝濤始終把改革、創新作為目標。《蘆花》《賣畫劈門》《舍飯》《爛柯山下》等傳統老戲,經過她的重新演繹,以平民化的視角和民眾化的情感表達,受到好評。

  談到獲得“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榮譽稱號時,謝濤説,這個榮譽不同于專業藝術獎項,是對一名藝術工作者全面素質的肯定。“既然老百姓把戲劇舞臺托付給我們,作為一名矢志從事戲曲藝術的工作者,就應當下功夫把每一出戲認認真真地演好!否則,就會對不住供養我們的衣食父母,也對不住滋養我生命的優秀藝術。”


(編輯:黃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