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葉培貴:良好的品德助成優秀的藝術家

時間:2016年04月18日來源:文藝報作者:夏寧竹

  “我的老師歐陽中石先生説過:‘德和才,就在天平的兩端,德重則才高。’我一直深信這句話。”現為首都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的書法家葉培貴,被評為2015年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他的作品被中國美術館、人民大會堂等地收藏。在葉培貴的眼中,“德”是人面對自然、面對社會時的品格,是每個人都應該具備的品質。人依托于自然,有德則天人相和,無德則天人相違;人是社會性的,有德則惇敘和睦,無德則眾叛親離。“藝術家首先是人,和普通人一樣也應該具備德。同時,藝術家做藝術,從精神層面思考以及處理人和自然、人和社會的關係問題,更需要有德的支撐”。

  葉培貴經常從身邊的人汲取創作靈感,他的父母、師友、同事、學生,甚至是他年方10歲的孩子,都對葉培貴的書法創作産生了影響。父母的善良勤勞、師友的敬業友愛、學生的勤勉奮發、孩子的天真無邪,都可形成一種無形的熏陶。其中,葉培貴的恩師歐陽中石影響了他的一生。“歐陽中石先生是全方位的——做人、做事、為學、為藝乃至于怎麼當老師。先生創辦首都師大書法專業,強調‘文以載道’、‘切時如需’,傳承中華優秀文化,為社會進步服務,年近90歲,仍然堅持在第一線指導學科建設、培養博、碩士生。”葉培貴説,2014年國慶期間,歐陽先生不顧年事已高,親自選定內容,創作了一批作品,在國家博物館舉辦《中華傳統美德古訓展》,弘揚正能量,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歐陽中石對品德的重視從沒有放松過。出版社請歐陽中石為張岱年的著作題簽,寫“張岱年先生文集”,編輯説依照慣例不能加“先生”二字,他回答:“張先生是我的老師,我必須這樣寫,至于怎麼用,悉聽尊便。”歐陽中石對教育事業滿懷熱情,用稿費設立“春暉獎學金”,堅決不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大中小學請他題寫校名、校訓,從來不講條件。葉培貴追隨歐陽中石先生學習、工作已有24年時間,每時每刻都在感受著德的教育,進而體現在葉培貴的書法創作之中。

  古人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治、平”在現在看來是很高遠的目標,葉培貴告訴筆者:“我是一個普通教師,但是我想‘修、齊’則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努力做到的。具體到我的生活和工作來説,不僅在‘德’上需要‘修、齊’,‘藝’上也一樣,兩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關係。做好修身的功夫,就可能立定生活和工作的腳跟,守住自己的精神家園,而不迷失在紛繁復雜的生活之中,從而也就可能有更多的時間來修好藝術;反過來,修好書法藝術這門功課,就可能領略到傳統優秀文化的偉大力量,凈化自己的心靈,為修身提供助力。至于‘齊’,不僅是家庭,可能還應包括我的學生。希望能夠把從老師特別是歐陽先生那裏得到的關于做人、做事、為學、為藝的精神,傳導給我的學生們”。

  然而,任何時代、任何社會都不會是完美的,都會有不盡如人意之處。面對這些問題,葉培貴樂觀地説:“只不過活在當下,我們會對身邊的問題更敏感、更有切膚之痛。當然,這不是説我們的時代沒有特殊性。我國自鴉片戰爭以來,就始終面臨中西文化的激烈碰撞,同時自身社會也存在著各種轉型。在這內外變動都很劇烈的情況下,道德觀念出現復雜情況,並不奇怪。只要國家長期保持穩定,堅持好我們選定的正確方向,發展經濟,弘揚文化,建設社會,一些不足之處,一定會慢慢克服的”。

  面對如何才能成為一名德才兼備的藝術家,葉培貴説出了自己的心聲:“我想,首先是做好一個‘人’的本分。愛護自然,孝敬父母,尊敬師長,敦睦家庭,友愛朋輩。其次要敬業,做好本職工作,寫字的好好寫,畫畫的好好畫,演藝的好好演,教書的好好教,不要不務正業。再次,則是努力創造高雅的精品力作,不斷提升用藝術傳承和弘揚民族優秀文化、描繪和反映時代、謳歌和服務人民的自覺意識,從而使自己的藝術生命真正地與民族、歷史、社會、時代和人民相融合,從中獲得無盡的源泉以及強大的生命力”。(夏寧竹)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