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四渡赤水

時間:2016年10月18日來源:人民網作者:

    1935年1月上旬,中央紅軍長徵到達貴州遵義地區。15~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義召開擴大會議,糾正了王明"左"傾冒險主義在軍事上的錯誤,實際上確立了毛澤東在紅軍和中共中央的領導地位。這時,蔣介石為阻止中央紅軍北進四川同紅四方面軍會合或東入湖南同紅2、6軍團會合,圍殲中央紅軍于烏江西北的川黔邊境地區,調集其嫡係薛岳兵團和黔軍全部,滇軍主力和四川、湖南、廣西的軍隊各一部,向遵義地區進逼。1月中旬,薛岳兵團2個縱隊8個師尾追紅軍進入貴州,集結于貴陽、息烽、清鎮等地,先頭已進至烏江南岸;黔軍以2個師擔任黔北各縣城守備,以3個師分向湄潭及遵義以南的刀靶水,懶板凳進攻;川軍14個旅分路向川南集中,其中2個旅已進至松坎以北的川黔邊境;湘軍4個師位于湘川黔邊境的酉陽至銅仁一線構築碉堡,防堵紅軍東進;滇軍3個旅正由雲南宣威向貴州畢節開進;桂軍2個師已進至貴州獨山、都勻一線。

  中共中央和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根據上述情況,決定中央紅軍由遵義地區北上,在四川省瀘州西南的藍田壩、大渡口、江安一線北渡長江,進至川西北,同紅四方面軍一起實行總的反攻,爭取赤化四川。如渡江不成,則暫時留在川南活動,並伺機從宜賓上遊北渡金沙江。1月19日起,紅1、3、5、9軍團分三路先後從遵義、桐梓、松坎地區出發,向土城、赤水方向前進。黔軍隨即佔領遵義、湄潭;川軍以一部兵力防守宜賓、瀘州,以8個旅分路向松坎、溫水、赤水、敘永等地推進。24日,紅1軍團擊潰國民黨軍黔軍的抵抗,攻佔土城。28日,紅3、5軍團、軍委縱隊、幹部團、紅1軍團一部在土城、青杠坡地區對尾追的川軍2個旅發起猛攻,予以重創。此時,川軍後續部隊4個旅迅速增援,毛澤東等遂決定,立即撤出戰鬥,西渡赤水河,向古藺以南地區前進,尋機北渡長江。演出了一幕軍事史上著名戰例──四渡赤水。

  一渡赤水 

  1935年1月29日拂曉前,我軍除以少數部隊阻擊敵人外,主力分三路從猿猴場(今元厚)、土城南北地區西渡赤水河,向古藺、敘永地區前進。川敵立即以8個旅分路向我追截,以4個旅沿長江兩岸布防;薛岳兵團和黔敵也從貴州分路向川南追擊;滇敵3個旅正向畢節、鎮雄急進,企圖截擊我軍。

  2月2日,我右縱隊紅一軍團先頭第二師進攻敘永不克,後衛第一師在三岔河遭敵截擊。3日至6日,我軍在繼續西進中,一軍團又先後在敘永、毛壩、大壩等地遭川敵截擊;左縱隊紅三軍團在天堂壩同川敵兩個團發生戰鬥。

  這時,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鑒于敵人已經加強了長江沿岸防禦,並以優勢兵力分路向我進逼,乃于2月7日決定暫緩執行北渡長江的原計劃,改取“以川滇黔邊境為發展地區,以戰鬥的勝利來開展局面,並爭取由黔西向東的有利發展”的方針;並命令各軍團迅速脫離四川追敵,改向川滇邊的扎西(今威信)地區集中。

  紅軍在扎西進行了整編。全軍除幹部團,共編為16個團,紅一軍團縮編為2個師6個團,紅三軍團縮編為4個團,紅五、紅九軍團各編為3個團。為了加強川南的革命力量,黨中央派原紅五師政治委員徐策、軍委縱隊幹部團上幹隊政委余鴻澤等組成中共川南特委,率幾百人在扎西東南的石坎予成立了中同工農紅軍川南遊擊隊,積極活動于川滇黔邊地區,策應主力紅軍作戰。川南遊擊隊在紅軍主力轉移後,繼續在當地堅持鬥爭。

  我軍進入川滇邊境後,蔣介石重新調整部署,將湘軍改為第一路軍,在湘西“圍剿”紅二、六軍團,薛岳兵團和滇黔兩省敵軍組成第二路軍,龍雲為總司令,薛岳為前敵總指揮,轄4個縱隊,以吳奇偉部4個師為第一縱隊;周渾元部4個師為第二縱隊;滇軍孫渡部4個旅為第三縱隊;黔軍王家烈部5個師為第四縱隊,與川軍潘文華部一起,企圖圍殲中央紅軍于長江以南、敘永以西、橫江以東地區。

  2月7日,龍雲命令第三縱隊由鎮雄、畢節向扎西以南之大灣子推進;第一、二兩縱隊主力集中黔西、大定(今大方),一部向敘永推進;第四縱隊留赤水河以東之遵義、桐梓、赤水等地區。川軍以一部兵力固守敘永、古宋、興文、長寧等地和長江、橫江沿岸,防止我軍北進;主力則由高縣、珙縣、長寧及其以南地區向扎西推進。

  二渡赤水 

  1935年2月9日,中央紅軍在扎西地區集結完畢。這時,敵人孫渡縱隊和川軍潘文華部分別從南北西面迫近扎西,周渾元縱隊主力正從黔西,大定地區向古藺、敘永方向追擊。為了迅速脫離川、滇兩敵之側擊,中革軍委于10日決定迅速東渡赤水河,向敵兵力薄弱的黔北地區進攻,以開展戰局。11日,中央紅軍分3個縱隊由扎西地區東進,經營盤山、摩泥、回龍場,于18日同至21日分別由太平渡、二郎灘東渡赤水河,向黔北的桐梓地區急進,同時以紅五軍團的1個團向溫水開進,以吸引追敵。

  我軍二渡赤水河,回師黔北,完全出敵意外。川敵3個旅慌忙由扎西附近向東追擊,黔敵急忙抽調遵義及其附近的部隊向婁山關、桐梓增援,第一縱隊之第五十九、第九十三師由黔西、貴陽地區向遵義開進,企圖阻止並圍殲紅軍于婁山關或遵義以北地區。

  中共中央、中革軍委決定乘追擊之敵大部尚未到達之際,迅速擊破黔軍的阻攔,佔領婁山關及其以南地區,再取遵義,以爭取主動。2月24日,紅一軍團先頭團攻佔桐梓,迫使桐梓之敵退守婁山關。25日,中革軍委決定,以紅五、紅九軍團在桐梓西北地區阻滯川敵,集中主力進攻婁山關及其以南之黔敵,乘勝奪取遵義。

  當晚,紅三軍團攻佔婁山關,殲敵一部。26日,我軍在粉碎敵人向婁山關的多次反撲之後,以一部兵力從正面反擊進攻婁山關之敵,而以紅一軍團主力和紅三軍團1個團從婁山關東、西兩側向敵後方之板橋地區迂回,經激烈戰鬥,擊潰了進攻婁山關之敵,並相繼攻佔了婁山關以南之黑神廟、板橋、觀音閣等地,殘敵向遵義逃跑。27日,紅一、紅三軍團又在遵義以北之董公寺粉碎黔敵3個團的阻擊,28日晨佔領遵義,並控制了城南的紅花崗,老鴉山一線高地,黔敵王家烈率殘部兩個團逃向忠莊鋪。

  這時,由黔西、貴陽地區北開之蔣介石嫡係部隊,第一縱隊第五十九師進至新站,第九十三師進至忠慶鋪地區,一部前出至遵義城南五裏之楓落橋。中革軍委當即決定集中主力,求殲該敵于遵義以南地區。28日上午,敵以第五十九師主力及第九十三師的1個團為左路,經桃溪寺向紅花崗、老鴉山進攻,黔敵兩個團為右路,由忠莊鋪向遵義進攻;第九十三師主力和第五十九師1個團控制于忠莊鋪為預備隊。11時許,第五十九師攻擊我紅花崗陣地受挫後,將主力轉攻老鴉山並佔領了制高點;但右路黔敵觀望不前。我紅一軍團主力乘隙從水師壩地區向忠莊鋪猛烈反擊,直插敵第一縱隊指揮所。吳奇偉慌忙率殘部約一個團向濫板凳方向逃竄。紅一軍團跟蹤猛追,並以一部取捷徑先敵佔領了濫板凳,殘敵逃過烏江。此時,滯留在老鴉山地區之敵第五十九師已被迫轉入防禦。黃昏,我幹部團進入戰鬥,配合紅三軍團奪口了老鴉山制高點,殲敵第五十九師大部,殘敵向八裏水、鴨溪方向逃竄。

  遵義之戰,我軍在敵情非常嚴重的情況下,5日之內,連下桐粹、婁山關、遵義,擊潰和殲滅敵人兩個師又8個團,俘敵約3000人。這是長徵以來最大的一次勝利,充分表現了毛澤東的指揮藝術和紅軍的英勇善戰。這次勝利,鼓舞了全軍士氣,獲得了物資補充,打擊了敵人,特別是打擊了蔣介石嫡係部隊的囂張氣焰,使我軍得到了短期休整的機會。

  三渡赤水 

  敵吳奇偉縱隊遭到沉重打擊後,蔣介石急忙于1935年3月2日由漢口飛往重慶,親自策劃新的圍攻以阻止我軍東渡烏江。5日,蔣介石發現我軍西移後,又改以堡壘主義和重點進攻相結合的戰法,實行南北夾擊,企圖圍殲我軍于遵義、鴨溪狹小地區。其部署:川軍3個旅由桐梓向遵義地區進攻,新調來的上官雲相部兩個師由重慶向松坎、新站地區推進,支援川軍進攻遵義,第二縱隊主力3個師進至仁懷、魯班場地區,第三縱隊進至大定、黔西地區防堵;第四縱隊一部集結于金沙、土城等地,阻止我軍向西發展;第一縱隊4個師位于烏江南岸,策應其他縱隊作戰。此外,蔣介石還命令第五十三師由鎮遠向石吁推進,湘軍3個師沿烏江東岸築堡,阻止我軍東進。

  1935年3月5日以後,我軍根據中革軍委的決定,以紅九軍團在桐粹、遵義地區吸引川敵向東,主力由遵義地區西進自臘坎、長幹山,尋殲敵人第二縱隊,未能得手。蔣介石地,乃係大方針未定的表現,遂命令各路軍要不顧一切尋找紅軍決戰。11日,川敵3個旅進佔遵義,烏江南岸之敵第一縱隊也以一部兵力北渡烏江,向鴨溪、遵義推進。根據當時情況,中共中央決定,中央紅軍仍以黔北為主要活動地區,控制赤水河上遊,以消滅薛岳部和王家烈殘部為主要作戰目標。15日,我軍主力進攻魯班場之敵第二縱隊,因敵3個師擠在一起、攻擊未能奏效,而援敵第一縱隊已進至楓香壩地區。我軍遂主動撤出戰鬥,向仁懷以北的茅臺地區機動。

  3月16日,中央紅軍為尋求新的戰機,在茅臺及其附近西渡赤水河,向古藺、敘永方向俞進。接著,攻佔鎮龍山,擊潰川敵1個團的攔阻,進至大村、鐵廠、兩河口地區。

  四渡赤水 

  在國民黨軍重兵再次向川南集中的情況下,毛澤東等決定,乘敵不備折兵向東,在赤水河東岸尋機殲敵。1935年3月20日,為迷惑國民黨軍,紅1軍團1個團大張旗鼓地向古藺前進,誘敵向西;主力則由鎮龍山以東地區,突然折向東北,于21日晚至22日分別經二郎灘、九溪口、太平渡東渡赤水河,從敵重兵集團右翼分路向南急進。26日進至遵義、仁懷大道北側幹溪、馬鬃嶺地區。27日,紅9軍團由馬鬃嶺地區向長幹山方向佯攻,引國民黨軍北向;主力繼續南進,于28日突破鴨溪至白臘坎間國民黨軍封鎖線,進至烏江北岸的沙土、安底等地。31日經江口、大塘、梯子岩等處南渡烏江。4月2日,中央紅軍以一部兵力佯攻息烽,主力進至狗場、扎佐地域,前鋒逼近貴陽。這時,國民黨軍在貴陽及其周圍地區只有第99師4個團。正在貴陽督戰的蔣介石十分驚恐,一面急令各縱隊火速增援貴陽,一面令守城部隊死守飛機場,並準備轎子、馬匹、向導,準備隨時逃跑。4月4日,紅9軍團在打鼓新場以東老木孔地域擊潰黔軍5個團,殲其2000余人。至此,中央紅軍巧妙地跳出了國民黨軍的合圍圈,將蔣介石的幾十萬軍隊甩在烏江以北。四渡赤水之後,中央紅軍主力乘滇軍東調增援貴陽之機,迅速進軍雲南,並于5月9日,在皎平渡、洪門渡渡過金沙江。與此同時,活動在烏江以北地區的紅9軍團,也從會澤以西的樹節、鹽井坪渡過金沙江。


(編輯: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