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包座戰役

時間:2016年10月18日來源:人民網作者:

    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後,1935年8月3日,紅軍總部制定了夏洮戰役計劃,將紅軍分成左右兩軍:在卓克基及其以南的地區的第5、9、31、32、33軍為左路軍,由朱德、張國燾率領,經阿壩北進;在毛兒蓋地區的第1、3、4、30軍為右路軍,由徐向前、陳昌浩率領,經班佑北上。中央、中革軍委隨右路軍行動。(此時原紅一方面軍之第1、3、5、9軍團已依次改為第1、3、5、32軍)

  8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毛兒蓋召開會議,批評了張國燾西進的錯誤主張,決定以主力迅速佔領以岷州為中心的洮河流域地區,並以此向東發展取得陜甘。隨後,右路軍進入茫茫的若爾蓋大草原。紅軍將士以藐視一切困難的革命精神,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的泥濘和饑餓,歷盡艱辛,終于在8月底以前到達班佑、巴西地區,左路軍也于8月20日經過草地到達阿壩。

  班佑以東之上下包座位于松潘北部,群山環抱,地勢險要。守敵胡宗南部獨立旅第2團分駐上包座的大戒寺1個營、求吉寺2個營,兩處憑借山險林密,築以集群式碉堡,構成一個防禦區,卡在紅軍進入甘南的必經之路上。胡宗南發現紅軍過草地北上,急令第49師由松潘以北的漳臘馳援包座,並在上、下包座至阿西茸一線堵截紅軍。

  消滅包座之敵,開辟前進道路,是擺在右路軍面前的迫切任務。徐向前主動向黨中央建議,攻打包座的任務由紅四方面軍部隊來承擔,並準備採取圍點打援的戰法,求殲包座和來援之敵。具體部署是,以30軍第264團攻擊大戒寺之敵,30軍主力第88師、89師埋伏在上包座西北的叢林中,準備殲滅敵增援的49師;4軍第10師攻擊求吉寺之敵,其主力控制各要道,並隨時準備出擊;以紅一方面軍第1軍為預備隊,位于巴西和班佑地區待機。

  29日黃昏,部隊發起攻擊。經一夜激戰,紅軍掃清外圍據點,並攻佔了大戒寺。殘敵退入大戒寺後山碉堡負隅頑抗,等待援兵。為誘敵來援,紅軍對其圍而不攻。30日夜,援敵49師先頭部隊291團進抵大戒寺以南,為誘敵深入,紅30軍以264團略作阻擊便且戰且退,撤至大戒寺東北山區隱蔽。敵見我阻擊無力,包座敵人又頻頻告急,便放心大膽地急速前進,至當日下午,敵291、289兩個團進至包座河西岸,294團進到包座河東岸,師部進至大戒寺以南,全部被誘入我伏擊圈內。

  下午3點,紅軍向敵49師發起總攻,隱蔽在山上的紅軍將士一齊向敵出擊,紅軍第88師第268團由包座河以西像一把鋼刀一樣插入敵291團和289團之間,並切斷了東西兩岸敵人的聯係,敵49師被分割成3塊,首尾不能相顧。剛剛走出草地的紅軍英勇拼殺,在氣勢上完全壓倒了敵人,一小時後,首先將敵291團殲滅。經七八個小時的激烈戰鬥,終于在當晚將胡宗南的第49師全部殲滅,敵師長伍誠仁受重傷後跳河。固守在大戒寺後山高地的200余敵人,見大勢已去,在紅軍政治攻勢下全部繳械投降,求吉寺之敵也被全殲。

  此役是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後的一個大勝仗,紅軍殲滅包座地區守敵及援敵49師的大部,共斃、傷、俘敵5000余人,繳獲輕重機槍50余挺,長短槍1500余支,還繳獲了紅軍急需的牦牛、騾馬、糧食、彈藥等軍用物資,使北上紅軍得到了基本補充。包座戰鬥的勝利,掃清了紅軍北上的障礙,打開了向甘南進軍的通道,使敵企圖把紅軍困在草地的陰謀徹底破産。


(編輯: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