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榜羅鎮會議

時間:2016年10月18日來源:人民網作者:

    俄界會議後,黨中央率領一、三軍團,突破天險臘子口,然後翻越岷山,于1935年9月19日佔領甘肅哈達鋪。黨中央在哈達鋪利用3天時間對部隊進行了休息整編,使紅軍的物質生活有所改善,體力逐漸恢復,同時正式宣布組成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支隊,共約7000多人,下轄3個縱隊:原紅軍一軍團編為第一縱隊,縱隊長林彪(兼),政委聶榮臻;原三軍團編為第二縱隊,縱隊長彭德懷(兼),政委李富春,軍委直屬縱隊編為第三縱隊,縱隊長葉劍英,政委鄧發。

  陜甘支隊于1935年9月27日佔領通渭縣的榜羅鎮。紅軍在榜羅鎮休整兩天。黨中央和毛澤東從國民黨《大公報》等報紙上,了解到日本侵略我國北方的形勢以及紅二十五軍與陜北紅軍會合的消息。《大公報》上刊載:“陜北則有廣大之區域,與較久根據地”,還報道,陜北的延安、延長、保安、安塞、靖江5座縣城為紅軍所佔領,“現在陜北的狀況正與民國二十年之江西情形相倣佛”。從報紙上了解到陜北有一個大的蘇區根據地,有一支活躍的紅軍,還有遊擊隊和很好的群眾基礎。于是黨中央政治局常委在榜羅鎮召開會議。會議討論研究了當前的形勢和陜北的軍事、政治、經濟狀況,認為陜甘支隊應迅速到陜北同那裏的紅軍會合。會議決定改變俄界會議關于首先打到甘東北或陜北,以遊擊戰爭與蘇聯發生聯係,取得國際幫助,創建根據地的原定戰略方針,作出了把紅軍長徵落腳點放在陜北的正確決策,提出保衛與擴大陜北蘇區的新的戰略方針。會議還決定派一支部隊,與國際聯係,取得國際的技術幫助。後來因為條件不具備,主觀力量達不到而未能實現。

  9月28日晨,黨中央召開了陜甘支隊連以上幹部會議。支隊政委毛澤東在會上傳達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的新決策,進行了政治動員,提出:“1.日本侵略北方的嚴重性;2.陜北根據地和紅軍狀況;3.北方可成為抗日新陣地的經濟、政治條件;4.要避免同國民黨軍作戰,要迅速到達陜北集中;5.嚴格整頓紀律,充分注意群眾工作,解釋我軍北上抗日的意義,注意擴大新戰士等。”

  支隊司令員彭德懷,黨中央總負責人張聞天和支隊副司令員林彪先後講了話。賈拓夫還向大家介紹了陜北根據地和劉志丹的情況。會後,各部隊立即進行政治動員和物質準備,提出整頓軍隊風紀,做群眾工作,擴大新戰士,進行宣傳等具體要求。

  榜羅鎮會議解決了俄界會議所未能解決的在陜甘建立根據地的具體目的地問題,確定了保衛與擴大陜北蘇區根據地的重大戰略決策,這對于黨中央把陜北作為抗日的前進陣地和領導中國革命的大本營,具有決定性的意義。

  會後,毛澤東、彭德懷于9月29日率第一縱隊先行出發,抵達通渭城,邁出了向陜北前進的第一步。


(編輯: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