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猴場會議

時間:2016年10月18日來源:人民網作者: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黎平會議,確定了中央紅軍向黔北進軍的正確戰略方針。黎平會議後,毛澤東參與最高領導層工作。紅軍在周恩來、朱德的直接領導下,按毛澤東“避實就虛”的正確主張行動,揮戈西進,所向披靡,連克數城。勝利中,廣大指戰員逐漸認識到“左”傾軍事路線的錯誤給紅軍帶來的危害,認識到毛澤東的正確,強烈要求盡快結束“左”傾錯誤領導,讓毛澤東回到紅軍的領導地位上來。而掌握紅軍領導權和指揮權的李德、博古置中央政治局黎平會議決議不顧,仍頑固地堅持北上黔東、再入湘西的計劃,提出召開政治局會議重新研究,一路上爭吵不休,並散布“到了烏江南岸,紅軍就該拐彎了,應當沿著打前站的六軍團的路線前進”等流言蜚語,企圖分散紅軍主力,沿烏江右岸邊打遊擊邊去湘西,實現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計劃。他們的行為引起部隊思想混亂。毛澤東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如不解決,將直接影響即將進行的烏江戰役。

  12月下旬,蔣介石得知紅軍向烏江南岸前進,急忙改變兵力部署,命湘軍陳光中師和趙夢炎旅由黎平進駐劍河,王東原師駐錦屏、江口、沿河一帶,章亮基、陶廣2師向沅渡疾進,李雲傑師向會同疾進;命薛岳兵團吳奇偉縱隊四個師、周渾元二個縱隊尾追紅軍至鎮遠、施秉、黃平、三穗一帶;命桂軍一個軍進駐都勻、榕江、獨山一帶;令川軍廖澤旅入松坎駐扎。同時,令黔軍王家烈、猶國才4個師集于平越(今福泉)、馬場坪、重安江等地域阻截,6個團防守江北從老君關渡以東至岩門渡以西百余裏的十幾個渡口,以圖阻止紅軍“赤化黔北”,還沿江燒毀民房和船只,自以為烏江天險“扼險固守,可保無虞”。

  面對這一嚴重局勢,李德、博古仍不放棄去湘西的意圖,提出要紅軍“一是不過烏江”在南岸打遊擊;“二是回頭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為此,中共中央在紅軍到達猴場的當天(31日)下午5時左右至1935年1月1日淩晨,召開了政治局會議,史稱猴場會議。參加會議的有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王稼祥、張聞天、李富春、李德、博古、伍修權(翻譯)。會議通過激烈的爭論,再次否定李德等人回頭東進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錯誤主張,重申黎平會議決定,作出《關于渡江後新的行動方針的決定》,基本結束了“三人團”對紅軍的軍事指揮權,初步形成以毛澤東為核心的軍事指揮中樞,為遵義會議的成功奠定了基礎。會後,紅軍遵照會議決定,把撤離蘇區以來的消極避戰變為積極作戰,主動出擊,恢復了宣傳群眾、組織群眾、建立革命政權的光榮傳統。紅軍按照黎平會議決定的“應堅決消滅阻攔我之黔敵部隊,對蔣、湘、桂諸敵應力爭避免大的戰鬥,但在前進路線上與上述諸敵部隊遭遇時,則應打擊之,以保證我向指定地區前進”的方針,強渡烏江天險,攻佔了遵義,掀開了中國革命的新篇章。


(編輯: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