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王定國:長徵精神超越時空

時間:2016年10月17日來源:光明日報作者:任歡

  記者見到王定國老人時,她正聚精會神地在紙上書寫“長徵萬歲”四個字。她的兒子謝亞旭説,老人家今年已經104歲了,話語不多,現在與別人交流,一般是由他來轉述母親的意思。“平常母親通過寫寫字,玩玩小孩子的玩具,來活動大腦。別看她年紀大了,但是寫起字來仍然一氣呵成。”謝亞旭説。

  眼前這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當年不僅經歷了艱苦卓絕的長徵,晚年也堅持為共産主義事業奮鬥。1933年參加紅軍,幾過雪山草地,離休後積極投身社會活動,70多歲推動長城保護,90多歲呼吁生態建設……

  那一抹紅色悄然綻放

  1913年2月4日,王定國出生在四川省營山縣安華鄉的一個貧苦家庭。那時家中沒有田産,也沒有房子,全家在靠借別人的一面山墻搭起的茅棚裏棲身。因生活所迫,王定國被賣作童養媳,洗衣、做飯、砍柴,做不好就要挨打。

  嫁人、生子,是那個時代絕大多數山裏女孩兒的命運,但王定國卻剪辮子、放小腳,用行動説“不”。她説:“腳小了,走不動;辮子被拽著,跑不了!”幸運的是,王定國舅舅的朋友、地下黨員楊克明,給她帶來了共産黨“男女平等,沒有壓迫”的新思想,這讓王定國振奮不已。後來,舅舅等人湊足了40多塊銀圓,終結了她和婆家的婚姻關係。

  在新思想的影響下,王定國積極配合當地的農民協會,四處宣傳男女平等的思想,並于1933年12月加入了中國共産黨。這時的她有了人生奮鬥的目標,也更明確了“只有中國共産黨才能救婦女”的信念。後來,她又先後擔任營山縣蘇維埃政權內務委員會代理主席、縣婦女部部長、婦女獨立營營長等職。

  她在歌聲中走完長徵

  1935年,愛唱愛跳的王定國被調入紅四方面軍政治部文工團,那時的她沒有想到,等在前方的,是一段艱苦卓絕的漫漫長徵路。

  部隊行軍時,王定國會在隊伍前頭趕路,部隊休息時,她又會回過頭來進行慰問演出。就這樣,王定國在長徵路上共翻越了5座大雪山,草地走了3遍,可以説比別人多走了一倍的長徵路。可在她眼裏,“山高路險,道不好走,劇團走前面,當啦啦隊,大家看了唱歌、跳舞,忘了疲勞和艱苦,就走得快了。”

  1936年1月中旬,王定國和戰友翻過夾金山,慰問紅五軍三十七團。三十七團的戰士聽説她們冒著風雪,長途跋涉來演出,高興極了。雖然風像刀子一樣呼呼刮在她們臉上,但一上場,她們就忘卻了一切,只想著給戰士們貢獻精彩的表演。臨別時,好多戰士還留下了熱淚。

  過草地時,樹皮、皮鞋等都成了紅軍戰士的“糧食”。樂觀的王定國和戰友特意編了這樣一首打油詩:“牛皮鞋底六寸長,草地中間好幹糧;開水煮來別有味,野火燒後分外香。兩寸拿來熬野菜,兩寸拿來做清湯;一菜一湯好花樣,留下兩寸戰友嘗。”當時的王定國,瘦到只有50斤,但她卻笑著説,要是胖的話,哪裏過得來!踩到泥潭就要陷下去。

  開啟新的“長徵”路

  1984年,王定國在整理、出版完丈夫謝覺哉的日記、傳記等之後,在兒女面前宣布:“多年來,我一直照顧你們和你們的父親,從現在開始,我要去做我的事了。”誰也沒有想到,王定國所説的“我的事”,就是為共産主義事業繼續奮鬥。

  20世紀80年代,長城周邊有人偷拆長城磚,用來蓋房子、圍豬圈,王定國痛心不已。于是,她和魏傳統、羅哲文籌備成立了中國長城學會。學會成立之初,王定國堅持“三不要”原則:不向國家要經費、要編制、要辦公場所。為更好地讓人們認識到長城的價值,她連續三年組織了群眾性的慕田峪長城越野賽,並組織長城沿線11家電視臺,拍攝了38集專題電視片《萬裏長城》,發行到世界各國。

  90歲後的王定國,關注起了國家的林業生態建設。她不顧年老多病,到全國多個省市了解林業生態建設情況:2004年到廣西壯族自治區考察速生林建設;2005年到河南省考察黃河故道生態治理情況……2010年,王定國與重慶市民一起,在長江邊植樹造林,她感言:“只有大家都走上這‘綠色長徵’之路,才能真正地為子孫後代造福。”


(編輯: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