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哈裏森·索爾茲伯裏之子:這是一部會永遠流傳下去的故事

時間:2016年10月17日來源:新華社作者:袁悅 李暢翔

這是一部會永遠流傳下去的故事

——訪《長徵——前所未聞的故事》作者哈裏森·索爾茲伯裏之子

  新華社美國費城10月15日電 專訪:這是一部會永遠流傳下去的故事——訪《長徵——前所未聞的故事》作者哈裏森·索爾茲伯裏之子

  1936年,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走進陜北,寫出了傳世名作《紅星照耀中國》。受限于當時的環境,斯諾並沒有機會親走長徵路。他預測説,“總有一天會有人寫出一部關于這一驚心動魄的遠徵的全部史詩”。49年以後,《長徵——前所未聞的故事》問世,該書作者、美國著名作家、記者哈裏森·索爾茲伯裏以70多歲高齡重走長徵路,完成了斯諾的心願。

  談到父親的著作,哈裏森·索爾茲伯裏的兒子斯蒂芬·索爾茲伯裏評價道:“30年後,這本書仍有再版,人們讀起來仍然津津樂道。這是一部會永遠流傳下去的故事。”

  去中國寫長徵成為執念

  在接受採訪時,斯蒂芬告訴新華社記者,父親對中國的興趣從孩提時代就已經開始。他説,父親出生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當時城裏有一家中國人開的雜貨店,他就特別喜歡。大學畢業後,他立志要當一名記者,去報道中國發生的一切。

  斯蒂芬説,父親出生在1908年,在他成長過程中,世界上發生了俄國十月革命以及兩次世界大戰。他回憶道:“那個年代,作為一名記者,又對戰爭感興趣,就一定會對蘇聯、對共産主義和革命産生興趣,這就是當時那個時代背景造成的吧。”

  哈裏森·索爾茲伯裏曾供職于國際合眾社和《紐約時報》,並曾常駐莫斯科。他的報道基本上都圍繞共産主義展開。他崇敬斯諾,《紅星照耀中國》更是激起了他對中國的無限好奇。

  斯諾一直想寫一部全面反映紅軍長徵的作品,卻始終沒有機會。在和斯諾的交往中,這樣的想法也深深扎進了索爾茲伯裏的心中,成了他的一個執念。

  “我父親是那種一旦有了想法就不會放棄的人,于是他開始給自己能接觸到的每一位中國官員寫信,説他想要去中國,希望重走長徵路,”斯蒂芬説。

  經過反復申請,1983年秋,索爾茲伯裏終于得到了中國官方的批準。當年3月,75歲的索爾茲伯裏攜70歲的妻子夏洛特飛往北京,開始研究和收集資料的工作。

  歷經坎坷重走長徵路

  1984年4月到6月,索爾茲伯裏夫婦在一些中方人士的陪同下開始了長徵之旅。他們幾乎完全沿著第一方面軍的長徵路線行進,其間主要是步行、乘吉普車和小型客車,甚至還有騎驢和騎馬。當時,年逾古稀的索爾茲伯裏夫婦身體並不是很好,他們的旅程也頗讓家人擔憂。

  斯蒂芬説:“我父親當時心臟不好,戴著一個起搏器。沿途吃了不少苦,比如缺氧、過度疲勞、脫水等,他又那麼大年紀,對身體影響還是很大的。”

  在探訪途中,索爾茲伯裏曾心臟病復發。當時他們正在前往金沙江途中的一條將近20公裏的崎嶇山路上,人們趕緊用飛機送他去成都搶救,才算化險為夷。

  在那個年代,中國的許多地方還非常不發達,索爾茲伯裏所經之處多為偏僻的地區,他也是那些地方很久以來第一位踏足的外國人士。他一路對許多長徵親歷者進行了採訪,並就一些細節問題咨詢了中國多位歷史學家以及檔案工作者。

  “我繼母當時非常不願意我父親去走長徵路,但在旅途結束之後,她卻説,這是她一生不可多得的一次旅程,”斯蒂芬説。

  “旅程結束後,我父親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故事,其中有跌宕起伏的情節,有英雄主義,也充滿了鬥爭。這段徵程中人性的一面,都展現在了書的字裏行間,”斯蒂芬説。“這部書給我父親一生想要了解、報道中國的心願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長徵是一部史詩。這不僅是因為淳樸的戰士及其指揮員們所體現的英雄主義精神,還因為長徵實際上成了中國革命的熔爐,”索爾茲伯裏在書中寫道。“這在1934年是一項極其艱巨的任務,今天仍然如此。只有親身走過這段路程的人才能以現實主義的方式描繪出長徵中的戰鬥和艱難困苦——特別是過雪山和草地。”

  向世界描述真實的長徵

  《長徵——前所未聞的故事》于1985年問世,在很短的時間裏就有了眾多的讀者,還在歐洲和亞洲許多國家得到出版。很多人對幾十年前這場主要由中國青年革命者組成的隊伍進行的軍事遠徵産生了濃厚的興趣。

  在書中,索爾茲伯裏説,長徵是“人類有文字記載以來最令人振奮的大無畏事跡”,“本世紀中沒有什麼比長徵更令人神往和更深遠地影響世界前途的事件了”。

  此書出版時美國正值裏根政府時代。“那個時候政府所宣揚的中共是一個樣子,而我父親書中描寫的則是另外的樣子,兩者是非常不同的,”斯蒂芬説。“當時書很受好評,不少人認為這是人類歷史的偉大史詩。”

  子承父業,斯蒂芬在成年後也當了一名記者,就職于《費城問詢報》。父親對還原長徵這一偉大歷程的執著信念和最後的成功讓斯蒂芬深受啟發,並鼓舞著他對自己感興趣的問題不斷深入探究。

  “父親的榜樣是我不能忽略的,”斯蒂芬説。“父親總是認為,如果你堅持,如果你解放你的思想,對人們以誠相待,你就會得到自己想要的故事。”


(編輯: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