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羊”基因“羊”文物“羊”民俗

時間:2015年02月16日來源:陜西日報作者:劉錦 楊靜 實習生 李唐波 許瑤

羊年春節説陜西 “羊”基因“羊”文物“羊”民俗

  説説我們的“羊”基因

  在農歷乙未羊年新春來臨之際,在新的時代背景下,重讀這些融入民族血脈之中的“羊基因”,我們會發現羊的許多典故傳説都和肇始于黃河文明的陜西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與我們今天所踐行的價值觀也有著諸多方面的契合。

  陜西是華夏文明的發源地,也是炎黃子孫尋根祭祖的“精神家園”。

  在農歷羊年來臨之際,我們在這裏順著羊的歷史文化脈絡,追溯重溫中華民族的歷史記憶,探尋祖先繁衍生息的故事,感受恢宏大氣的民族情懷。

  “羊”是傳統十二生肖中與人最為親密的動物之一,從古至今,無論是在我們的生産生活、神話傳説還是文化禮儀中,羊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陜西與羊也有著深厚的淵源。

  “羊”——中華民族最早的圖騰

  羊因其性格溫順,容易馴化,是人類最早飼養的動物之一,也是上古先民在遊牧時期主要的蓄養動物,與人類的關係密切,羊的地位在過渡到農耕社會後才逐漸被牛取代。

  “華山之陽”、“姜水”之濱孕育了中華民族的始祖——炎帝,這個人傑地靈的地方正位于今天陜西省寶雞市一帶。在司馬遷所著《史記·五帝本紀》中記載,炎帝母親女登的受孕地點在姜水的羊頭山。古時,姜水屬羌地,羌人從事畜牧業,羌人部落即以羊為圖騰,因此炎帝神農氏從出生就與“羊”結緣,炎帝部落最早的圖騰就是羊。

  如今,在陜西寶雞仍然流傳著許多關于炎帝的傳説故事乃至上古時代流傳至今的民間習俗,寶雞每年都會舉辦相應的炎帝祭祀活動。“每年的炎帝祭祀都很隆重,來祭祀的不僅有寶雞本地人,還有很多外地甚至是海外的華人專門參加祭祀儀式。除了正式的祭祀典禮,還有很多民間的活動,像耍火龍,點排燈、唱大戲等等,特別熱鬧。寶雞人‘崇火’、‘尚紅’的習俗相傳是炎帝時候傳下來的,它們對寶雞人的日常生活産生深遠影響。只要我在寶雞,趕上祭祀炎帝的活動一定會去參加。”從小在寶雞市長大的張婷説。

  傳説的三皇中,除了炎帝神農氏,伏羲也是最早以“羊”為部落圖騰的。“伏羲生于成紀”,“成紀”據考證指的就是現在今甘肅天水一帶,這裏的古羌戎氏族的原始圖騰就是“羊”,至今,我們都能在羌寨看到懸挂羊頭的文化習俗。我們常説的中華民族是龍的傳人,以“龍”為圖騰,都出現在“羊”圖騰之後。

  伏羲羊角柱上畫八卦。伏羲創造的“八卦”即後來的《易經》,結束了人類“結繩記事”的歷史,從“野蠻”進入“文明”,推動了中華文明的進程。羊角柱據考是原始古人祭天時立在地上的長桿,做成羊角狀,方便挂祭品,伏羲正是受羊角柱啟發而造“八卦”。《易·係辭傳》有言“古者庖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視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

  炎帝姓姜,“姜”字上半部為“羊”、伏羲的“羲”字中也有“羊”,《説文解字》載羊,祥也。孔子曰:“牛羊之字以形舉也。”從這些漢字的構造也可以看出對羊的崇拜。

  事實上,無論是炎帝部落、伏羲部落以羊為圖騰,還是在他們的名字中都體現出與“羊”的關係,説明羊早已滲入我們的文化基因。

  羊“知法”——開啟古代司法公正序幕

  羊,在古時也被視作“法”與“義”的代表。透過這些與羊有關的傳説故事,我們可以找到古人身上寶貴的“法治”“正義”等等現代思維。

  “羊”對早期文化的影響尤為明顯,古人有感于羊正直美好的形象,也增添了神化的色彩。“皋陶斷案”的傳説發生在堯舜時代,大法官皋陶就是借助獨角神羊斷案,繼而實現了當時的司法公正,維護了社會秩序,被後世奉為司法鼻祖。

  《春秋·元命裏》載曰:“堯得皋陶,聘為大理,舜是為士師。”根據《帝王世紀》中的記載,皋陶任堯舜時期的大理之官,負責氏族政權的刑罰、監獄和法治,並制定了五刑之法。

  在漢代哲學家王充所著《論衡·是應》中:唐堯之臣皋陶治獄,輔以獨角之羊。傳説皋陶是使用一種叫獬豸的怪獸來決獄。這種獬豸就是有一只角的羊,是一種有靈性、能夠分辨曲直、確認罪犯的神獸。每當皋陶對判決産生懷疑時,就會把神獸獬豸放出來,“其罪疑者,令羊觸之,有罪則觸,無罪則不觸”,這種斷案的方法取得了很好效果。有史書記載“皋陶時期,天下大治”。

  這個名叫獬豸的獨角羊又叫“任法獸”,據説後來古人根據“獬豸”的形象發明了一種羊角帽叫“獬豸冠”,也稱“法冠”。法官審案時必須要戴上以顯自己如獬豸般明察秋毫,辦案公正公平,秦漢時期法官都流行戴這種“法冠”。“獬豸”的圖案後來一直出現在歷代執法者的官服上,象徵秉正執法。

  《説文解字》這樣解釋“法”:古體寫作“灋”。灋,刑也,平之如水,從水;廌,所以觸不直者去之,從去。而“廌”即是獬豸。古人之所以選擇用“羊”來斷案,與羊身上的一些特質密不可分。例如有專家分析認為,羊性喜清潔,喜歡居于幹燥整潔之處,饑餐青草、渴飲清泉,潔身自好,而遠離污穢。正是因為羊與其他動物的習性有如此差異,羊也逐漸在人們心中成為清正廉潔的象徵,是有“義”之物。

  在今天看來,皋陶以獬豸斷案更多仍是反映了上古時期神權的特點。歷史上關于“神羊”的故事也時常出現,當古人遇到難以判決的案子時,最後往往通過“神羊”介入得出答案。直到現代,我國一些地區的民間仍然流傳著用羊佔卜的風俗。“神羊”的決斷得到廣泛認同,一方面是受當時社會整體認知水平所限;另一方面則是人們對于羊的信任與崇拜。

  關于獬豸決案的科學與否我們不去追究,單從這樣的判決方法來看,它本身蘊含著對公正執法的追求。反觀這些古人的智慧,對我們現在提倡依法治國,樹立起公平公正的法治思維也會有所裨益。

  羊“知禮”——影響中國禮儀文化

  “下馬陵街”位于西安市南城墻東段內側,這條街因“下馬陵”得名。而“下馬陵”就是西漢大儒董仲舒之墓,現位于“下馬陵街”東北側。正是這位著名的思想家將儒家文化的核心精華“仁”、“義”、“禮”賦予到羊的身上,稱讚羊乃“美”、“祥”之物。

  “羊”通“祥”,多作吉祥。“祥”、“善”、“美”、“義”、“群”等有美好寓意的漢字都與“羊”密切相關。同樣,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很多優秀美好品質在羊身上也有體現。

  董仲舒在《春秋繁露·執贄》寫道:“羔有角而不任,設備而不用,類好仁者;執之不鳴,殺之不諦,類死義者;羔食于其母,必跪而受之,類知禮者;故羊之為言猶祥與,故卿以為贄。”在士大夫們的眼中,羊身上的美好品質很多,因而他們以羊為贄,把羔裘作為朝服,以顯示自身德如羔羊。

  中國傳統文化崇尚孝道,羊羔跪乳這一行為與儒家所提倡孝道之義相契合,羊羔因“至孝”、知“禮”而得到古人的讚賞與崇敬。到明代的時候,“羊羔跪乳”被編進《增廣賢文》:“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成為少年兒童們學習的典范。中國古代還有一個流傳廣泛的社會風俗——“送羊勸孝”,指的是在每年農歷六七月份,外祖父、舅舅會送給外孫、外甥一只羊,提醒子女像羔羊一樣孝順父母。

  除了孝道,羊在傳統文化中也是吉祥、美好、善良的象徵。在《漢書·南越志》書中雲:“尉佗之時,有五色羊,以為瑞。”而“三羊開泰”作為一年開頭的吉祥語,有著國泰民安的意思。古人視羊為贈與他人的高規格禮物,“執羔之禮”在古代禮儀文化中是很高的禮數。

  羊是與我們親近的動物,“羊”對于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源遠流長,它在有形和無形中對塑造中華民族的善良、尚禮、溫和、淳樸、孝順産生影響。那些我們的祖先從“羊”身上學習到的美好品質和道德秉性,那些讓我們引以為傲的“羊基因”至今並將永遠成為我們中華民族的寶貴財富。(見習記者 劉曌瓊 記者 張江舟)

  説説我們的“羊”文物

  在農歷羊年即將到來之際,為了弘揚傳統文化,西安半坡博物館策劃了《二十四節氣展》,作為此次展出的主要負責人之一,收集整理手頭的各種相關文物資料,成為了西安半坡博物館副館長何周德最近的主要工作。在自己辦公室如山的資料中,何周德找出了一本由北京文物出版社出版的《姜寨——新石器時代遺址發掘報告》,其中第四章第三節這樣記載:“陶塑羊頭,高7厘米。係器蓋上的把鈕,似綿羊頭像。眼睛圓突,嘴半開半閉。”

  西安半坡博物館:“以陶為羊”可追溯至新石器時代

  據了解,姜寨遺址發現于西安市臨潼區城北,為我國黃河中遊新石器時代以仰韶文化為主的遺址,姜寨遺址的正式發掘從1972年4月開始,至1979年11月結束,前後歷時八年時間,共進行了十一次科學發掘。姜寨第一期文化遺存,由于埋藏較深,居于最下層,地層保存比較完整,其中發現了大批房址、窖穴、墓葬及圍溝等等,並在此基礎上發現了陶塑羊頭。

  其實,姜寨文化發掘時,不僅發現了陶塑羊頭,還在地層灰坑裏發現了古人扔在窖穴裏的動物骨骼,其中就有羊的骨骼,這就表明當時羊已進入了人類的日常生活,據了解,不僅是姜寨文化和半坡文化遺址,在仰韶文化和各地龍山文化的遺址中都曾出土過羊的骨頭。

  西安半坡博物館副館長何周德分析認為,羊的種類諸多,全球有150多種,其由野生到被馴化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不同的區域,被馴化的時間更有或早或晚的不同,舊石器時代晚期的古老岩畫中就多次出現羊的形象,可以説,人類最早與之親近的動物之一就有羊。陶塑羊頭和羊骨頭在姜寨遺址的發現,説明性格溫順、肉質鮮美的羊,已經進入了姜寨古人的生活。

  據了解,中國古代陶瓷中的羊面貌各異,各具風採,主要表現為立羊、臥羊和羊首三種,其中以臥羊的形象最多。新時期時代的陶羊簡潔淳樸,漢代陶羊注重彩繪,六朝瓷羊溫潤可愛,唐代三彩羊色彩斑斕,明清彩繪羊多姿多彩。其中,陶塑羊頭在姜寨遺址被發現後,一直保存于西安半坡博物館的文物庫房。

  2月4日,由西安半坡博物館策劃的《二十四節氣展》在西安半坡博物館臨展廳順利開展,何周德副院長表示,此次展出將按節氣,每15天更換一次布展內容,由于今年是農歷羊年,因此在展出的過程中,將盡可能地融入一些與羊有關的文化,讓遊客來到半坡博物館後切切實實地感受羊文化的豐富多彩。

  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鎮院之寶“何尊”上也有羊形象

  寶雞作為炎帝故裏,被譽為“青銅器之鄉”,青銅時代伊始,羊的藝術造型便時有出現。據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陳列研究室主任、考古學博士任雪莉介紹,青銅器裏羊的圖案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專門以羊作為主題圖案,另一種是把羊作為裝飾部件。

  專門以羊作為主題圖案的,多見于犧尊,是一種動物形狀的酒樽。通常有羊尊、象尊、貘尊等,古代祭祀的時候作為犧牲來敬獻祖先,所以學術上稱之為“犧尊”。羊尊就是動物形酒器的一種,上海博物館現藏有一件寶雞出土的羊尊。

  寶雞青銅器博物院的“折觥”就屬于以羊作為主題圖案的青銅器。折觥,也是一種盛酒的酒器,詩經上有關于“觥籌交錯”的記載。這種青銅器,在宋代時被定名為“觥”。“折觥”是以羊的形象為主題設計的,實際上折觥的整體是由各種各樣的動物組成。分解開來,羊角部分實際上是龍的形象,羊身上有龍紋和鳥紋,還有栩栩如生的獸面,尾巴是一個鳥的形狀,整體看是一只華麗的大肥羊。

  1981年出土于陜西寶雞竹園溝七號墓的西周伯格卣可謂以羊作為裝飾部件的代表作。伯格卣,也是一種盛酒的酒器,這種酒器專門盛加了鬱金香料的特殊酒——“鬯酒”。主要用于祭祀,一般是一大一小兩件。伯格卣的提梁與器身結合處鑄兩個羊頭,大角卷曲,雙目圓睜,羊頭把提梁和器身鏈銜接的地方遮蓋起來,也起到了固定提梁的作用,以防提梁掉下來損壞器物本身。

  受古代北方草原遊牧民族文化的影響,在內蒙古、甘肅一帶出土的青銅器上,羊的形象常見于兵器以及青銅帶具裝飾等文物。例如,大羊角形銀車輿飾,長6.9厘米,通高7.5厘米,重2克。用薄銀片剪切成型,以羊的身形鏨刻數道曲線。羊頭前伸,圓眼豎耳,花邊形大角向後彎曲,尾巴上翹,四足著地,四腿前後交錯呈行走狀,羊的形象被雕刻得呼之欲出。

  對于青銅器上各式各樣栩栩如生的羊形象,寶雞青銅器博物院陳列研究室主任、考古學博士任雪莉説:“周人的藝術設計理念,就是把能看到的各種動物身上最有特點的部分集中起來,加以自己的想象,幻化出另一種美輪美奐的新的動物,這也是青銅器上紋飾的特殊之處,它不一定是完全的寫實。”藝術水平最高的青銅器當屬禮器。將動物的立體雕塑與實用容器造型融為一體最著名者是出土于湖南寧鄉的商代四羊方尊。羊頭伸出尊體,具有高浮雕效果,卷曲的大角伸向兩側,而腳尖又轉向前翹,造型頗顯生動,體現了實用與美的成功結合。

  不僅是四羊方尊,寶雞青銅器博物院的鎮院之寶“何尊”上也有羊的形象。“何尊不但是寶雞青銅器博物院的鎮院之寶,也被考古稱為是鎮國之寶!”任雪莉介紹説,何尊的最高價值在于,尊內鑄有122字的銘文。“‘中國’兩字作為詞組,首次在何尊銘文中出現,這也是中國人應該記住的一件大事。何尊上各種紋飾布滿全器,羊角也布滿了何尊的整個器身。可見當時羊的形象很受青銅國寶的青睞。”

  陜西省歷史博物館:唐十二生肖羊倣品熱銷

  2月6日,在陜西省歷史博物館隋唐氣象主題的第三展廳門口,一位來自內蒙古的遊客,專心致志地欣賞著自己剛剛花費了280元購買的彩繪生肖羊俑。“除了比例縮小了之外,這件羊俑做工簡直和展廳中的彩繪生肖羊俑一模一樣,我太喜歡了!”陜西省歷史博物館紀念品銷售處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農歷羊年就快到了,以羊為主題的文物復刻品成為遊客的購物首選,特別是那件彩繪生肖羊俑,材質工藝不管是唐三彩的還是粉彩的,賣得都特別好。

  據了解,此生肖羊俑的原型為陳列在陜西省歷史博物館三號展廳中的一組唐代彩繪生肖俑,出土于西安市郊區。陜西省歷史博物館楊瑾介紹説,中國古人視死如生,人生前所使用的物品以及生前所具有的意識形態在墓葬中都會表現出來,在許多唐代墓志銘的側面,都有羊圖像的形象出現。“位于陜西茂陵的西漢驃騎大將軍霍去病墓前就有異獸抓羊巨型石雕,且獨有一尊羊石雕,石雕寫實地表現了羊體態豐碩,尤其是曲臥的四蹄運動有力,形似漢代的戰馬。”

  羊作為“六畜”之一,在很早的時候就被農耕社會和遊牧民族飼養、馴化,與雞、馬、牛、豬、狗一起成為東方民族不可或缺的伴生動物之一。人們馴養羊,以羊為伴,以羊為食。漢、唐墓葬中大量出現六畜形象作為陪葬品象徵主人生前生活殷實富足,被古人賦予“六畜興旺”之意。

  除了彩繪生肖俑,隋唐時期大量的陶羊也出現在墓主人的陪葬品之中。出土的唐三彩中也包含了以羊為造型色彩斑斕的器物形象。在唐太宗李世民的陵墓昭陵中,就有一個造型極其美觀的羊石刻,石刻羊抬頭仰望天際,和眾多動物石刻一起作為祥瑞之獸構成了陵墓外的輝煌建制。

  秦漢以後,羊作為殺殉與祭祀的功能隨著社會的進步發展和人的觀念意識的變化而大為減弱,後期主要在羊形象上增添了吉祥、祈福與辟邪的功能。在這其中,羊的眾多器物多借助羊本身所蘊含的美好、善良和吉祥如意之意。陜西省歷史博物館展廳中有關羊形象的文物就有8件之多,它們面貌各異,各具風採。比如,西安市紅廟坡出土的唐代“鎏金刻花銅羊鎮”,不僅造型美觀,同時兼具實用功能。小型的“銅羊鎮”為古人文案上壓紙之物,而大一些的多用于壓在席子邊角上以便席子更加平整。 (記者 康傳義 實習生 許瑤 段偉秩)

  説説我們的“羊”民俗

  羊在十二生肖中居第八位,與十二地支配屬“未”,故一天十二時辰的“未時”——午後一點至三點又稱“羊時”,易卦以“兌為羊”。在五行中,羊屬火,所以為火畜。

  生肖羊的來歷

  在遠古洪荒時代,人間是沒有五谷的,人類靠蔬菜和野草為生。有一年秋天,一只神羊從天宮來到凡間,發現人類面有菜色,神情萎靡。問及原因,才知道人類不種糧食,連什麼叫糧食也不知道。神羊善心大發,當即告訴人們下次一定給他們帶些糧種來。原來當時只有天宮禦田裏才種有營養豐富的糧食。吝嗇的玉帝不願把糧食的美味拿給人類分享。神羊回到天宮後,趁半夜守護天神熟睡之際,偷偷溜進禦田裏,摘下五谷(稻、稷、麥、豆、麻),含在口中,趁天未亮,溜至凡間,人類聽説神羊給他們帶來了五谷種子,都十分好奇。神羊把種子交給人類,又吩咐了種植五谷的方法,就悄悄地回到天宮去了。

  人類播下五谷種子,當年就長出了莊稼。在收獲時,人類見到五谷的穗,即似羊頭,又像羊尾,收獲的糧食又香又甜,收獲的麻織成的衣裳又輕又暖。人們在秋收冬藏之後,便舉行了盛大的祭祀儀式,以感謝神羊的送種之恩,這類秋收冬藏的農家祭祖儀式至今仍有部分農村在舉行。

  盛大的祭羊儀式驚動了玉帝,玉帝發現人間出現五谷,立即想到神羊把五谷帶給人間。查明情況後,玉帝遷怒神羊,命令天宮宰羊于人間,並要人們吃掉羊肉。

  緊接著,第二年奇怪的事兒發生了,在神羊行刑的地方,先是長出了青草,後來長出了羊羔,羊從此在人間繁衍,以吃草為生,把自己的肉、奶無私地貢獻給人類,人類則出于對羊舍身這種的感謝,每年都舉行臘祭,以示紀念。

  當人類聽説玉帝要挑十二種動物為人類生肖,並賜為神之後,人們一致推舉羊作為生肖之一。

  以羊為圖騰的種種

  陜北民歌中也不少以羊起興的句子,如:“羊羔羔吃奶眼望著媽,小米飯養活我長大。”“山羊綿羊五花羊,受苦人盼個光景強。”“羊群走路靠頭羊,幹革命全靠共産黨。”“羊羔羔吃奶雙膝膝跪,哥哥是妹妹的勾命鬼。”等等。

  羊在我國民間生活中是一種普遍受到歡迎和重視的家畜。它潔白可愛,是美的化身。“吉祥”也是由“吉羊”的諧音而來。如果一戶人家有三人同屬羊,便是“三羊開泰”,可交好運。

  羊的藝術形象,在中國古代較多出現在古圖形璽印中。它作為美麗吉祥物的藝術形象,在中國的銅器、剪紙、刺繡、木雕等民間美術作品中也都有表現。

  羊是孕育文化、啟發智慧的靈物。“羊”是象形字,“象頭角足尾之形”(《説文》)。上古人過的是遊牧生活,而羊長得壯,繁殖得多,被視為是吉祥之物。不過,“祥”字是後來才有的,“吉羊”即是後來的“吉祥”,《説文》解釋“羊,祥也”。古人以象形之法造出“羊”字,又因之大展其用。在《漢字大字典》中,以“羊”為部首的漢字竟達200多個,充分説明其對先民生活的巨大影響。而且,在不知不覺中,羊的影響已滲透到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

  羊象徵美麗、善良和美味,是承載文化的載體。漢字中的“美”字,即由“羊”和“大”兩字組合而成。羊大為美,乃是古人實用主義審美傾向的生動體現。同時,羊是溫馴忠厚的,于是便有了“善”字;又因為跪乳之禮義,故繁寫的“義”字,也帶著“羊”字。而羊肉鮮美可口,可做出各種菜肴,所以“鮮”字從“羊”,從另一個方面也折射出古人對美食的喜愛。還有一個值得一提的字是“羞”,這是一個會意字,甲骨文的左邊是“羊”,右邊是一只手,手持羊表示進獻。張衡在《思玄賦》中説:“羞(進獻)玉芝以療饑。”羊在古代一直被視為吉物。戰國時,被打敗的一方開城請降,往往“肉袒牽羊以迎”(《左傳·宣公十二年》),即打著赤膊、牽著羊表示臣服、誠惶誠恐的意思。

  羊可以承載藝術。由于其很早便走入人類視野和生活,因而在早期的原始文化遺存中,羊的形象活靈活現,犖犖大觀。斑駁的岩畫中,有它們壯碩的身影;陶器的圖案裏,有它們美麗的面容。從商代的“四羊方尊”、“三羊銅罍”,到漢代的“羊型銅燈”、唐代的“三彩陶羊”,直至當今的年畫、剪紙等各種民間工藝品,羊的各種形象隨處可見,給世世代代的人們帶來了莫大的審美享受。

  羊是安泰、祥和的象徵。古語有“三羊開泰”之説。考“三羊開泰”本應作“三陽開泰”,最早出自《易經》。《易經》以十一月為復卦,一陽生于下;十二月為臨卦,二陽生于下;正月為泰卦,三陽生于下。指冬去春來,陰消陽長,是吉利之象徵。因此,舊時常用“三陽開泰”作為新年起始的祝願之辭。而“羊”與“陽”同音,久之便訛為“三羊開泰”。

  陜西“羊節”民俗多

  陜北,秦漢時期為上郡之地,“畜牧為天下饒”。其時,水草豐美,牛馬銜尾,群羊塞道。陜北人從古到今重視養羊,逐漸形成了不少獨具特色的有關羊的習俗。

  陜北羊肉肥而不膩,香而且鮮,羊肉食品多種多樣。神木、府谷、志丹、吳起等縣的人愛吃手抓羊肉;三邊(定邊、靖邊、安邊)人好吃宰羊羔肉;米脂、綏德、清澗、子長、延安、子洲的人愛吃羊肉炒細粉。榆林城內的羊雜碎、米脂的麻辣羊肝花,脆嫩,鮮美,麻辣可口,也是陜北有名的風味小吃。此外,還有清蒸羊肉、羊肉水餃、羊肉丸子、羊肉臊子饸饹、蕎面公式羊腥湯、新麥子饃饃熬羊肉、羊頭滾白菜,可以説風味獨特,令人讚不絕口。

  孩子們期待著過年,因為過年的時候不僅有新衣服穿,有壓歲錢花,而且一準兒能吃到家長做的“羊雜碎”……隆冬的季節裏,吃一碗熱氣騰騰的“羊雜碎”,頓感渾身的舒暖。除了“羊雜碎”以外,人們還會在除夕夜裏全家坐在電視機旁邊看晚會邊包羊肉餃子。

  陜北人也喜用羊皮、羊毛等做衣著服飾。舊時陜北人多喜穿羊皮裘衣,羊皮襖、羊皮褲既容易制作,又可禦寒。陜北人幾乎家家炕上都鋪著羊毛氈,這羊毛氈有沙氈、綿氈、絨氈之分。顧名思義,用山羊毛搟制的氈叫沙氈,用綿羊毛搟制的叫綿氈,用絨毛搟制的叫絨氈,氈既可防潮,又可保溫,確實是很好的床上用品。也有的人家為了禦寒,在炕上鋪上羊皮褥,是很暖和的。

  羊,也是陜西各地民俗文化中的重要角色。春節,窗戶上貼上羊的窗花,圖個吉祥如意。每到臘月天婆姨女子們在一起相互學著剪花,有好樣子出來,爭相替樣。每年春節期間,人們都會剪生肖剪紙,把新年願望剪進剪紙裏。

  鳳翔泥塑羊曾被選做國家生肖郵票,使鳳翔的泥塑作品帶著濃濃的中國年味走進尋常百姓家。單從藝術感觀角度來看,鳳翔彩繪泥塑在圖案上汲取了原始彩陶、兩周青銅器、漢唐石刻、年畫、剪紙和刺繡中的紋飾,造型極為抽象化、大膽誇張,色彩濃艷。花色品種達170余類,大致都是以動物造型為主。其中,以十二生肖形象為主題的泥塑數量最多,也最受人們喜愛。每到春節臨近,人們都會挑選中意的泥塑生肖造型,無論是自己放家裏還是送親友,都為討個好彩頭,沾個吉祥氣兒。

  今年是農歷羊年,鳳翔“泥塑之鄉”的民間泥塑羊工藝品備受青睞,這些羊兒已成為羊年最“得寵”的吉祥物。


(編輯:孫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