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下基層豈是遊基層

時間:2015年08月06日來源:《人民日報》作者:鄭海鷗

  去年以來,多次隨各路藝術家到基層慰問演出。許多細節讓人難忘。

  一次,寒冬臘月,舞臺車是露天搭建,條件比較艱苦。觀眾依舊裏三層外三層地揮舞著熱情。演出中,不少演員抱怨天冷、舞臺破、環境惡劣,並強烈要求取消進村下社區的交流活動——“還演什麼演,讓他們老老實實呆在家看電視吧!”

  又一次,大雨滂沱。一名演員冒雨草草演出後,狠狠地説,“我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幹這活,太受罪了。”同行的記者小聲嘀咕,觀眾還從頭到尾都淋著雨呢。

  一邊是基層群眾在寒風裏、大雨中的不熄熱情,一邊是“腕兒”“角兒”被寵在手心卻還抱怨不停。讓人百感交集。

  其實,有些“明星”之所以對基層不屑、與群眾拉開距離,他們的心態無外乎兩種:

  一是無所謂。下到某個基層表演,説白了就是“一竿子買賣”,既然演一次便不會再來了,便不用擔心“回頭客”的問題。反正世界那麼大、觀眾那麼多,走馬觀花、蜻蜓點水又有什麼所謂呢?

  二是瞧不起。一些人有了幾個粉絲、出了一點小名兒後,常常以為自己高人一等,看不上那些沾著泥巴的“土包子”,于是不屑一顧。

  在這些文藝工作者心裏,跋山涉水的採風早已過時,深入基層的演出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規定動作”。于是,唱唱就完了、揮手就走了的“遊基層”場面屢見不鮮,與群眾的物理距離倒是拉近了,心理距離卻疏遠了。

  中國傳統文藝批評名作《文心雕龍·知音》有雲:夫綴文者情動而辭發,觀文者披文以入情,沿波討源,雖幽必顯。意思是文藝的表達和觀眾的感受是個心心相印、互相體察的過程。文藝表演到底是灌注了真情真心,還是浮皮潦草的逢場作戲,觀眾心裏都明白,感動他們的,他們會不吝嗇掌聲,敷衍他們的,他們便會噓聲一片。若把走基層當成“到此一遊”,電視上一個樣、生活中另一個樣,不僅對下不解渴,對演員本身也無裨益,甚至就是在拆自己的臺。

  之前聽文藝界的一位老前輩説,現在許多年輕藝人之所以“生命周期短”“面孔曇花一現”,很多都是因為對人民群眾缺乏感情,沒有經歷生活的錘煉和藝術的提升,膚淺的作品和表演也就難以被人們記住。

  基層是一片廣闊的天地,高手也常常在民間。老藝術家孟于感慨自己“由小魯藝到大魯藝,真正向廣大人民學習後,戲才演得好”;趙季平跑遍三秦大地,癡心探訪民間藝術,從民歌山歌地方戲中得到深厚滋養;姜昆説“講一百次不如下去一次”;關牧村在40年的基層演出中向生活和群眾學習,促進表演藝術的升華。可見,為人民演出、和群眾交流,還不僅僅是把慰問做到位、把演出送下去,也是了解群眾需求、挖掘鮮活素材、吸收民間養分、啟發創作靈感的必由之路。文藝工作者應該牢記,創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務,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若作品和表演總是重復著昨天的故事,讓藝術脫離實踐,靈感就會枯竭,未能與時俱進,表演也會高冷,“那張舊船票”也自然“上不了觀眾的客船”了。

  説一千道一萬,只有根向下扎得足夠深,根基才足夠穩,養分才足夠多,藝術之樹才能長青。


(編輯:孫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