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印象係列

時間:2014年05月22日來源:作者:

歐仁·布丹(1824-1898)

沙灘上的女裙

水彩,17 x 27 cm

  從1860年開始,布丹的海景作品大獲成功,被巴黎的中産階級和前來諾曼底海岸享受海水浴的遊客們所欣賞。為了預備送往沙龍的大畫,他畫了許多素描稿或水彩草稿。布丹知道如何輕易地滿足那些熱愛這種場景的觀眾,所以他也畫了一些作為成品的水彩畫。這幅水彩畫就是就地畫下來的速寫,類似海灘上四位人物的研究稿,而不是完成品。畫中左邊穿著紅裙的女士,重新出現在一幅大畫《多維爾賭場音樂會的研究》(藏于美國華盛頓國家畫廊,梅隆夫婦收藏,1865年)的密集人群中。而坐在椅子上的女士所採用的姿勢,也多次出現在其他的海灘畫面上。即便這幅水彩畫只是一幅研究稿,但布丹也是非常用心繪制的。左邊男士朝身邊男子微傾的肩膀,已足以表現出兩位男人之間的對話。布丹只需用鉛筆輕輕勾勒幾筆,就能準確地捕捉人物的神態。在這 張紙上,布丹首先用黑色鉛筆快速地簡筆速寫,然後以非常輕快和流利的方式上水彩。莫奈一生永遠不會忘記布丹的教導,並在多年後對布丹説:“您知道我一直以來對您的感情和感激。我沒有忘記最早教我看、教我理解的人就是您。”這幅水彩畫很可能是布丹送給朋友莫奈的禮物。莫奈的兒子米歇爾在1966年將此作捐贈給美術館。

喬翰·巴托等·喬金德(1819-1891)

阿維尼翁,1873年

油畫布,46 x 33 cm

  戎金誕生于1819年,是一位荷蘭畫家在海牙接受了17世紀荷蘭風景畫派扎實的養成教育之後,大部分時間都生活在法國。他被法國畫家伊薩貝發掘,1846年後定居于法國。他與巴比松畫派成員往來密切,因此受到法國19世紀風景畫家的影響,特別是柯羅。

  1862年夏天,莫奈結識了戎金。戎金當時經常在鄰近勒阿弗爾港的城市聖阿德雷斯畫水彩速寫。有一天當莫奈嘗試以粉彩速寫一頭在草原上閒逛的牛時,一位強壯的英國人剛好經過這裏,自願幫忙使那頭牛保持穩定的姿態,他喊道:“我來拉住它!”這位英國人一邊奮力地對付牛,一邊問莫奈是否認識戎金。“啊!那是一位天分獨具的畫家。”莫奈接著又説,“明天你會見到他來這裏畫畫。”莫奈事後回憶:“我有點懷疑,但又很好奇,所以隔天又回到同一地點。戎金和英 國人一同到來,很快地他就不再對我尊稱“您”,我們已經是熟識的朋友了。”年輕的莫奈立刻被戎金的能在水彩畫中將瞬息萬變的大氣氛圍表現得淋漓盡致的能力所吸引。戎金帶他到畫室裏,給他許多的建議,補充了之前他從布丹那裏受到的教育。莫奈提到戎金時這樣説:“從此時開始,他就是我真正的老師,他使我的審美能力得到提高,眼界大開。”戎金從不與印象派畫家聯展,但卻被認為是他們的前驅之一,戎金也是布丹的朋友。

  戎金最特別的是建立了一種創新的工作方式:在寫生現場,他快速地畫下水彩稿,通過色彩和筆觸,捕捉稍縱即逝的印象,在可能的情況下以文字注記細節。之後在畫室裏,依據草稿以及回憶所及,建構較為完整的油畫作品。正如布丹以及稍晚的莫奈,戎金也使用了明亮的色彩、光亮的筆觸來描繪大氣氛圍的千變萬化。這幅畫是戎金1873年在法國南部的城市亞維農旅行時所作,在1891年12月戎金去世後的拍賣會中,被莫奈買了下來。借此,莫奈希望在個人的收藏中留下對這位最早的老師的回憶。莫奈至少擁有四幅戎金的作品。

朱爾斯·謝雷特(1836-1936)

巴黎女人,1891年

水彩及水分,124 x 88 cm

  這位留著火焰般的紅棕色卷發、上濃粧、蜂腰、戴著黑色長手套、神情高傲的女士不是別人,乃是伊薇特·吉爾貝(巴黎,1865-普羅旺斯艾克斯,1944)。這位年輕女士就是喜歡以這種方式在音樂咖啡廳的其他歌手中間獨樹一幟。在一段不太成功的演員生涯之後,吉爾貝改行當歌手。 在19世紀90年代,她才開始真正地嶄露頭角,特別是在著名的“紅磨坊”以及“日本躺椅”中表演。別具特色的身形(著黑色手套的瘦長身材)成為許多畫家的靈感來源。

  這張小水彩畫呈現了她側面的立像,穿著一襲淡粉紅色的長裙,相對之下她的標志-著黑色長手套的手,則顯得非常突出。她曾經在 1891年的“巴黎音樂會”上參加表演,此作是其宣傳海報的草稿。謝雷是以畫海報著稱的畫家,在這個領域可説得上是先驅,且對同時代的其他畫家有著顯著的影響。在海報中,謝雷並未更動任何水彩稿中的姿態、構圖和色彩。然而,呈現最多的在各種不同場所表演的吉爾貝,是這位圖魯斯-勞特累克酒館的愛好者及謝雷作品的鑒賞家。圖魯斯-勞特累克對于吉爾貝名望的建立很有貢獻,並且也確保了她能永垂青史。吉爾貝刻意地將自己塑造成一個徹頭徹尾簡化到極致,既不配戴珠寶、也不盛裝打扮的歌手,在“美好年代”的巴黎夜生活中並不引人注意,但最後卻成為了標志人物之一,這都得要歸功于畫家們的畫。這幅水彩畫有點倣照浮世繪版畫的方式,謝雷只以非常簡單的素描,重點式地來呈現這位歌手。她的皮膚和手套都沒有太多的明暗調子,只用平涂的純色來畫(皮膚的白,手套的黑),瘦長的肢體中,只有手表達了 一些動作:一只手揮舞著一塊白色手帕,另一只攤開的手掌,似乎正在邀請觀眾來聽她演唱。

貝爾特·莫裏索(1841-1895)

提著籃子的女孩

粉筆,58 x 41 cm

  莫裏索是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法國印象派女畫家。出生于中産階級的家庭,她本來可以選擇過上19世紀婦女輕松閒適的生活,但她卻在婚前選擇成為一名專業畫家。莫奈通過馬奈認識了他的弟媳,也是他最喜愛的模特兒莫裏索。二人立刻一見如故,莫奈經常邀請莫裏索參與他和朋友們的展覽,且相當尊敬和仰慕莫裏索。莫奈曾如此提到莫裏索:“她是一位才華洋溢且魅力獨具的女士……而且沒有人比她更像藝術家。”

  莫裏索大量地展示了她的家人肖像,而且數量極多。但有時也展示一些在室內的私密場景中或在戶外的不知名婦女的肖像。女兒朱莉婭出生後,就成為她最喜愛的模特兒,幾乎成了她畫畫的唯一對象。不過當朱莉婭長大為少女後,莫裏索就擱下她去找新的模特兒了。在畫裏,這位迷人少女,頭埋在一頂寬帽裏,她就是科科特。我們之所以知道她的名字,是因芝加哥藝術學院收藏了一幅1892年莫裏索所繪的、同樣題材的油畫。在油畫的版本中,年輕的女孩敞著臉面對著觀眾,戴著一樣的寬帽,挽著一樣的藤籃,但卻缺少了粉彩作品所擁有的自發和清新,女孩的姿勢也顯得比較僵硬。在粉彩作品中,莫裏索完全放開了筆觸,此作應該是油畫作品的初稿。

  莫奈與莫裏索在他們的生涯中,互相購藏也互相致贈對方不少作品,顯現出他們對彼此的敬重。 他們都熱愛園藝,1884年莫奈將《博爾迪蓋拉別墅》(藏于法國巴黎奧賽美術館)一畫送給莫裏索,畫中異國情調的花園應能取悅莫裏索,而後者則回贈莫奈此幅粉彩畫。

貝爾特·莫裏索(1841-1895)

茱莉·莫奈與她的獵兔狗拉埃爾特,1893年

油畫布,73 x 80 cm

  這位坐在沙發上、和她的狗一起擔任模特兒的美麗少女是朱莉婭·馬奈— 莫裏索的獨生女。畫像上的她只有15歲,背景是朱莉婭雙親在巴黎的公寓,室內布置豪華,擺滿了現代家具,挂滿了藝術作品。

  1895年3月2日,莫裏索因感冒而猝死,享年54歲。1896年3月,與莫裏索家庭非常親近的莫奈,與德加、雷諾阿、詩人馬拉梅共同促成了為莫裏索在迪朗德-呂埃爾的畫廊中舉辦的身後回顧展。此作雖然沒有完成,卻也在其中展出。而當朱莉婭欲致贈一幅作品以感謝莫奈對其家庭的奉獻時,莫奈選擇的正是這幅畫。

  在這幅1893年所作的肖像畫上,朱莉婭穿著黑色的連身裙,正在為前一年過世的父親歐仁·馬奈,也就是畫家愛德華·馬奈的弟弟服喪。此作以非常自由、精力充沛且生動的筆觸來畫,這正是莫裏索筆法的特色,而她的毀謗者經常責備她未完成畫作。莫裏索喜歡以斜線或錯縱復雜的線條,在一種只有她個人能掌握的混亂中暗示形體,有時候毫不猶豫地在部分構圖中將畫布留白,就像這幅微妙的愛女肖像。在所有的印象派夥伴中,莫裏索將速寫升級為藝術作品的能力堪為前驅。

皮埃爾·奧古斯特·雷諾阿(1841-1919)

克勞德·莫奈畫像,1875年

粉筆,44 x 33 cm

  一幅缺少畫家特質的全身像,可説是非常稀少的。我們從這幅畫中看到了一臉堅毅地站立著的莫奈。 1875年莫奈35歲,很年輕,胡須還沒變白,身上一直扣到脖子的外套很像是工作服。他右手插著腰,而從他手中那一縷以鋸齒狀上升的藍色煙霧,可以猜得出來他左手拿著永不離手的煙鬥。這幅不大不小未簽名的粉彩畫,很可能是雷諾阿憑記憶所作的。他對莫奈的了解足以讓他三兩筆就畫出莫奈的肖像,而未簽名則表示此作並非用以展售。我們可以想象當時的情景:雷諾阿將畫作展示給莫奈看,而莫奈覺得很不錯,要求留下來作紀念。粉彩那種可觸知的、柔軟的肌理賦予此畫一種私密的特質。這幅簡單而自發的肖像顯現出將二位畫家聯係在一起的友誼。

  莫奈擁有的雷諾阿作品多達二十余件,包括其所有的時期和技法(油畫、粉彩及素描)。雷諾阿可説是莫奈收藏作品最多的畫家。不過莫奈為了不想完全仰賴畫廊過活,在世時即售出了雷諾阿的部分作品。


(編輯:單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