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鬥牛士

時間:2014年05月22日來源:中國文藝網作者:

  巴勃羅·畢加索 鬥牛士 1970年 布面油畫,114cm × 145.5cm 畢加索博物館藏

  生于西班牙的畢加索經常觀看鬥牛表演。在這項極受歡迎的西班牙傳統活動中,鬥牛士與公牛的殊死搏鬥總令觀者熱血沸騰,血脈賁張。這幅《鬥牛士》使人聯想到畢加索的西班牙血統,盡管這是他在移居法國70年後完成的。

  作品中的鬥牛士完全被扭曲變形:兩只眼睛疊在一起,白色色塊上的兩個黑點是鼻子,嘴是側面輪廓,右臉上的橙色發網是鬥牛士戴在頭發上的飾物。

  由于畢加索的影響,西方藝術家打破了長達五個世紀建立起來的繪畫和雕塑創作規則。畢加索拋棄了對精確細節、結構規則和完美技術的追求,借鑒了多種繪畫傳統,如從非洲藝術中汲取靈感,使得立體派的人物表現手法成為可能。

  畢加索根據自己的心情、喜好及情感將作品中人物的身體和臉進行分解重構,《鬥牛士》是其晚期作品,正體現出這種自由的風格。

  與傳統決裂的畫作

  很難想象這兩幅畫出自一人之手。然而,僅這兩幅畫便完美體現出畢加索繪畫領域之廣及其不斷變化的風格,而這已經成為畢加索最重要的特點。畢加索打開了一扇從未有過的藝術風格大門,這種藝術風格受情感的驅使,打破了五個世紀以來被西方繪畫奉為圭臬的藝術準則。畢加索拋棄了自青少年時期便習得的精湛技藝,與以追求完美的細節描繪和畫面規則布局為技藝標準的傳統決裂。1907年,受到非洲藝術的影響,畢加索開始同時使用正面和側面的角度描繪人物,進而打破了站在同一視角作畫的原則,《亞維農少女》標志著“立體派”藝術潮流的開創。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與奧爾迦的婚姻將畢加索的個人生活帶入了一段和諧的時期,畢加索的畫風也回歸經典,《讀信》(畢加索與阿波利奈爾)便是最好的證明。20世紀30年代在人物描繪上他重拾自由的畫風,根據自己的心境、情感和情緒,隨意拆解重組人體結構,如他晚年作品《鬥牛士》所見證的。


(編輯:黃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