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生代元年被顛覆的電影産業
 2014年,中國電影産業格局驟變,互聯網基因的新電影品牌紛紛刷新了國産電影票房紀錄,如樂視的《小時代》三集電影票房超13億元,這是過去無法想象的數字。
 繼中國第五代、第六代電影之後,“電影互聯網”的産業融合時代宣告到來——“網生代”。而且,“網生代“將開啟中國電影的一個新的坐標,是更殘酷的朝代更迭。
互聯網重塑電影業:內容為王?渠道為王
 “網生代”概念的産生的大體背景是,互聯網的思維和基因,正在改造任何一個傳統産業,只不過,由于産業特徵不同,不一定每個行業都有另起爐灶的“網生代”機會。但這的確讓當下的傳統産業患上了“焦慮症”,因為這是規則的改變,是整個行業的選擇,規避不開。電影産業就遭遇著這樣的拷問。
 “網生代”是所有人的小時代。在混交的時代,説誰搶了誰的飯碗,這是一個邏輯性的錯誤,應該關注增量的連接紅利,而不是在存量裏糾結。
  有人説,2014年是中國電影産業的“網生代”元年,也就是説基于互聯網基因的電影品牌們開始蠢蠢欲動,這個“定義”的潛臺詞,跟以往中國電影的歷史劃分不同。以往,一直講“第五代”、“第六代”電影,多是從時間及導演的風格來界定,前面是陳凱歌、張藝謀、吳子牛、田壯壯、黃建新等代表人物,後者則代表新的派別,改變的是電影的作業流程、表現形式以及對導演對藝術的理解,比如打碎故事的敘述性,割裂劇情的連貫性......
  “網生代”,這麼看,更像一個斷代史,是用另外一個維度來重新定義電影,而不再是以“導演”的本位主義來界定,“網生代”尤其是顛覆了過去電影産業的IP、生産、創意、營銷、發行、衍生産品及服務等整條鏈上的運營方法、模式。所以這是顛覆,是有機會取而代之的玩法,不是在某個環節上的更迭。這也是最可怕的地方。 【閱讀詳細】
當電影産業遇到互聯網時代
從2014年開始,以BAT(百度、阿裏巴巴、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公司紛紛進入電影行業,關于互聯網與電影的戰略合作、並購、融資紛至沓來。在互聯網時代,中國電影産業將往何處去?
電影也要被互聯網顛覆嗎?
從根本來看,移動互聯網並沒有根本改變電影的的商業本質,互聯網是很難把觀眾從電影院拉回家中的。電影的大塊大屏,給人的感覺就是與互聯網井水不犯河水,形成了差異化競爭的局面。
商業化電影,內容為王or渠道為王?
2014“網生代”元年:電影産業誰説了算?
  中國電影市場近些年隨著商業地産的高速發展,吸引了眾多的眼球;文化商品本身的特殊屬性,又將所有的喧嘩放大成了喧鬧,繼而再演變成了喧囂,讓一切都變得錯綜復雜。
  隨著影院觀影人群的迅速擴大,一部電影在藝術水準方面所能達到的標準很難被統一劃分,因此大部分從業者以及圍觀者都在用票房衡量電影的成敗。但是電影市場的整個運營體係短期內又很難跟上市場規模的增速,一個電影項目的市場表現往往變得非常不可控。于是,所有的人都將電影行業歸類為高風險,高收益的領域,給它賦予了濃厚的戲劇性色彩,將它與賭博之間直接劃上了等號。似乎進入電影市場,就必須要準備好開始一次無依無靠的冒險,在這樣的思路下,産生了很多讓人啼笑皆非的投資行為,也誕生了很多稀奇古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