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生代元年被顛覆的電影産業
 2014年,中國電影産業格局驟變,互聯網基因的新電影品牌紛紛刷新了國産電影票房紀錄,如樂視的《小時代》三集電影票房超13億元,這是過去無法想象的數字。
 繼中國第五代、第六代電影之後,“電影互聯網”的産業融合時代宣告到來——“網生代”。而且,“網生代“將開啟中國電影的一個新的坐標,是更殘酷的朝代更迭。
互聯網重塑電影業:內容為王?渠道為王
 “網生代”概念的産生的大體背景是,互聯網的思維和基因,正在改造任何一個傳統産業,只不過,由于産業特徵不同,不一定每個行業都有另起爐灶的“網生代”機會。但這的確讓當下的傳統産業患上了“焦慮症”,因為這是規則的改變,是整個行業的選擇,規避不開。電影産業就遭遇著這樣的拷問。
 “網生代”是所有人的小時代。在混交的時代,説誰搶了誰的飯碗,這是一個邏輯性的錯誤,應該關注增量的連接紅利,而不是在存量裏糾結。
  有人説,2014年是中國電影産業的“網生代”元年,也就是説基于互聯網基因的電影品牌們開始蠢蠢欲動,這個“定義”的潛臺詞,跟以往中國電影的歷史劃分不同。以往,一直講“第五代”、“第六代”電影,多是從時間及導演的風格來界定,前面是陳凱歌、張藝謀、吳子牛、田壯壯、黃建新等代表人物,後者則代表新的派別,改變的是電影的作業流程、表現形式以及對導演對藝術的理解,比如打碎故事的敘述性,割裂劇情的連貫性......
  “網生代”,這麼看,更像一個斷代史,是用另外一個維度來重新定義電影,而不再是以“導演”的本位主義來界定,“網生代”尤其是顛覆了過去電影産業的IP、生産、創意、營銷、發行、衍生産品及服務等整條鏈上的運營方法、模式。所以這是顛覆,是有機會取而代之的玩法,不是在某個環節上的更迭。這也是最可怕的地方。 【閱讀詳細】
當電影産業遇到互聯網時代
從2014年開始,以BAT(百度、阿裏巴巴、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公司紛紛進入電影行業,關于互聯網與電影的戰略合作、並購、融資紛至沓來。在互聯網時代,中國電影産業將往何處去?
電影也要被互聯網顛覆嗎?
從根本來看,移動互聯網並沒有根本改變電影的的商業本質,互聯網是很難把觀眾從電影院拉回家中的。電影的大塊大屏,給人的感覺就是與互聯網井水不犯河水,形成了差異化競爭的局面。
商業化電影,內容為王or渠道為王?
2014“網生代”元年:電影産業誰説了算?
  中國電影市場近些年隨著商業地産的高速發展,吸引了眾多的眼球;文化商品本身的特殊屬性,又將所有的喧嘩放大成了喧鬧,繼而再演變成了喧囂,讓一切都變得錯綜復雜。
  隨著影院觀影人群的迅速擴大,一部電影在藝術水準方面所能達到的標準很難被統一劃分,因此大部分從業者以及圍觀者都在用票房衡量電影的成敗。但是電影市場的整個運營體係短期內又很難跟上市場規模的增速,一個電影項目的市場表現往往變得非常不可控。于是,所有的人都將電影行業歸類為高風險,高收益的領域,給它賦予了濃厚的戲劇性色彩,將它與賭博之間直接劃上了等號。似乎進入電影市場,就必須要準備好開始一次無依無靠的冒險,在這樣的思路下,産生了很多讓人啼笑皆非的投資行為,也誕生了很多稀奇古怪的電影項目。
  為了給紛亂的市場環境去一下噪音,讓更多新進入的從業者能夠更好的理解電影市場,下面我嘗試用比較簡單粗暴的方式對市場特性做一些總結,這些特點並非電影行業獨有,也並非難以發現,只是掩蓋在娛樂八卦之下,容易被大家所忽視,實質上卻代表了電影市場的主要表徵。【閱讀詳細】
三大特性看明白中國電影市場
如果在北京幾個固定的地方走一圈,你經常能聽到這樣的對話:“以這樣的演員陣容,又是XXX導演,只要投資達到XXX,票房肯定達到XXX”。這個公式真的成立嗎?
當電影成為生活的剛需
當代生活的社交特性,是時代特徵的第一大表現。電影成為生活的剛需,首先就是成為社交生活的剛需。人們到了影院才與他人找到了共同語言,而在大馬路上,這種溝通是子虛烏有的。
粉絲就是生産力,票房與口碑孰重?
粉絲就是生産力 互聯網顛覆中國電影遊戲規則
   從2011年暑期由楊冪主演的《孤島驚魂》的驚艷爆發開始,“粉絲電影”成為了全行業的熱詞,2013年的《小時代》係列更是將這個“類型”的能量引爆,但這與電影工業傳統的“明星電影”有什麼區別呢?
   “就商業電影來説,有兩個支點,一個是卡司(大導演與明星),還有一個是類型。今天不管時代如何變化,觀眾去電影院消費電影還是會從這兩個點出發 。所謂粉絲電影,就是電影觀眾去追逐有票房號召力的明星,願意為明星去買單。從傳統經濟、工業時代到今天,其實一直是這樣的,粉絲電影只是換了一個表達方式,仍然是去為明星買票,從內涵上來説並沒有新的變化,只不過是消費明星的渠道和方式有了變化。
   “就粉絲電影而言,這些明星的粉絲是不是習慣觀影的人群,或者説是不是電影行業定義的常態觀眾,這個問題很重要。這些人不一定經常去看電影,但是他會為了他所追捧的偶像去願意花這個錢,而因為這些粉絲的流入,讓這些電影有了票房高企的可能性。這是一種新的行業現象,這個其實是超越了傳統電影行業的正常邏輯的。 【閱讀詳細】
“粉絲電影”:到了該刷新電影定義的時候了
粉絲電影已經將傳統的電影意義弱化,更突顯或放大的是“粉絲”,只要是有粉絲瘋狂追逐的明星就可以用其為主角的影像制造電影。我把它稱之為大眾娛樂影像産品。
中國電影:高票房如何有好口碑?
中國電影絕不能只停留在追求感性的生動外觀、追逐娛樂與消費的層面。必須不斷強化和提升自身的文化內涵、文化品質,否則很難得到觀眾普遍和持久的認同。
結束語
  這年頭酒香也怕巷子深,傳統電影公司在內容制作上有優勢,但互聯網巨頭們掌控著渠道。失去了渠道,電影再好信息無法傳遞,院線的吸金能力也會下降。
  互聯網盯上電影是座潛力金礦,以其更嫻熟的資源整合能力利用自身的平臺、渠道和資源優勢為其保駕護航,挖掘票房空間帶動市場火熱,拓展衍生市場的開發,將為電影産業注入更多元的商機,這係列動作反過來將扶持電影在藝術道路上百花齊放。
  互聯網資本將電影産業逼到了眼下這個十字路口,你當它推手貴人也好,洪水猛獸也罷,變革是既定且永不停歇的。馬太效應和張弓效應並存,憂心忡忡倒不如投身潮流謀尋騰飛新起點,走在技術前沿玩得出花來也是本事。
相關影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