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聲何來?《雷雨》的問題在哪裏?
  著名演員楊立新近日連發5條微博,痛陳7月22日北京人藝公益場演出的“《雷雨》成了爆笑場”。

  曹禺先生創作的《雷雨》是北京人藝的經典話劇之一,常演不衰,然而讓主演們沒想到的是,當日他們的表演竟引起大學生觀眾的“哄堂大笑貫穿全劇”。此事件連日來引發了各界的廣泛熱議。

1.jpg
  在人們的經驗裏,“笑場”往往是被當做一場演出事故來看的。《雷雨》被笑場後,在劇中飾演周樸園一角的人藝演員楊立新在微博上表達不滿,迅速在網上引起熱議。有觀眾吐槽稱“表演hold不住”,另一方則認為年輕人不懂經典,“對經典缺乏尊重”。無論實際情況怎樣,從劇場文明的角度講,笑場顯然很不應該,而且它的確也幹擾了演員的表演。

  曹禺先生的劇本《雷雨》,是中國話劇史上驚雷出世般的存在,其經典地位不必存疑。看了網上列舉的“笑點”,比如周萍見到父親就“雞飛狗跳”,在繁漪面前的手足無措,冒雨到四鳳後窗伴隨一聲霹靂帶來的驚悚,我並不以為有什麼不妥。

  問題出在了哪裏?在諸如小三、偽幹爹等有違倫常的現實映照下,話中某些純潔的真話可能會被理解為矯情,劇中人命關天的人物糾結也變得荒誕可笑。在此接受語境下,周萍的作為難免讓人想起周星馳在電影《喜劇之王》中的形象,笑便有了邏輯基礎。 【閱讀詳細】

2.jpg
對于《雷雨》這個劇本,今天的“90後”、“00後”也許真的缺乏一個理解過程,他們對周萍和繁漪的“亂倫”、對四鳳的懷孕見怪不怪。臺上的演員越是認真地演,他們就越覺得可樂。
3.jpg
戲劇藝術的鮮活正體現在用創造的變化與世界的變化發生共振,是要表達對于當代生活的體驗。經典作品中的文學性仍然存在,就是要表達當代的東西,因而需要不斷有新的當代的闡釋。
未標題-1.jpg
  《雷雨》日前在滬上演,整整3個小時的演出中,場下笑聲不斷。這樣的情形不止發生在普通觀眾中。前一晚彩排,不少滬上戲劇圈的專家、媒體記者在臺下觀看,笑聲此起彼伏,觀劇體驗十分歡樂。這一來,該劇此前在北京發生的學生公益場“笑場”就不再是偶然事件。

  “要求別忘人倫天性有什麼可笑的?恐怕觀眾也需要審視自己。”更多人將《雷雨》遭笑歸結于時代。“我知道這不是學生的問題,而是學校、老師的問題。他們還懂不懂得什麼叫經典,什麼叫權威,什麼叫做追求?” 【閱讀詳細】
3.jpg
泛娛樂時代,對傳統文化缺乏敬畏,甚至拿傳統文化裏的一些元素進行嘲諷,成為一些年輕人彰顯“個性”的做法,但娛樂應有邊界,在嚴肅舞臺面前,淺薄娛樂心態應止步。
1.jpg
  他們的哄笑,或許是對《雷雨》語言的不適應,或許是對某些橋段的不認可,或許是對故事和生活的反差不以為然。但是不要忘了,今天的他們已經習慣了用笑表達歡樂,也用笑表達痛苦。當戲謔、反諷和顛覆在年輕一代的文化裏成為流行詞的時候,我們已經很難簡單地用反智主義、個性化來描述我們的文化未來。那是一個不確定的未來。

  朝聖式的戲劇欣賞,只存在于心中有聖殿的人們。對于我們這代人來説,人藝毫無疑問是一個中國話劇的聖殿。但當今的中國藝術,正處在一個失去聖殿、也需重建聖殿的時刻。

  先要有聖殿,然後才有朝聖。人藝是“我們”的聖殿,但不一定是“他們”的聖殿。或許,對于我們,人藝因它的歷史、藝德、藝術感而成聖殿;對于他們,因為流行、速成與速朽的時尚、脆弱的信仰,甚至是微博、微信中那些段子,而失卻了聖殿。 【閱讀詳細】
4.jpg
引起發笑的並不是作品本身和北京人藝的演劇方式,更不是因為年輕人的觀劇素養,最主要的還是演員的表演問題。一些觀眾表示:“看了這個《雷雨》,感覺真不能怪90後觀眾。”
他們(她們)這麼説
2.jpg
他説,根據統計,《雷雨》全劇有17處笑點,發出笑聲是正常的。談及人藝的編劇力量,他連説了三個“缺乏”。
1.jpg
“從我兒子剛懂事時,我就告訴他,你對任何一門藝術可以不喜歡,但絕不可以不尊重,人不能沒有起碼的憐憫心和同情心。”
3.jpg
藝術還是無止境的,我不相信經典懾不住未來人。保護真誠,我們制度重新的完善和設置,怎麼調動、激發,這才是改革核心的出發點。
未標題-1.jpg
“觀眾的培養需要一個過程,才能慢慢地從吸引到喜歡,再到熱愛。但話劇有小眾性的特點,不一定要追求大眾化和通俗化。”
結束語——前進的思想與敬畏藝術的心
  其實我們應該欣慰和感謝,多年來,藝術家們沒有放棄堅持,讓話劇藝術一直展現它的風採。楊老師在舞臺上的憤怒值得理解,話劇也遭遇了看不懂的觀眾。人藝著名導演李六乙説:“解決恐慌的唯一辦法就是,人藝繼續堅持成功經驗‘親子場’,一百塊錢三張票,為未來的文化大發展大繁榮而從娃娃抓起……那時這些無數的娃娃們從小受人藝正宗藝術的培養,再度觀賞《雷雨》他們就會哭了……”確實是這樣,到今天,人藝版的《雷雨》已改版三次,那我們為何不給觀眾機會,培養和改進一起進行,讓思想走在最前方的更遠一些。

  相對于接受藝術教育的專業學生,孩子們從小到大每日裏埋頭書本,可憐的空余時間裏進劇場的次數屈指可數。對這樣長大的孩子,你要求他對語文填空以外的古今中外經典內容要了解,還要有敬意,著實有些奢望。但是,藝術的尊嚴與對演員最基本的尊重,是應有的,我們可以懷著一顆娛樂的心對待生活,不過還是應該保留一種對藝術敬畏的態度。
背景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