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中國歷史上的中秋節

時間:2014年09月03日來源:《我們的節日——中秋》作者:向雲駒

  在中國眾多影響廣大的傳統節日中,中秋節具有獨特的品格和別樣的情致。

  中秋節源于對天象、四季、節令、歲時以月亮的盈虧朔望周期計月的陰歷(即中國傳統 歷法農歷),其節日習俗、行事以“月”為中心展開,故又稱月節、追月節、玩月節、拜月 節。

  中秋節在每年農歷八月十五日,這是農歷12 個月、四季中的秋季之仲,故又稱秋節或 仲秋節。因八月十五正是八月的二分之一,民間又將之稱為八月半、八月節、八月會。中秋 節時月亮是全年12 個大圓月中最圓最大的一次圓月,它象徵著團圓,民間有在這一天讓回 娘家的媳婦返回夫家過節團聚的習俗,所以,中秋節又叫做團圓節。

  中秋節正式成為一個節日約在唐時,這在中國傳統節日中是晚出的一個節日。但是中秋 作為一種民俗活動卻由來有自,歷史淵源深廣。

  中秋民俗以月亮為核心。月亮與太陽,白天和黑夜,每天都伴隨著人類,是人類最早矚 目的天體天象。在遠古蠻荒的時代,人類形成之初便觀察四時更替、風雨雷電,太陽是光明 和溫暖,也是赤地千裏和酷暑難當。太陽從東方升起,又從西方落下。太陽與光明走後,黑 夜和恐懼一起來臨。早期人類不得不採取穴居和巢居來躲避黑夜中的虎豹狼蟲。直到人類發 明了用火,發明了房屋的建造,他們才有了黑夜中的更安全的居所。在漫漫暗夜中,一輪明 月懸挂天空,照亮了大地和荒原。月亮是黑夜中的太陽,是無邊暗夜中的光明使者。月亮是 安詳和寧靜,它不是風,不是烏雲,不是雷電,不是暴雨如注。所以,從原始時代起,人類 對太陽還經常流露出愛恨交加的情感,對月亮卻幾乎是眾口一詞地歌頌與稱讚。

  月亮的陰晴圓缺具有規律性,觀月以定歷法成為眾多民族的共同選擇。研究表明,從歷 法發展史看,所有古老文明的國家,如埃及、巴比倫、印度、希臘、羅馬和中國,最初的歷 法都是陰歷,即以29 天或30 天稱為一個月,把12 個月稱為一年。這幾乎是這些古老國家 的共同的也是最初的年歷。

  月亮在神話時代是溫潤、女性、陰柔、靜謐、和諧、安寧、幸福的化身。關于日月的神 話,是與開天辟地的創世神話共生共長的。全世界各個民族中沒有哪個民族沒有太陽和月亮 的神話。在我國各民族的創世神話中,日月星辰誕生和運行是其重要內容。著名的盤古開天 地神話裏,日和月分別是盤古的兩只眼睛化成。瑤族神話《伏羲兄妹歌》、白族神話《創世 紀》、布依族神話《開天辟地》、彝族神話《梅葛》、哈尼族神話《奧色密色》等,也説日月 是天神,或虎、或牛的雙眼變成。新西蘭土著神話、印度某些神話、古代日耳曼人神話等都 有同類講述。這大概是眼睛與光明的關係和日月普照猶如天神注視大地萬物一般,故有此類 神話想象。

  太陽的陽剛和月亮的陰柔,也導致許多原始民族把它們想象為男性和女性。哈薩克族有 一則神話説有一對男女叫阿娼阿塔和阿娼阿娜,因魔鬼阻撓他們結婚,他們就飛到天上,男 的變為太陽,女的變為月亮,二人至今還在互相追尋。由于總是不能相聚便常常痛苦落淚, 這淚就是雨雪紛紛的原因。壯族有一則神話説日月本是夫妻,星星是他們的孩子,太陽嫌孩 子太多,常把他們抓來吃掉,月亮媽媽心疼孩子,就在太陽出來時帶著孩子們躲藏起來,等 太陽下去了,再帶孩子們出來玩。彝族、哈尼族、苗族等有神話説日月原是姐妹,因為妹妹 年幼不敢夜晚出來,所以做了太陽,而姐姐則做了月亮,夜晚出來。

  日月神話的傳説遠不止以上內容,如果全面考察,會發現這是一個豐富多樣的文化呈現。 特別是太陽與大旱災有直接因果關係時,太陽神話中普遍出現了射日神話,如我國的後羿射 日。這表明早期人類在對日月的長期觀察、體驗、思考中積累了豐富的想象與感受。月亮的 “與人為善”,則顯得更為突出。所以,古代多有祭月、拜月習俗與禮儀。我國古代文獻《禮 記》中記載:“天子春朝日,秋朝月。朝日以朝,夕月以夕。”這説明春天祭日,秋季拜月已 是帝王之禮制。

  “中秋”一詞最早見于《周禮·春官》,書中載有“中秋夜迎寒”、“中秋獻良裘”、“秋 分夕月”等活動。《尚書·堯典》中有:“宵中星虛,以殷仲秋。”這是“仲秋”一詞的最早 出處。

  祭月活動從周代開始已經歲時化。《周禮》:“中春晝,擊土鼓吹《豳詩》 以迎暑;中秋 夜,迎寒亦如之。”説的是中秋夜裏,擊鼓吹樂,望月而祭。其時,“祭日于壇,祭月于坎”。 即按日月所代表的陰陽關係,祭日于高臺,祭月于坑穴。

  秦漢時期月祭在皇室禮儀中繼續傳承。秦時,各地均建有日月祠,山東有日主祠、月主 祠。漢武帝時,曾用羊、豬祭月,用牛祭日。

  北魏、隋唐直至明清歷代沿用秋分祭月禮儀。明世宗時, 還在北京修建夕月壇,專供朝廷祭月,這就是現在北京的月壇 公園。《明嘉靖祭祀》載:“秋分祀夜明于夕月壇。夜明之神東 向;二十八宿雲神,周天星辰之神,木、火、土、金、水之神 南向。”又曰:“夕月壇每三歲一祭。祭以醜、 辰、未、戌年行事。朝日則遣文臣,夕月則 遣武臣。”清沿明制,但每年一祭,每三年 一大祭;平時年份則派大臣代祭,遇醜、辰、 未、戌年則皇帝親祭。

  祭月儀式也見于民間,漢代以來見于典 籍的嫦娥傳説,有一種版本就説嫦娥奔月後,後羿十分想念嫦娥,晚上就在庭院中擺放供果, 向天上的明月叩拜遙祭,盼望夫妻團圓。鄰裏鄉親見狀,也紛紛擺供桌供果,遙祝他們團圓。 從此成為八月十五民間民俗性的拜月、賞月活動。這當中也可見拜月在民間曾流行一時。

  從月亮神話到祭月拜月,月亮作為天體和天神的重要象徵和組成部分,代表著自然和天 象的神聖、莊嚴、權威,以及對人類的居高臨下和震懾。人們敬畏月亮表達著人類對自然的 敬畏和景仰,也是中國傳統文化中追求天人合一境界的一種表達形式。

  但是,由于月亮在所有天體天象中的獨特品性,或者説人類在長期的觀察和體驗中,發 現月亮幾乎對人類沒有任何威脅。太陽不用説了,就是風雨雷電,都曾經暴虐地傷害過人類。 星星有時還有隕石墜落帶來意外災難。所以,月亮作為大自然中一個可親可愛的對象,培育 與激發了人類情感中玩賞與審美的經驗。

  玩月活動在我國古代很早就見于記載。最著名的典故是東晉時的“牛渚玩月”。據《續 漢書· 郡國志》載,1600 年前的東晉在南京(建業)建都,牛渚自漢代就隸屬于此地。公 元300 多年前,鎮守牛渚的謝尚在某個月夜泛舟牛渚江上,忽聽到運租船上有人吟咏自己所 作的《咏史》詩,大為高興,邀請過來,以詩會友,暢敘到天明。這個吟詩的人叫袁宏,是 個靠運租為業的窮書生。謝尚卻是鎮西將軍。因為月 夜吟詩,二人成為摯友。袁宏由于受到謝尚的讚譽, 名聲鵲起,成為名士。從此,月夜吟詩二傳為佳話, 文人雅士紛紛倣效,泛舟、玩月、吟詩,成一時風尚。 唐代詩人李白遊金陵時就此典故做詩曰:“昔聞牛渚咏 五章,今來何謝袁家郎?”並且也在城西孫楚酒樓玩 月到天明。

  傳説中的唐玄宗夜遊月宮的逸事,使玩月更富于傳奇色彩。相傳唐玄宗與申天師及道士鴻都在中秋望月時,玄宗突然想要親赴月宮一遊。于是申天師作法,三個人一起步上青雲,漫遊月宮。月宮門前守衛森嚴, 無法進人,只能遊離其外。但聽得月宮內仙樂陣陣,清音悠揚,婉轉纏綿。仙女告曰,此曲 名叫《 紫雲曲》 。唐玄宗遂默記曲律于心。返回人間時,玄宗回味天上月宮仙樂,趕制了 一曲《霓裳羽衣曲》。這個傳説有神化唐玄宗,美化他的音樂創作的言外之意,但那個時代 的賞月活動十分盛行卻是由此可見一斑。

  五代時人王仁裕所著《開元天寶遺事》 記載,唐玄宗在宮中舉行中秋夜文酒宴,宴時 熄滅燈燭,只在一片月光清輝之下飲酒賞月,稱為“月飲”。

  唐代歐陽詹在《玩月》詩序中説:“月可玩。玩月,古也。謝賦、鮑詩,眺之亭前,亮 之樓中,皆玩月也。”

  唐代的玩月由于帝王的提倡,已經泛化為一種民間習俗,玩月的時間特別向八月十五集 中,為一年最盛。屆時,要全家團聚,要登臺觀月,要泛舟賞月,要飲酒對月,等等。

  除了前述記載提到謝靈運、鮑照等人的玩月詩具有濃鬱的民俗節日背景與特色外,唐代 詩人劉禹錫還作有《八月十五夜觀月》詩:“天將今夜月,一遍洗寰瀛,暑退九霄凈,秋澄 萬景清。”張祜《中秋月》詩中有:“一年逢好夜,萬裏見明時。”司空圖《中秋夜》説:“此 夜若無月,一年虛度秋。”正所謂月到中秋分外明。唐代直接以中秋或八月十五為題寫詩的 作者絡繹不絕,如李嶠《中秋月二首》、王建《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杜甫《八月十五夜月》、 韓愈《八月十五夜贈張功曹》,等等。

  還是歐陽詹的《玩月》詩序:“秋之于時,後夏先冬。八月于秋,季始孟終。十五于夜, 又月之中。稽于天道,則寒暑均;取于月數,則蟾兔圓。故曰中秋。”可見唐代中秋時令與 中秋賞月習俗正自發的形成為一個具有節日氣象、節日氛圍的民間節日。

  北宋太宗年間,朝廷正式將農歷八月十五定為每年的全民性的中秋節。記載北宋習俗的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和記載南宋習俗的吳自牧的《夢粱錄》都專述了“中秋”。《東京夢華錄》:“中秋節前,諸店皆賣新酒,重新結絡門面彩樓花頭,畫竿醉仙錦篩。市人爭飲,至午未間,家家無酒。拽下望子。是時鰲蟹新出,石榴、棍悖、梨、棗、栗、葡萄、弄色棖橘, 皆新上市。中秋夜,貴家結飾臺榭,民間爭佔酒樓玩月。 絲篁鼎沸,近內庭居民,夜深遙聞笙竽之聲,宛若雲外。 閭裏兒童,連宵嬉戲。夜市駢闐,至于通曉。”這時的中秋節已經是完全地市俗化、市井化,是一個隆重的節 日了。拜月祭月的習俗也在中秋節中沿習。宋代金盈之《新編醉翁談》卷四“八月”記載:“中秋,京師賞月之會,異于他郡。傾城人家子女,不以貧 富,能自行至十二三,皆以成人之服飾之登樓或在中庭 拜月,各有所期:男則願早步蟾官,高攀仙桂。女則願 貌似嫦娥,顏如皓月。”

  以月亮的陰晴圓缺比喻人間的 聚散離合,成為宋人咏月詩詞的主旋律。蘇軾的《水調 歌頭》更是巔峰之作,直至影響了後世中秋節俗的演變與發展。

  明清之際的中秋節就大大強化與突出了團圓的人生主題和文化意義。出現了“月餅”、“團圓節”、“女歸寧”等新風尚。十五的月圓,進一步世俗化為人間世事、親情的團圓美滿。 唐宋時的審美的浪漫的精神的玩賞的中秋節,逐漸在民俗化節日化中轉變為口福享受的、人 倫親情的、踐行俗信的、生活化的中秋節。這種轉變恐怕不能簡單地判斷或臧否其優劣,其 間還有復雜的社會歷史背景和文化規律,我們只能説這裏發生了民俗節日的變遷。關于這種 變遷,史籍多有所記。明代劉侗、于奕正的《帝京景物略》記述了明朝北京的中秋風俗:“八 月十五祭月,其祭果餅必圓;分瓜必牙錯瓣刻之,如蓮花。紙肆市月光紙,繪滿月像,跌坐 蓮花者,月光遍照菩薩也。華下月輪桂殿,有兔杵而人立,搗藥臼中。紙小者三寸,大者丈, 致工者金碧繽紛。家設月光位于月所出方,向月而拜,則焚月光紙,撤所供,散之家人必遍。 月餅月果,戚屬饋相報,餅有徑二尺者。女歸寧,是日必返其夫家,曰團圓節也。”

  明代張岱的《陶庵夢憶》卷五“虎邱中秋夜”中的記載更是一番熱鬧情景:“虎丘八月 半,土著流寓、士夫眷屬、女樂聲伎、曲中名妓戲婆、民間少婦好女、崽子孌童及遊冶惡少、 清客幫閒、傒僮走空之輩,無不鱗集。自生公臺、千人石、鵝澗、劍池、申子定祠下,至試 劍石、一二山門,皆鋪氈席地坐,登高望之,如雁落平沙,霞鋪江上。天上瞑月上,鼓吹百 十處,大吹大擂,十番鐃鈸,漁陽摻撾,雷轟鼎沸,呼叫不聞。更定,鼓鐃漸歇,絲管繁興, 雜以歌唱,皆‘錦帆開,澄湖萬頃’同場大曲,蹲踏和鑼絲竹肉聲,不辨拍煞。更深,人漸 散去,士夫眷屬皆下船水嬉,席席徵歌,人人獻技,南北雜之,管弦迭奏,聽者方辨句字,藻鑒隨之。...... ”這與唐宋賞月玩月風景已是大不同。一是各色人等,中秋夜鱗集;二是並不賞月卻“大吹大擂”起來,是在遊戲賞樂。這大概是真正市俗的中秋景象。文人雅士也 還有人在雅事中度中秋。如《紅樓夢》所記載的清代中秋節,賈家兒女無不吟詩誦詞,棋琴 書畫,承接的是唐宋文人的中秋傳統。

  總之,從神聖的祭月和神話,到審美的詩意的哲思的賞月玩月,再到全民的節日,中秋 節歷經了由天神到人間的世俗化、由文人到俗眾的市井化、由雅到俗再到雅俗結合的節日發 生發展、起源演變的過程。這種文化變遷獨一無二的,也耐人尋味。

  玩月賞月是一種觀景文化,也成就了無數文化景觀。

  南京夫子廟秦淮河,因有牛渚玩月的傳統,明初時建有一座“玩月橋”,有明一代是士子笙簫彈唱、對月賦詩的絕佳去處。

  橋邊水月、湖光山色是賞月的好去處,登高臨風、空山 月近又是別樣風景。樓、湖、橋、水、山、泉都是賞月好景觀。廬山賞月、 黃山邀月、長江追月、洞庭秋月、石湖串月、平湖秋月、三潭印月、二泉 映月、太清水月、峨眉冰月、大漠孤月、象山夜月、盧溝曉月、天山明月, 以及二十四橋明月夜、月牙湖、日月潭、水月亭等等,不一而足。

  賞月寫詩、吟月作賦的傳統也是由來有之。

  《詩經》中的“陳風· 月出”是最早的著名的寫月詩:“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 兮。勞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惻兮,舒憂受兮。勞心搔兮。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天紹 兮。勞心慘兮。”以月亮為起點,寫相思之美,將月的皎潔與愛的純潔作了生動聯想,開一代詩風。此後古詩十九首的《明月皎夜光》、《明月何皎皎》,漢樂府《白頭吟》等,都是此類。

  魏晉以降,月亮作為一種自然美的化身,作為一種宇宙的永恒表象,引發了無數詩人對自然、人生、宇宙的哲思。其中最著名的是唐代詩人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詩曰:“江天 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 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這首詩對明月的永恒和人生流變作了對 比與深思,充滿了天地的深奧與命運的玄機,可與孔夫子“逝者如斯夫”的深刻慨嘆在思想上媲美。二人一靜一動、一恒一常、一遠 一近、一亙古一瞬息地咏嘆了自然與人生。

  月亮的團圓作為詩的意向和文化象徵,一直是寫月詩的重要主 題。八月十五是一年中月亮最圓、最大時,其時秋高氣爽,月色恬 人。所以,吟團圓之月發感慨,以中秋明月人詩賦,成為歷之不衰 的詩風。蘇軾的《水調歌頭》作于中秋月夜,一句“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那種人生的豪情躍然紙上。末了,“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裏 共嬋娟”之千古絕唱,把情深似海的纏綿和人情人間的溫暖與企盼,悉數托出。美滿團圓是 月亮的自然美的核心與根本,也是人生的最大幸福。大團圓的結局、大團圓的意象、大團圓 的人生理想,從此成為中國文化的情結。明清以來的戲曲就深深地植入了這種文化理想。

  在玄思的文化路徑上,明月的意象與意境還結出禪宗美學的文化碩果。從月亮的輪回到 人生的輪回,從月光的清明無塵到《大般涅磐經》的“月愛三昧”(月使鮮花盛開、人心歡 喜;月喻人生善惡消長;月除鬱熱、解眾生貪惱熱),從印度佛教的以月直喻,到中國禪宗的玄思妙想,水月之喻,無限玄機。月亮圓通的形與光,直通圓通的佛性。在中國釋宗一途, 月亮是一個禪境。所謂“菩提慧日朝朝照,般若涼風夜夜吹。此處不生聚雜樹,滿山明月是 禪枝”(祖堂集卷五《 三平和尚》)。禪師論月論佛,語錄很多,充滿思辨,充滿哲理,充滿 邏輯術,是中國思維和哲學的一種獨特呈現,具有深遠的影響。它的具象表達是:日出連山, 月圓當戶;天真而妙,一處凝然光燦燦。即:具有圓滿之美的禪是眾生之本性、生命之靈光, 是解脫成佛之聖境,是生命的自由境界,是審美的最高境界。

  在民間,人們對月亮的關 注,又是別有洞天。在關于月 亮的種種傳説中,月亮的故事、人物、形象都直接來源于 人們對月亮中清晰可見的影像的想象。

  在太陽的光照下,月亮的凹凸不平的表體,讓地球人看見的月亮是一個明暗陰影參差錯落的天體。其中的陰影具有形象或象形性,能生發豐富的聯想與比附。

  最著名的是嫦娥奔月的傳説,這個傳説早在戰國時代就發生了。傳説月亮中的陰影是一 只蟾蜍,這只蟾蜍是由嫦娥化身而成。戰國時期的《歸藏》載:“昔嫦娥以西王母不死之藥 服之,遂奔月為月精。”西漢時期的《 淮南子·覽冥訓》作了進一步記載:“羿請不死藥于 西王母,羿妻姮娥竊之,奔月......托身于月,是為蟾蜍,而為月精。”在這裏,姮娥即嫦娥 是射日英雄後羿的妻子,並且在月中變身為蟾蜍。《淮南子·精神訓》也具體説到日月關係。“日中有駿烏,而月中有蟾蜍。” 駿烏是三足烏,據説就是它每天馱著太陽巡行。湖南馬王堆出土的漢墓中有一幅帛畫,生動地形象地展現了有三足烏的太陽和有蟾蜍的月亮。有趣的是,日和月各有一靈物作為代表,而蟾蜍又恰是射日的英雄後羿之妻,這難道是對後羿射日 的譏諷或報復?

  除了蟾蜍,月亮的陰影還被傳説為玉兔和桂樹。在南陽出土的漢畫像石中,有一幅蒼龍 星座圖,其中月輪裏有蟾蜍和玉兔。到了晉代,玉兔有了搗藥的故事。此前,屈原《天問》 中有“夜光何德,死則又育?厥利維何,而顧菟在腹?”晉代傅鹹在其《擬天問》 詩中説: “月中何有?白兔搗藥。”《樂府詩集·相和歌辭》收傅玄作《董逃行》,曰:“採取神藥若木 端,白兔長跪搗藥蝦蟆丸。”由蟾蜍、玉兔,又引申出人們稱月光為蟾宮。

  又傳嫦娥奔月正在八月十五日。玉兔則被稱為月兔、蟾兔、銀兔等。還説玉兔是隨嫦娥 奔月的,它代管後羿的不死藥,不死藥被嫦娥偷吃,于是玉兔咬著嫦娥的衣裙追上了天,以 後就在廣寒宮裏不停地搗藥。玉兔制藥,自能治病。傳玉兔曾經解除北京的瘟疫,北京人至 今還在用泥塑玉兔形象,每年八月十五家家供奉,祈求吉祥,俗稱玉兔為太陰君或兔兒爺。 兔還是十二生肖之一,由此構築成一個龐大的文化體係。

  明月中的陰影又像一棵巨大的樹,枝葉繁茂。于是又有桂樹與吳剛的傳説。西漢《淮南子》説:“月中有桂樹。”八月中秋,丹桂飄香,桂樹成為長壽、美好、吉祥的樹,桂花釀成 的美酒,是中秋佳釀。秋天也是收獲的季節,桂與貴諧音。所以,蟾宮折桂,成為士子科舉 中第,走向榮華富貴的象徵。唐代段成式《酉陽雜俎·天咫》講述了吳剛伐桂樹的故事:“舊言月中有桂,蟾蜍,故異書言,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砍之。樹創隨合。人姓吳名剛,西河人。學仙有過,滴令伐桂。” 吳剛在那裏砍永遠砍不斷的桂樹,很像西方神話中的西緒福斯推 那永遠上不去的石頭。這是一種永恒的懲罰。吳剛的傳説給月亮 裏的清冷靜寂增添了熱鬧、曲折和喜劇性的情節。

  在民間,團圓意象還引申出了姻緣命定的俗信。傳説專管婚 姻的就是月下老人,又稱月老。《 紅樓夢》 第五十七回中,薛姨媽對黛玉、寶釵就講了這 個意思。她説:“自古道:‘千裏姻緣一線牽’。管姻緣的有一位月下老人,預先注定,暗裏 只用一根紅線把這兩個人的腳絆住,憑你兩家隔著海,隔著國,有世仇的,也終究有機會作 了夫婦。......若月下老人不用紅線拴的,再不能到一處。”雖然有宿命論色彩,但這個月下 老人的傳説也給普通的百姓生活作了一種文化性的詮釋,帶來一些心靈的慰藉和對未來生活 的企盼。

  有道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遊子思歸,他鄉明月寄托情思;團圓一家,海外華人 睹月生情。就是我國各少數民族,在中秋明月下,也有很多跳月、玩月的風俗。到了科技昌 明的今天,登月早已實現,人類的足跡已經在月球上邁出了開天辟地的第一步。幾千年來的 中華奔月、登月的想象,在中國嫦娥一號上天之後,也已經是近在咫尺的現實。一個美好的 神話終將成為科技事實。但是想象自然、美化自然、欣賞自然的悠久傳統仍將與中秋節相生 相隨,代代相傳,歷久彌新。


(編輯: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