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民俗學博士施愛東談中秋節

時間:2014年09月04日來源:新華網作者:廖翔

  又是一度月兒圓。學者眼裏,這輪圓月,恍若穿越千年星空的書籍和影像。

  “早在先秦,中國人就有拜月習俗。唐代是中國封建社會鼎盛時期,物質豐裕,文人頗多,遊散于世,他們在中秋美好時節飲酒賞月,留下諸多佳句,但唐朝也只有‘中秋夜’之説,‘中秋夜’僅是有錢人或雅士們的時節。‘中秋節’這個概念是宋代才有的,但只是與男女戀愛、男女拜月有關。真正把中秋節當成團圓節,具有團圓的意味,吃月餅以紀念,是明代以後的事了……”

  庚寅中秋到來之際,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博士、副研究員施愛東向記者娓娓道來。

  他表示,盡管民間節日純粹來自老百姓,但事實上,任何時候,民間節日都與政府的指導和引導密切相關,中秋節也不例外。

  “所有的中國傳統節日,不只是中秋節,到了20世紀都遭遇過停滯現象。20世紀是中國社會急遽變化的時期,民國政府將中國人祖祖輩輩使用的農歷改作公歷。眾所周知,公歷是太陽歷,而農歷是月亮歷,如此一改,中國人一時很難找到月圓的那個點。這當然遭到中國百姓的抗拒,要求公歷和農歷一起用,這樣,在農歷八月十五那天,中國人在浩瀚的天宇中,找回了心中那輪最圓滿、最皎潔的月亮!”

  在這位學者眼中,如今的中秋夜空,那一輪皓月之光也漸次轉淡。他認為,這源于月光之下土地的變遷。

  “中國是傳統農耕文明國家,任何一個傳統節日,都與農耕社會息息相關。比如,一年一度的中秋節,是一年中難得的農閒日子,又是各種瓜果成熟的時節,這為勞作的人們怡情賞月、品嘗時鮮提供了可能;同時,中秋節寄寓的團聚、團圓的意味,也是基于千百年來中國農耕社會家族、家庭聚居的傳統、習慣。而今,中國農村城鎮化速度在加快,大量農民轉移到了城鎮裏;城市青年獲得個人獨立生活空間的年齡越來越小,其家庭、團聚的觀念變得越來越淡……賦予中秋節深層文化內涵的基礎和前提在慢慢消逝。”

  “另外,吃月餅是中國人過中秋節的最重要象徵。清代以後,月餅越做越精細,有了南北派之分。但是,如今的年輕人,尤其是小孩,在物質相對豐富的環境下長大,對月餅是沒有特別感情的,這跟上幾代人是無法相比的,因此,月餅文化的衰落,也是可以感覺到的。”

  綜上所述,施愛東表示,隨著現代化的推進,作為傳統節日的中秋節,減淡是必然的。正因如此,國家將中秋節等民族傳統節日列入法定節日,這對于增強中國人的傳統節日概念,弘揚民族傳統文化具有重要意義。

  施愛東認為,隨著社會的發展,傳統的中秋文化也可能發生某些變化。

  “傳統節日全是農業社會的産物,當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不以種田謀生,當他們的工作、生活節奏都不再與農時挂鉤,當他們的生活注入了新的內容後,傳統節日將慢慢變成大家懷念和回憶的東西了。雖然給了你一個節日的時間,但你是否接受以往所賦予這個日子的文化安排呢?我想,現在的人們完全可能有新的選項;這個時間做什麼事,完全可以根據自己當下的需要。”施愛東説,“我覺得,盡管未來這種節日的傳統性會減淡,但只要假以時間,新的節日文化必定會誕生。”


(編輯: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