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回歸文明健康文化內涵 學者暢談中秋節

時間:2014年09月02日來源:《光明日報》作者:

   ●蘇叔陽:中秋節,在秋天過半、豐收之日、月圓之時,正好給這一年做一個總結 

   ●徐城北:中秋過的就是濃濃的團圓氣氛,組織傳統節慶活動要慢功出細活 

   ●柳萌:月餅是有人情味的——全家人,四合院,四方桌,擺上月餅,看著月亮説説話 

   ●陳連山:從文學欣賞和審美 活動角度講,中秋代表了生活裏對美的向往和追求 

   ●馮驥才:傳統節日如果淪為美食節、購物節、旅遊節,則失去了原有的味道 

   ●陳競:月餅現在甚至成為某些人行賄的工具,這就失去了中秋節的含義 

  又是一年中秋節。中秋節吃月餅,同元宵節吃元宵、端午節吃粽子一樣,都是我國民間的傳統習俗,寄托著人們的美好情感。

  月餅,在我國也有悠久的歷史。天津市天文學會理事趙之珩介紹説,月餅,又稱胡餅、宮餅、小餅、月團、團圓餅等,是古代中秋祭拜月神的供品,沿傳下來,便形成了中秋吃月餅的習俗。明月升,天涯共,合家歡。小小的月餅連同溫馨的中秋節一道,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回歸文明健康淳樸的文化內涵 

  中秋節作為傳統節日,和春節一樣,關聯著民族情感,傳承著民族精神。作為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傳統節日總能帶給人們心靈上的衝擊。但隨著多元文化的日益豐富,使得包括中秋在內的諸多民族傳統節日被人們日益淡忘。由于這些傳統節日的原有文化內涵逐漸消失,端午節成為了“粽子節”,中秋節也大有變成“月餅節”的趨勢。

  對此,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馮驥才早就提出過尖銳批評。他説,我國的傳統節日紛紛被商家包辦,淪為美食節、購物節、旅遊節,失去了它原有的味道。馮驥才認為,盡管過去中秋節吃的月餅包裝很簡單、樸素,但負載的美好願望和生活理想卻很珍貴;現在的月餅雖然被包裝得精美、豪華,卻漸漸變成了純禮品,被負載了另外的內容,比如利益、交換等。這些世俗的東西融入月餅中,自然把我國傳統節日那種樸素的、美好的東西衝淡了。

  南京大學教授、民俗學家陳競介紹:中秋節是中國傳統節日當中四大節日之一,活動是非常豐富多彩的。他認為,中秋的活動不單單是吃月餅。吃月餅只是此中的一項活動。大家團聚在一起,表示團圓。吃月餅象徵著一家團聚,人之常情,享受天倫之樂。人們往往忘記了中秋的民俗文化活動,而單單把它作為一個吃月餅的節日,這個是不全面的,忽視了中秋節的文化內涵。慶中秋在農耕社會是很大的活動,有許多豐富多彩的活動。如果能將其恢復開展,對于我們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産,弘揚民族文化都是十分有利的。大家現在對中秋民俗文化都不是太了解了,商家只顧賣月餅,大家也就只知道吃月餅。月餅現在甚至成為某些人行賄的工具,這就失去了中秋節的含義。我們應提倡健康文明的節日傳統,恢復淳樸的人與人的感情。商家也不要把月餅做得那樣豪華,那樣商品化。我們應該回到文明的、健康的、淳樸的中秋節文化內涵上去。

    歷史悠久的節日不只是吃幾塊月餅了事 

  北京大學中文係民間文學教研室主任陳連山説,中秋節作為一個歷史悠久的節日,包含內容很豐富。現在由于歷史時間太長,中秋節又不放假,大家沒有時間來過節,于是老百姓就忽視了傳統文化,不過節了,這些年只吃幾塊月餅了事。一些搞專業研究的人認為,中秋有很多方面的含義和內容。從物質角度,傳統上不只吃月餅,還吃很多秋季水果;從社會關係、家庭團圓角度,中秋節是八月十五,月亮非常圓,象徵著團圓,是中國家庭幸福的一大標志;從文學欣賞和審美活動角度,中秋代表了生活裏對美的向往和追求。月亮在每年的八月十五這天,在中國人看來是最美最漂亮的。有些民族欣賞新月,如伊斯蘭民族;我們中國人喜歡圓滿和完美,更欣賞圓月。這個季節氣溫適宜,秋高氣爽。賞月從唐代以來流傳了一千多年,是一種對大自然的美的欣賞與享受。還有,中秋節要祭祀月亮,稱為“祭月”,最早的時間究竟是秋分還是中秋已不能確定,但是民間往往在農歷八月十五這一天由女性主持儀式,叫做“拜月”,在《紅樓夢》中也有賈母領著眾女拜月的情節。這個活動嚴格來説,只是拜拜月亮,祈求保佑,沒有什麼巫術色彩。可以理解為人與大自然的一種和諧。我們一度太重視物質生産,傳統文化相對不重視,只有春節有假日,其余節日都沒有假日,如中秋、清明等。我們的放假制度可以考慮有所調整改善。

  北京大學中文係副教授王娟介紹説,人們往往認為,傳統的中秋節歷史很悠久,且往往跟月亮相關。實際上古籍對中秋節的記載是近代的事。一般大家傾向于認為中秋節在宋代作為節慶已經很成熟,我個人認為,在宋代這只是一種吟詩賞月的遊戲,地方志裏還沒有對這個節日的記載。根據典籍記載,民國初期開始使用公歷紀年的方法。當時倡導過1月1日的元旦,而不過傳統的春節。但實際上是增加了一個節日,大家開始過兩個春節。據一些縣志記載,既然春節是春天的節日,人們就想在秋天也建立一個與之呼應的節日,即後來的中秋,稱為“秋節”。傳統節日往往先起于民間,然後在政府的鼓勵下,逐漸形成風氣。然而有時政府也會先選出一個節日,然後由民間來豐富。王娟認為,中秋節就是如此,先被政府選定,再逐漸把許多傳統的因素加入進去,然後逐漸演變為團圓節,由傳統的“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專屬女性的祭祀活動,演變為全國都要過的節日。

  王娟認為,月餅和最早的祭月儀式有很大關係,屬于供品的一種,後來被商業化。在民國時期,政府就屢次限制月餅的消費,限制月餅消費因外在因素(如送禮)而過度發展,民國政府還明令不許抬高月餅成本。但現在仍有好多人曲解中秋節,利用傳統達到私人送禮的目的。中秋節除了月餅節,其實還有許多其他的概念在裏面。

    節日的溫馨切勿被過度商業化衝淡 

  作家蘇叔陽説,月餅節是北京的通俗叫法,也叫團圓節、果子節。中秋節強調秋天過半,豐收之日,月圓之時,正好給這一年做一個總結,是一個回憶與團圓的日子,也是表達對來年美好願景的一個日子。節日的氛圍往往充滿了歡樂,又充滿一種詩意的、哲學的惆悵,這從古代的諸多詩詞就可以看出來。月餅不過是表情之物,代表團圓的意願。如果把月餅過度地商業開發,送來送去成了月餅旅行,實在沒什麼意思。月餅裏填金填銀,價錢倍漲。一個詩意的、溫情的節日逐漸變成了商家大做買賣的日子。過去傳統的中秋節,人們吃螃蟹,賞菊,飲酒觀月,都是一種詩意的、家庭倫理的表現,現在商業味道越來越重,把很多過去的充滿民間溫馨的情調都衝淡了。

  文化學者徐城北感慨地説:65歲的我還是有些返老還童之感,十分懷念小時候的中秋節。過去,中秋是個很隆重的節日,有不少禮俗,如全家團圓吃月餅,婦女拜月許願,孩子們則到一些市場去買兔兒爺等小玩意和風味小吃,戲園子裏,會演一些應節戲,如講牛郎織女團聚的《天河配》以及姑嫂拜月的《拜月記》等。那時節日的氣氛是很濃厚的,也有很多樂趣。現在,這些民俗的東西都沒了,只剩下月餅了,而且月餅也越來越貴,成了高檔食品了,脫離大眾,讓人覺得中秋變了味。

  徐城北認為,其實中秋過的就是那濃濃的團圓氣氛,現在大家都住高樓,彼此不相往來,根本沒有過去那種街坊鄰居一起過節的熱鬧景象。以後樓房會越來越多,節卻越過越淡,這實在是個不容忽視的問題。依他看來,傳統節日要直接吸引年輕人是不可能的,要慢功出細活,要多恢復一些傳統的民俗活動,可以在中秋時在京城開辦幾個廟會,如白塔寺、隆福寺等廟會,營造節日氣氛。同時推出一些與中秋有關的文藝演出,傳統或新編劇目都可以。還有就是搞些社區聯歡,現在大家庭很少,不少家庭即使是過節,如果不是雙休日,也很少團聚在一起。而社區可以把大家聚集在一起,既可烘托節日氣氛,還可加強交流。

  作家柳萌回憶説,他小時候,月餅是人們人情和文化的載體。上世紀60年代,他曾經下放到內蒙古,那個時候市場上賣的月餅,沒有現在這麼豪華,叫做“混糖月餅”,很有地域特色。原來北京的翻毛月餅現在也都沒有了,只有豪華月餅。那種擔當地域文化載體的月餅消失了。

  柳萌説,月餅原來是有人情味的。未必一定要在市場上買。尤其是在不富裕的家庭,農村的家庭,都是自己做月餅。像做饅頭一樣,放糖,揉成饅頭,月餅的模子往裏一扣,有很濃的鄉土氣息和人情味,給鄰居送上兩個三個,非常有人情味。什麼高檔月餅,現在都是錢味太重了,中秋的文化也就隨之淡化了。全家人,在四合院,放一個四方桌,把月餅擺上去,看著月亮説説話、吃吃螃蟹什麼的,中秋節應該這樣過。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社會學家周孝正也堅決反對月餅的過度包裝。他説,就應該提倡不要過度包裝月餅。幾塊月餅,過去的包裝盒只有1塊5角錢一個,現在搞過度包裝。彩色印刷得耗費多少能源,污染多少大氣啊。


(編輯: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