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李亞鵬的嫣然之路

時間:2012年10月08日來源:商業價值作者:

  拍戲只是李亞鵬人生的一個階段,經歷過成長和蛻變之後,生活轉換了一個舞臺,但生活依舊繼續。

  5月27日下午,李亞鵬和王菲身著統一制服,以創始人的身份共同出現在北京市朝陽區望京融科橄欖城,中國第一家公益醫院北京嫣然天使兒童醫院在那裏舉行落成儀式,6年之前女兒李嫣的誕生也是在同一天。

  幾年來,李亞鵬似乎都在做著與女兒有關的事情,6年前發起成立嫣然天使基金後,他就把大部分精力用在嫣然上,他帶領專項救助醫療隊,走過四川、新疆、西藏、內蒙古等多個省區,為各地申請救治的患兒進行免費手術治療,到現在嫣然天使基金已經資助了8200多例唇腭裂患者。

  女兒6歲生日當天,他又變成北京嫣然天使兒童醫院的創始人,而這家擁有180位醫療技術人員、50張多功能病床的二甲醫院下設嫣然天使顱顏中心,將為0-16歲的唇腭裂患者提供國內首個唇腭裂完整治療程序。

  走過這些路之後,李亞鵬已經從明星逐漸蛻變成為商人,從原本對于自我的關注裏學著關注別人,也在給予別人快樂的過程裏收獲感動。

  嫣然天使基金

  2006年對于李亞鵬來説,算是生活裏面最重要的節點。在那一年裏他走進自己的35歲,女兒李嫣走進他的生活,讓他成為一位父親;也是在那一年,他的生活空間開始從舞臺轉入公益的軌道上,就像他總説的,“就在我即將感到空虛和迷惘的30多歲,嫣兒出現了。”

  雖然對于女兒患唇腭裂的情形早已有所預期,但女兒出生後的幾個月依舊是李亞鵬走得最辛苦的一段。每次去協和醫院看女兒,他都要假扮成醫生,才能在人群中蒙混過關,每次出門,他都會把女兒的臉緊緊埋進自己懷裏,生怕別人看到女兒的樣子。

  但回憶起來,也正是那段時間裏李亞鵬才真正開始接受和面對,在女兒出生兩個多月之後,他就在博客上正式宣布女兒的病情,也為女兒停止了那些無謂的躲避。但對于成立嫣然天使基金,卻是女兒第一次被推進手術室後,躲在花園裏抽煙的李亞鵬自己心裏的決定,但最初“只是為了給自己的女兒更好的社會環境,接受更好的治療”。

  當年9月,李亞鵬王菲夫婦就向中國紅十字基金會提交申請,並捐獻100萬元作為啟動資金,在女兒出生的半年之後,嫣然天使基金就于11月正式啟動了。之後每年他都帶著醫療隊,去患兒家中做家訪,與患兒家屬簽訂手術協議。其實每一次患兒穿上手術服被推進手術室,李亞鵬都和孩子的父母一樣緊張,“直到主治醫生告訴我手術成功了,我才放心。”

  6年的“天使之旅”共為270多名唇腭裂患者實施了全額免費手術。其間曾遇到手術中途的意外停電,也接觸到遠遠超出原來想象的貧困家庭。但走完這4萬多公裏的旅程,李亞鵬對于嫣然天使基金的初衷也一點點改變,自己所做的這件事情好像不再單單是為了自己的女兒,“它變成一種社會性的公益驅動力”,這成為李亞鵬超出意料之外的收獲,而嫣然天使基金這段路在李亞鵬看來,是“最辛苦卻也最美好”。

  嫣然天使醫院

  基金剛成立的一年多的時候,李亞鵬曾想過“如果在一生中,能夠救助10000個患兒,那會是多麼偉大的一件事”,但幾年下來,基金會平均每年都會支持近2000臺手術,救助的數量早已超出了他的想象。

  就在這第一個目標即將實現的時候,李亞鵬開始思考嫣然天使基金的成長問題。幾年來基金的善款主要來自企業和李亞鵬、王菲夫婦的朋友們,這部分比例佔到總募款額的90%,但李亞鵬總認為,“一個公益基金就像孩子一樣,必須能夠自我造血才能長久健康的運轉”,因此對于數量的追求也開始轉變為對質量的要求。

  其實在2009年李亞鵬就已經有了成立兒童醫院的想法,但做一家醫院與做一家企業類似,在開始之前,李亞鵬也做了很長時間的考量。“市場需求和醫療資源成為最關鍵的兩個要素”。

  在考察中,李亞鵬了解到兒科一直是最不賺錢的科係,但市場又有足夠大的需求。而嫣然天使基金持續6年的醫療救助工作,早已聚集了大批國內最頂尖的醫護資源,如此一來,嫣然天使醫院的成立更像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而最初有了成立醫院的想法,李亞鵬就認定了“民辦非盈利機構”的定位。

  李亞鵬和嫣然天使基金團隊也一直為醫院制定規則,創立了董事會成員只投錢不分紅、杜絕紅包和高價藥、高薪養醫等醫院運作模式,但對于每一項管理舉措,李亞鵬都會與團隊討論,反復權衡利弊,到現在他依然堅持當初為嫣然天使團隊設定的“思想創新、行為保守”原則,小心維護6年積累起來的信譽。

  現在醫院開業雖只有兩個月,但醫生們的工作都已經非常忙碌,對于醫院是否能夠生存下去,李亞鵬從來都不曾擔心,對于未來目標也一直明確,“3年內靠醫院自身的收入達到一個平衡,實現自我造血,而在未來的20-30年時間,做中國最好的兒童醫院”。

  從2009年10月向朝陽區衛生局提交了創辦醫院的申請,直到開業前一個月完成所有審批程序,嫣然天使兒童醫院的建立花費了李亞鵬兩年半的時間。但不管兩年半,抑或6年,在李亞鵬的心理衡量尺度上都是很短暫的。

  在6年前嫣然天使基金成立那天,李亞鵬就説過,這個基金會他將要做一輩子,而正是認定了要做一輩子,他才選擇這種方式可以讓它走的更加長久。“在我心目中,嫣然天使醫院就跟我的女兒一樣,是我的另一個孩子”。

  公益路上

  李亞鵬面對媒體總是很低調,依照他的習慣,他更願意先去做一些什麼,“哪怕還説不好這事到底算個什麼事”。最初以藝人的身份為人所知,卻在稱讚和非議中一直走到商人的身份上,雖然最初只是投資雜志、影視公司和酒吧,但曾被妻子王菲笑稱是“八爪魚”的李亞鵬走近商業也有13年的時間。

  現在明星的身份對李亞鵬來説甚至成為一種障礙,“這個身份可能更容易得到吃飯聊天的機會,但合作是另一碼事”。2010年,李亞鵬已經正式宣告不再拍戲。而去年他也入讀長江商學院,每個月會拿出4天時間坐在課堂裏聽課以應對醫院和基金會等現實問題,自然也為了借此轉變身份。

  這6年來他一直堅持履行自己對女兒的承諾,“沒事,你相信你爹,你會沒事兒的”,這是在女兒李嫣出生的那一刻,李亞鵬曾告訴女兒的,現在他已經做到了,6歲的李嫣“很聰明,且極度自信”,而他也正在讓上帝給的這個傷痕變成了女兒的榮耀。

  這些年來,李亞鵬經歷了屬于他的成長和蛻變,對于其中的難處,李亞鵬會開玩笑説“自己對于負面的經歷會有選擇性記憶障礙,但這些經歷過後的收獲總會留在自己身上”。嘗過生活的滋味,以前那個年輕氣盛的演藝小生已經是基金會和醫院的創始人,嫣然天使兒童醫院院長劉燕群印象中的李亞鵬,“理性、有邏輯、更像個企業家”。

  拍戲只是李亞鵬人生的一個階段,而他也曾經説過,“沒有遇到過比我的生活更精彩的劇本”,他今後不再出現在舞臺上,但他會出現嫣然天使醫院的會議室裏,會參加在中美學術研討會,生活轉換了一個舞臺,但他仍然是一個丈夫和父親,生活也依舊繼續。


(編輯: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