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評獎>評獎評論

專業監審、評委、獲獎選手點讚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

時間:2019年11月1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愉 悅 樂 章
0

發揮國家級藝術大獎的導向性、權威性和專業性作用

——專業監審、評委、獲獎選手點讚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

愉 悅
  作為中國音樂界最具權威性和鮮明導向性的國家級專業賽事,金鐘獎走過了近二十個春秋,培養了一批又一批優秀音樂人才。10月19日至27日,通過選拔賽的來自全國各地近300名選手經過復賽、半決賽、決賽三個輪次緊張的激烈角逐,最終決出了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聲樂(美聲、民族)、小提琴、二胡四個組別比賽的20名獲獎者。
  本屆金鐘獎評委通過委托全國11家專業音樂院校、37家團體會員單位、中國音協第八屆主席團、著名音樂家四種渠道認真推薦,並按照評委庫人數數量達到現場評委的3倍的數量的原則,形成了本屆金鐘獎四個組別的評委庫,再按照一定結構比例從評委庫中抽取三分之一的成員組成現場評委。正如中國音協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王宏介紹,“本著進一步完善評選機制,進一步凸顯公平、公開、公正的原則,同時按照國家獎評獎回避制的要求,在成都的復賽採取盲聽的方式進行評審,評委進場前上交手機等通訊設備。比賽期間評委會全程監督,所有評委、選手和工作人員都在比賽前與組委會簽訂了承諾書”。
  本屆金鐘獎的評委構成更加豐富,增加了評委的門類和內涵,比如聲樂比賽評委除了作曲家、歌唱家、聲樂教育家,還增加了理論評論家、指揮,使得比賽更公正、公平,也更精彩。值得一提的是,本屆金鐘獎四個組別的比賽除了專業評委會外還特別設立了每組一位專業監審,由行業內最具權威的專家擔任。
  專業監審:最大程度保證公平、公正
  作為聲樂(美聲)比賽的專業監審,張千一感到非常榮幸。他談道,本屆金鐘獎聲樂比賽均由15位評委、2位評委會主任和1名監審共18人組成,是金鐘獎有史以來人數最多的。這其實是力圖在最大程度上保證公平、公正,效果還是比較明顯的。“評委老師的打分非常認真,問題抓得也非常準,因此整體的評獎結果特別有説服力,令人滿意。從選拔賽、復賽、半決賽一直到決賽,一共要演唱9首歌曲,對于參賽選手的挑戰還是挺大的,選手們整體演唱水平非常高,從比賽結果看,尤其是男中音、女中音、女高音聲部成績比較明顯。幾位女中音選手表現出了很強的能力,而且音色漂亮、音域寬廣,花腔技術行雲流水,令人印象深刻。”張千一認為,作為中國的美聲歌唱家,大家將來還是要在唱好中國作品上多下功夫。而金鐘獎作為一個國家級的平臺,對于推動包括美聲演唱在內的音樂事業發展,對挖掘人才、推出人才都發揮著重要作用。這對于作曲家將來的創作也會産生深遠的影響,“有這麼多優秀的青年歌唱人才,我為他們寫作品都增強了很多信心”。
  擔任本屆聲樂(民族)比賽專業監審的鄧玉華有著60年歌唱藝術實踐,她坦言,一個多星期,80多位參賽選手輪番登場,幾輪比賽聽下來,感覺金鐘獎的聲樂比賽水平就專業性來講非常高。因為每位選手都表現出扎實的基本功,經過了科學唱法的訓練,代表了當前中國民族聲樂的高水平。“比如決賽的比賽,參賽選手都演唱了技術性很強的藝術歌曲,有表現花腔技巧的,也有表現少數民族和不同地域風格的民歌,這都需要聲音高亢、洪亮的部分,氣息就要用得非常好,一下子把聲音發揮到位;還有表現內心裏那種獨有的情感的作品,這就要把聲音控制得非常弱、非常輕。這些聲樂上的技巧都是需要有很扎實的演唱功底才能夠做得到的”。鄧玉華認為這些年輕選手中的有些人肯定會成長為將來聲樂界的頂梁柱。“今天,我們中國在各項事業、各個領域都向著世界上最先進的水平奔跑著、飛躍著。我們的文藝事業,我們的聲樂事業,應該展現出令世界矚目的水平和成就。那麼就必須要有這樣一支隊伍。而金鐘獎這樣的比賽,就是一個推動、一個號召,更是一個標桿”。
  小提琴比賽的專業監審俞麗拿清晰地記得她做學生的時候,中國的小提琴演奏水準是被外國人瞧不起的。“正是經過幾十年、幾代小提琴教育者的不懈努力,我們才走到了今天,這些孩子的演奏水平,不管是選上的還是沒有選上的,都已經具備很強的國際競爭力。所以,從這些孩子的演奏中,我看到了中國小提琴事業的希望。我想跟每一位成功晉級下一輪的選手説——你要更好地把心中的音樂表達給觀眾,而沒有晉級的,則希望他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和更好的條件去聽聽其他選手的演奏,有的時候聽也是一個非常好的學習渠道。沒有獲獎的選手不代表他們不合格,只是因為獲獎名額有限,他們都是很棒的,他們都是中國小提琴事業的未來”。
  二胡比賽的專業監審宋飛雖然不參與打分,但她對每一輪次比賽中每一位選手的演奏都做了非常詳細的筆記。宋飛表示,很高興看到了他們的進步、成長、成熟,可以説,每一個選手身上都閃現出對音樂作品詮釋的亮點。“看到二胡藝術在這些年輕選手身上有了很好的傳承與發展,這是我們二胡人最開心、最幸福的事。對于每一個選手來説,金鐘獎既是展示藝術才華的最高舞臺,也是交流學習的有力平臺,是一次很好的人生經歷。希望這些年輕的選手,把今天的比賽作為一個新的起點,向更加美好的未來不斷前進”。
  評委會主任:金鐘獎的影響力超越音樂本身
  作為本屆金鐘獎聲樂(美聲)比賽評委會主任的廖昌永談道,通過這一屆的金鐘獎比賽,可以看到國內音樂教育,特別是聲樂教育有了非常大的進步,參賽選手無論是從語言還是聲樂的技術方面展現了自己的實力。因為復賽是“拉簾盲聽”,評委們看不到大家在舞臺上的表現,但是從演唱中可以聽得出大家對人物角色的把握、對音樂風格的把握、對語言的把握都有非常大的進步。廖昌永認為藝術沒有絕對的高低之分,“大家在不同的階段對音樂的理解、對作品的詮釋都不盡相同,當然還有臨場發揮的因素,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也有還需要進步的地方,而金鐘獎確實是一個特別好的交流學習的平臺”。
  聲樂(美聲)比賽評委會主任殷秀梅談道,“大家今天能走上金鐘獎的舞臺,都已經在藝術學習的道路奮鬥了很多年,所以非常不容易。然而比賽就是比賽,可能選手們在演出的時候這樣唱就算是非常優秀了,但是在比賽的時候評委肯定要挑出你所有的毛病,也只有這樣選手才能在短時間內迅速得到提升,這才是比賽的真正意義所在。所以,這一次並不是選手們這一生的唯一機會,重要的是你今後的工作怎樣讓中國的老百姓認可,甚至是讓外國的觀眾認可,這才是最重要的”。
  聲樂(民族)比賽評委會主任印青認為,金鐘獎總體上水平一屆比一屆高,這次感覺尤為明顯,整體的水平很高。“社會在發展,音樂事業也在發展,尤其是金鐘獎的這一年一年的比賽,選手們對于作品的演繹、對作品的理解越來越深刻。過去比賽選手比較注重表現技巧,對于作品理解不是那麼深,或者是不像今天表現得這樣越來越成熟。這次能夠感覺到,幾乎所有的選手都注意到表現音樂、表現內容、表現作品的思想”。印青感覺這屆金鐘獎整體氛圍很好,尤其是首次落戶成都是很正確的,從地理上來講成都屬于西南地區,也是國家今後經濟發展的另一個要起飛的地方,如果在文化藝術層面特別是音樂上注入新的活力,對整個西南地區的經濟發展、社會發展都會起到很大的作用,金鐘獎的輻射力和它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它的作用有的時候是超越音樂本身的,已經代表了我們國家的一種文化的發達,或者整個民族文化的一種符號和力量。
  聲樂(民族)比賽評委會主任閻維文也參與了今年6月在濟南舉辦的金鐘獎全國聲樂選拔賽,他認為短短四個月時間,參賽選手的整體水平有了很大提高。閻維文強調無論比賽的組織方,還是評委,都希望有特別冒尖的人才出現。“比賽就是選拔人才,選拔歌壇後備力量,同時也是讓眾多選手得到鍛煉和展示,這也要求歷屆獲獎的選手們並不是拿了獎就功德圓滿,而要經過一次一次的磨煉,然後再一點一點地進步,這是一位年輕的歌唱演員必須經歷的”。
  小提琴比賽評委會主任徐沛東表示,中國的小提琴和鋼琴一直是世界水平,可以説參加過金鐘獎的這些選手,去到國際任何一個比賽都不遜色,這體現出中國音樂教育的水平和國民對音樂文化的追求。而金鐘獎是檢驗和展示中國藝術教育成果的一個最好最高的平臺。就拿小提琴來説,有很多國外著名樂團的首席都是中國人,而且有很多中國的小提琴演奏家在世界各地都非常活躍。正因為選手的水平都很高,競爭就非常激烈。對于進入到最後比賽的選手來説,整個比賽下來就好比一場個人演奏會,展現出了非常好的專業素質。
  小提琴比賽評委會主任劉雲志認為,“通過比賽,我們欣喜地看到,現在這些青年學子的表現離世界水平越來越近了,有些方面甚至表現出我們獨有的優勢。復賽採用了拉幕的方式,是為了使比賽公平公正所採取的一項舉措,這也向所有選手和觀眾顯示了中國音協對比賽公平的高度重視,實際上我充分相信評委們所懷有的公平、公正之心。演奏演奏,一方面是演,一方面是奏。復賽主要將音色、音準、音樂等作為最重要的選擇和評判的標準,半決賽考察選手各方面的能力,而決賽階段還採用了網絡直播的形式,也是為了讓更多熱愛小提琴藝術的樂迷共同關注,共同推動小提琴藝術的發展”。
  二胡比賽評委會主任胡志平談道,這次比賽每位參賽選手都要準備11首曲目,其中復賽4首,半決賽4首,決賽3首,這甚至超出了一場獨奏音樂會的曲目量。而復賽“拉幕盲聽”的形式不僅體現了主辦方力求通過政策和制度來保證比賽公正公平的初衷,還可以讓評審以一種更純粹的狀態聆聽選手演奏的內涵、聲音的品質、訓練的扎實程度乃至對作品讀譜的詮釋和理解。由于技術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參賽曲目的完成度,導致“重技術、輕藝術”的現象依然存在。技術是載體,音樂通過技術來表達內心深處的情懷。“現在技術越來專業,但我覺得選手不光是要有運用技術的能力,更多的是駕馭技術的能力,去表現音樂的魅力。隨著閱歷的增加、知識結構的豐富,胸懷大、情懷深,音樂才能真正打動人。這就需要選手們不斷豐富自己的素養,提升審美鑒賞力、想象力,以更好展示音樂的魅力和情懷”。
  二胡比賽的決賽階段有一首必演曲目,是作曲家王建民特意為本屆金鐘獎二胡比賽創作的18分鐘的《第五二胡狂想曲——讚歌》,這首作品選手們今年8月才拿到,這樣一首新作品,如果沒有長久的訓練、超強的技術,是很難演奏得好的。作為本屆金鐘獎二胡比賽評委會主任的王建民表示,隨著金鐘獎比賽一屆屆的推進,賽制上越來越嚴謹、規范化。這次二胡比賽,除了在曲目上做了進一步的優化,還首次嘗試拉幕評審的方式,這對評委在評審中的直觀感受都帶來了一些新的挑戰。“從參賽選手們的整體表現來看,在傳統曲目的演奏環節表現得還都比較好,這與近些年我們在教學中一直強調對傳統音樂的學習不無關係。與此同時,選手們在演奏帶有一定技術難度的現代作品時,就會反映出一些帶有共性的問題。技術不僅是詮釋對作品藝術表達的重要支撐,更是在比賽中評判一個選手的重要指標。青年選手們還需要在音準、節奏這些容易被忽視的基本功上多下功夫,進一步優化演奏技術的精良程度”。
  評委:希望金鐘獎能夠真正成為讓年輕人成長的平臺
  聲樂(美聲)比賽評委迪裏拜爾看到這些參賽選手,就會想起當年她25歲參加國際比賽的時候。“比賽確實是很辛苦的,身心確實需要緊張起來才能激發自己的潛能,但是又不能過于緊張,一定要保持到能自控的程度。這也能鍛煉歌者堅強的意志和各種應變能力,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來説,這種高強度的比賽對參賽選手是會有很大裨益的”。迪裏拜爾坦誠地説,“從選拔賽、復賽、半決賽到決賽一路聽過來,她認為有些人進步了,而有些人退步了,還有一些選手感覺曲目不太合適他(她)這個聲音類型的。比如唱美聲的選手,尤其唱外國咏嘆調的時候,是有很多規范,要唱合適自己聲音特點的作品,有些人可能不是這個聲音類型,卻非得唱不適合自己聲音條件的曲目,雖然能勉強唱下來,但是真正‘要人物’的時候就不夠了。我們最終要培養的是藝術家,是一個全面的歌唱家,不是一個匠人,所以不能為了技巧而技巧,你覺得你技術上很棒,但是這個作品要表達什麼,或許並沒有領悟到。在這屆比賽中我見到了許多久經賽場的老選手,但我更欣喜地看到一些新的、優秀的人和聲音脫穎而出,盡管他們可能嫩一點,但是他們路子走得很正。希望金鐘獎能夠真正成為讓年輕人成長的平臺,並成為他們未來職業發展的高起點”。
  聲樂(民族)比賽評委王宏偉也是多屆金鐘獎比賽的評委,他認為本屆選手的素質水準較以往來説是最高的,尤其男高音聲部,差不多有一半以上的男高音進入了半決賽,説明了我國男高音在聲樂教學和演唱上有了顯著的變化和發展。當然,其他聲部的選手也都有非常不錯的表現。“這説明,我們對民族聲樂發展的定位更趨于理性化,也更符合社會文化生活的需求。作為一個多民族國家,我們每一個民族都有非常優秀的民族民間文化和藝術。這次來參賽的選手就是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代表,所以在金鐘獎的舞臺上,我們可以聽到來自西藏、新疆、雲南不同少數民族的曲調,可以看到根據湖南花鼓戲、安徽黃梅戲改編的聲樂作品,不僅曲風多變,演唱技術上來講較以往也有大的突破,這説明當前民族聲樂教學和藝術實踐上又有了新的突破,非常可圈可點”。
  作為一位有著豐富舞臺經驗的歌唱家,聲樂(民族)比賽評委雷佳在賽後對于年輕的聲樂學子也有經驗分享。她説,除了高超的歌唱技術,還應該從多方面加強自己,不僅要了解作品的背景和主題,最好也要了解作曲家是如何結構這個作品的。同時要把這些知識,轉換成可見的舞臺表演,這樣觀眾們才能夠真正感受到。而真正成熟的歌唱家,是可以實現技術和情感隨心所欲的表達,這需要多年的練習及舞臺經驗,無法一蹴而就。雷佳鼓勵這些參賽選手,“比賽只是漫長聲樂道路上的一個節點。能夠不計較眼下得失,一直擁有積極健康的心態的人,才能走得更遠。畢竟這是一生的事業,要用畢生努力去追尋。”
  二胡比賽評委于紅梅表示,在金鐘獎這個平臺一直以來人才不斷涌現,而且之前的這些大賽當中評出來的獲獎者都是後來最有代表性的,也是在這個事業發展上起到最關鍵作用的人才,所以作為評委,我們的職責就是要把好的人才選出來。而且公平公正公開的賽制會給人一種激勵,特別是評審機制都是向著好的方面去變去調整去完善,體現了大賽主辦方的用心之處。
  二胡比賽評委姜克美也認為金鐘獎比賽的平臺給了很多優秀青年演奏者磨礪、成長和展示的機會,積極地推動中國民族音樂事業的發展。與此同時,她對選手們提出一點建議,就是要更加重視對傳統音樂的深入的學習。中國的傳統音樂文化更講究風骨和神韻,無論二胡音樂藝術發展到什麼階段,這種傳統內在的精神、這種內在的神韻是最寶貴的東西。所以要重視傳統,要深入地學習傳承中國音樂的意韻和風骨,更好講好中國故事,表達好中國人的情感。
  獲獎選手:金鐘獎的嚴苛選拔使得我們享受並成長
  現任教于山東藝術學院的青年教師、低男中音歌唱家李鰲不負眾望,獲得了聲樂(美聲)比賽金鐘獎,金鐘獎對于李鰲來説一直是心底的夢想,“夢想終于實現了,這次獲獎也是對我這些年學習和拼搏的肯定與鼓勵。這屆比賽的參賽選手,很多實力都很強,有不少人是從海外留學回來的,也有一些選手一直在歌劇院學習,他們所掌握的理念和技術,其實非常成熟。包括他們對作品的選擇也非常國際化,所以這次能夠在這麼強大的競爭隊伍中脫穎而出,我也確實感到很開心。”李鰲憑借他在演出、音樂會和比賽中經常選用的曲目,用意大利語、德語、法語、俄語分別在復賽、半決賽和決賽演唱了四首外國作品,中國歌曲也是他精心挑選,有古詩詞、中國近現代藝術歌曲以及中國歌劇《白毛女》中楊白勞的選段,在上臺之前他對每一首曲目都了然于心。“我會把金鐘獎作為一個新的起點,未來繼續歌唱,不忘初心、繼續前行。”李鰲説。
  作為聲樂(民族)比賽金鐘獎獲得者,來自寧夏的回族小夥兒馬小明已是第三次參加金鐘獎了,如今正在中國音樂學院攻讀博士的他這次比賽選擇了一些自己最擅長的西北風格的曲目,如《上去高山望平川》《雪白的鴿子》等。回族傳統民歌《雪白的鴿子》,馬小明的演唱歡快而響亮,猶如一聲高亢的哨音幹凈利落,在徵服現場觀眾的同時,也徵服了在座挑剔的評委們。“金鐘獎從我學習聲樂開始就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標,但是我沒有奢求過拿第一名,我想如果能進前五就非常開心了。”即便獲得了金鐘獎,馬小明還是非常謙虛,“之前我在廣州參加過金鐘獎,這次在成都,一個新環境肯定也需要大家去適應。每年的金鐘獎大家都是鉚著勁來的,每一位選手能力都很強。對于我自己而言,就是盡量在這個舞臺上展現自己的能力,看自己的能力是不是能得到評委老師的認可。”
  小提琴比賽金鐘獎獲得者黨華莉有著優異的履歷,10歲時這位廣州姑娘以小提琴專業第一名的成績被星海音樂學院附中破格錄取,2011年又以全國小提琴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中央音樂學院管弦係,2015年20歲的她成為中央音樂學院免試研究生。雖然已是多項國內外小提琴比賽的獲獎者,但金鐘獎賽程和緊張程度還是令黨華莉感到對體力和技藝都是很大的考驗,尤其是進入決賽階段由樂隊協奏背譜演奏一首大部頭的協奏曲,“曲子很大,技巧也很難,更難的是演奏時要一直保持專注,從第一分鐘到最後,能夠很好地完成其實十分不容易。從復賽一直比到決賽,其實可以説每天都在高度緊張的狀態下,要調整好演奏狀態,我個性是比較冷靜和內向的,所以也是會希望自己在每一輪比賽中保持一種穩定感,這可能也是我的風格。”第一次參加金鐘獎便一舉奪魁,黨華莉正是靠實力和十分穩定的發揮徵服了苛刻的評委。
  曾獲第五屆文華獎全國二胡比賽金獎和第十屆中國音樂金鐘獎二胡比賽銀獎的高白,在本屆金鐘獎上如願以償獲得了二胡比賽金鐘獎。11首曲目的演繹對于每一位參賽選手來講都是極大的考驗。高白説,傳統曲目和現代曲目各佔一半,也各有難度,傳統作品比較難把握的是韻味,而現代作品則要應對作品的深入理解和技術難度上的挑戰。決賽階段的8位選手都與樂隊合作演繹了王建民的《第五二胡狂想曲——讚歌》,高白以純熟且有韻味的演繹令評委印象深刻。這部新作品的整體結構和每段的音樂形象需要選手認真琢磨,而且在閉幕音樂會上高白還演繹了這首作品的8分鐘精簡版,需要很好的適應力和演奏技巧,“要從很神秘的意境,到最後十分熱烈的音樂情境中,演奏過程中就很需要經驗。我很享受為金鐘獎備戰的這段日子,雖然我已是第三次參加金鐘獎,但我很感謝每次備戰比賽的時光,老師以及我自己都對自己有很自律、很高標準的要求。比賽名次並不重要了,而是感謝這個過程,讓我成長很快。” 
  作為中國音樂界最具權威性和鮮明導向性的國家級專業賽事,金鐘獎走過了近二十個春秋,培養了一批又一批優秀音樂人才。10月19日至27日,通過選拔賽的來自全國各地近300名選手經過復賽、半決賽、決賽三個輪次緊張的激烈角逐,最終決出了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聲樂(美聲、民族)、小提琴、二胡四個組別比賽的20名獲獎者。
  本屆金鐘獎評委通過委托全國11家專業音樂院校、37家團體會員單位、中國音協第八屆主席團、著名音樂家四種渠道認真推薦,並按照評委庫人數數量達到現場評委的3倍的數量的原則,形成了本屆金鐘獎四個組別的評委庫,再按照一定結構比例從評委庫中抽取三分之一的成員組成現場評委。正如中國音協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王宏介紹,“本著進一步完善評選機制,進一步凸顯公平、公開、公正的原則,同時按照國家獎評獎回避制的要求,在成都的復賽採取盲聽的方式進行評審,評委進場前上交手機等通訊設備。比賽期間評委會全程監督,所有評委、選手和工作人員都在比賽前與組委會簽訂了承諾書”。
  本屆金鐘獎的評委構成更加豐富,增加了評委的門類和內涵,比如聲樂比賽評委除了作曲家、歌唱家、聲樂教育家,還增加了理論評論家、指揮,使得比賽更公正、公平,也更精彩。值得一提的是,本屆金鐘獎四個組別的比賽除了專業評委會外還特別設立了每組一位專業監審,由行業內最具權威的專家擔任。
  專業監審:最大程度保證公平、公正
  作為聲樂(美聲)比賽的專業監審,張千一感到非常榮幸。他談道,本屆金鐘獎聲樂比賽均由15位評委、2位評委會主任和1名監審共18人組成,是金鐘獎有史以來人數最多的。這其實是力圖在最大程度上保證公平、公正,效果還是比較明顯的。“評委老師的打分非常認真,問題抓得也非常準,因此整體的評獎結果特別有説服力,令人滿意。從選拔賽、復賽、半決賽一直到決賽,一共要演唱9首歌曲,對于參賽選手的挑戰還是挺大的,選手們整體演唱水平非常高,從比賽結果看,尤其是男中音、女中音、女高音聲部成績比較明顯。幾位女中音選手表現出了很強的能力,而且音色漂亮、音域寬廣,花腔技術行雲流水,令人印象深刻。”張千一認為,作為中國的美聲歌唱家,大家將來還是要在唱好中國作品上多下功夫。而金鐘獎作為一個國家級的平臺,對于推動包括美聲演唱在內的音樂事業發展,對挖掘人才、推出人才都發揮著重要作用。這對于作曲家將來的創作也會産生深遠的影響,“有這麼多優秀的青年歌唱人才,我為他們寫作品都增強了很多信心”。
  擔任本屆聲樂(民族)比賽專業監審的鄧玉華有著60年歌唱藝術實踐,她坦言,一個多星期,80多位參賽選手輪番登場,幾輪比賽聽下來,感覺金鐘獎的聲樂比賽水平就專業性來講非常高。因為每位選手都表現出扎實的基本功,經過了科學唱法的訓練,代表了當前中國民族聲樂的高水平。“比如決賽的比賽,參賽選手都演唱了技術性很強的藝術歌曲,有表現花腔技巧的,也有表現少數民族和不同地域風格的民歌,這都需要聲音高亢、洪亮的部分,氣息就要用得非常好,一下子把聲音發揮到位;還有表現內心裏那種獨有的情感的作品,這就要把聲音控制得非常弱、非常輕。這些聲樂上的技巧都是需要有很扎實的演唱功底才能夠做得到的”。鄧玉華認為這些年輕選手中的有些人肯定會成長為將來聲樂界的頂梁柱。“今天,我們中國在各項事業、各個領域都向著世界上最先進的水平奔跑著、飛躍著。我們的文藝事業,我們的聲樂事業,應該展現出令世界矚目的水平和成就。那麼就必須要有這樣一支隊伍。而金鐘獎這樣的比賽,就是一個推動、一個號召,更是一個標桿”。
  小提琴比賽的專業監審俞麗拿清晰地記得她做學生的時候,中國的小提琴演奏水準是被外國人瞧不起的。“正是經過幾十年、幾代小提琴教育者的不懈努力,我們才走到了今天,這些孩子的演奏水平,不管是選上的還是沒有選上的,都已經具備很強的國際競爭力。所以,從這些孩子的演奏中,我看到了中國小提琴事業的希望。我想跟每一位成功晉級下一輪的選手説——你要更好地把心中的音樂表達給觀眾,而沒有晉級的,則希望他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和更好的條件去聽聽其他選手的演奏,有的時候聽也是一個非常好的學習渠道。沒有獲獎的選手不代表他們不合格,只是因為獲獎名額有限,他們都是很棒的,他們都是中國小提琴事業的未來”。
  二胡比賽的專業監審宋飛雖然不參與打分,但她對每一輪次比賽中每一位選手的演奏都做了非常詳細的筆記。宋飛表示,很高興看到了他們的進步、成長、成熟,可以説,每一個選手身上都閃現出對音樂作品詮釋的亮點。“看到二胡藝術在這些年輕選手身上有了很好的傳承與發展,這是我們二胡人最開心、最幸福的事。對于每一個選手來説,金鐘獎既是展示藝術才華的最高舞臺,也是交流學習的有力平臺,是一次很好的人生經歷。希望這些年輕的選手,把今天的比賽作為一個新的起點,向更加美好的未來不斷前進”。
  評委會主任:金鐘獎的影響力超越音樂本身
  作為本屆金鐘獎聲樂(美聲)比賽評委會主任的廖昌永談道,通過這一屆的金鐘獎比賽,可以看到國內音樂教育,特別是聲樂教育有了非常大的進步,參賽選手無論是從語言還是聲樂的技術方面展現了自己的實力。因為復賽是“拉簾盲聽”,評委們看不到大家在舞臺上的表現,但是從演唱中可以聽得出大家對人物角色的把握、對音樂風格的把握、對語言的把握都有非常大的進步。廖昌永認為藝術沒有絕對的高低之分,“大家在不同的階段對音樂的理解、對作品的詮釋都不盡相同,當然還有臨場發揮的因素,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也有還需要進步的地方,而金鐘獎確實是一個特別好的交流學習的平臺”。
  聲樂(美聲)比賽評委會主任殷秀梅談道,“大家今天能走上金鐘獎的舞臺,都已經在藝術學習的道路奮鬥了很多年,所以非常不容易。然而比賽就是比賽,可能選手們在演出的時候這樣唱就算是非常優秀了,但是在比賽的時候評委肯定要挑出你所有的毛病,也只有這樣選手才能在短時間內迅速得到提升,這才是比賽的真正意義所在。所以,這一次並不是選手們這一生的唯一機會,重要的是你今後的工作怎樣讓中國的老百姓認可,甚至是讓外國的觀眾認可,這才是最重要的”。
  聲樂(民族)比賽評委會主任印青認為,金鐘獎總體上水平一屆比一屆高,這次感覺尤為明顯,整體的水平很高。“社會在發展,音樂事業也在發展,尤其是金鐘獎的這一年一年的比賽,選手們對于作品的演繹、對作品的理解越來越深刻。過去比賽選手比較注重表現技巧,對于作品理解不是那麼深,或者是不像今天表現得這樣越來越成熟。這次能夠感覺到,幾乎所有的選手都注意到表現音樂、表現內容、表現作品的思想”。印青感覺這屆金鐘獎整體氛圍很好,尤其是首次落戶成都是很正確的,從地理上來講成都屬于西南地區,也是國家今後經濟發展的另一個要起飛的地方,如果在文化藝術層面特別是音樂上注入新的活力,對整個西南地區的經濟發展、社會發展都會起到很大的作用,金鐘獎的輻射力和它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它的作用有的時候是超越音樂本身的,已經代表了我們國家的一種文化的發達,或者整個民族文化的一種符號和力量。
  聲樂(民族)比賽評委會主任閻維文也參與了今年6月在濟南舉辦的金鐘獎全國聲樂選拔賽,他認為短短四個月時間,參賽選手的整體水平有了很大提高。閻維文強調無論比賽的組織方,還是評委,都希望有特別冒尖的人才出現。“比賽就是選拔人才,選拔歌壇後備力量,同時也是讓眾多選手得到鍛煉和展示,這也要求歷屆獲獎的選手們並不是拿了獎就功德圓滿,而要經過一次一次的磨煉,然後再一點一點地進步,這是一位年輕的歌唱演員必須經歷的”。
  小提琴比賽評委會主任徐沛東表示,中國的小提琴和鋼琴一直是世界水平,可以説參加過金鐘獎的這些選手,去到國際任何一個比賽都不遜色,這體現出中國音樂教育的水平和國民對音樂文化的追求。而金鐘獎是檢驗和展示中國藝術教育成果的一個最好最高的平臺。就拿小提琴來説,有很多國外著名樂團的首席都是中國人,而且有很多中國的小提琴演奏家在世界各地都非常活躍。正因為選手的水平都很高,競爭就非常激烈。對于進入到最後比賽的選手來説,整個比賽下來就好比一場個人演奏會,展現出了非常好的專業素質。
  小提琴比賽評委會主任劉雲志認為,“通過比賽,我們欣喜地看到,現在這些青年學子的表現離世界水平越來越近了,有些方面甚至表現出我們獨有的優勢。復賽採用了拉幕的方式,是為了使比賽公平公正所採取的一項舉措,這也向所有選手和觀眾顯示了中國音協對比賽公平的高度重視,實際上我充分相信評委們所懷有的公平、公正之心。演奏演奏,一方面是演,一方面是奏。復賽主要將音色、音準、音樂等作為最重要的選擇和評判的標準,半決賽考察選手各方面的能力,而決賽階段還採用了網絡直播的形式,也是為了讓更多熱愛小提琴藝術的樂迷共同關注,共同推動小提琴藝術的發展”。
  二胡比賽評委會主任胡志平談道,這次比賽每位參賽選手都要準備11首曲目,其中復賽4首,半決賽4首,決賽3首,這甚至超出了一場獨奏音樂會的曲目量。而復賽“拉幕盲聽”的形式不僅體現了主辦方力求通過政策和制度來保證比賽公正公平的初衷,還可以讓評審以一種更純粹的狀態聆聽選手演奏的內涵、聲音的品質、訓練的扎實程度乃至對作品讀譜的詮釋和理解。由于技術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參賽曲目的完成度,導致“重技術、輕藝術”的現象依然存在。技術是載體,音樂通過技術來表達內心深處的情懷。“現在技術越來專業,但我覺得選手不光是要有運用技術的能力,更多的是駕馭技術的能力,去表現音樂的魅力。隨著閱歷的增加、知識結構的豐富,胸懷大、情懷深,音樂才能真正打動人。這就需要選手們不斷豐富自己的素養,提升審美鑒賞力、想象力,以更好展示音樂的魅力和情懷”。
  二胡比賽的決賽階段有一首必演曲目,是作曲家王建民特意為本屆金鐘獎二胡比賽創作的18分鐘的《第五二胡狂想曲——讚歌》,這首作品選手們今年8月才拿到,這樣一首新作品,如果沒有長久的訓練、超強的技術,是很難演奏得好的。作為本屆金鐘獎二胡比賽評委會主任的王建民表示,隨著金鐘獎比賽一屆屆的推進,賽制上越來越嚴謹、規范化。這次二胡比賽,除了在曲目上做了進一步的優化,還首次嘗試拉幕評審的方式,這對評委在評審中的直觀感受都帶來了一些新的挑戰。“從參賽選手們的整體表現來看,在傳統曲目的演奏環節表現得還都比較好,這與近些年我們在教學中一直強調對傳統音樂的學習不無關係。與此同時,選手們在演奏帶有一定技術難度的現代作品時,就會反映出一些帶有共性的問題。技術不僅是詮釋對作品藝術表達的重要支撐,更是在比賽中評判一個選手的重要指標。青年選手們還需要在音準、節奏這些容易被忽視的基本功上多下功夫,進一步優化演奏技術的精良程度”。
  評委:希望金鐘獎能夠真正成為讓年輕人成長的平臺
  聲樂(美聲)比賽評委迪裏拜爾看到這些參賽選手,就會想起當年她25歲參加國際比賽的時候。“比賽確實是很辛苦的,身心確實需要緊張起來才能激發自己的潛能,但是又不能過于緊張,一定要保持到能自控的程度。這也能鍛煉歌者堅強的意志和各種應變能力,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來説,這種高強度的比賽對參賽選手是會有很大裨益的”。迪裏拜爾坦誠地説,“從選拔賽、復賽、半決賽到決賽一路聽過來,她認為有些人進步了,而有些人退步了,還有一些選手感覺曲目不太合適他(她)這個聲音類型的。比如唱美聲的選手,尤其唱外國咏嘆調的時候,是有很多規范,要唱合適自己聲音特點的作品,有些人可能不是這個聲音類型,卻非得唱不適合自己聲音條件的曲目,雖然能勉強唱下來,但是真正‘要人物’的時候就不夠了。我們最終要培養的是藝術家,是一個全面的歌唱家,不是一個匠人,所以不能為了技巧而技巧,你覺得你技術上很棒,但是這個作品要表達什麼,或許並沒有領悟到。在這屆比賽中我見到了許多久經賽場的老選手,但我更欣喜地看到一些新的、優秀的人和聲音脫穎而出,盡管他們可能嫩一點,但是他們路子走得很正。希望金鐘獎能夠真正成為讓年輕人成長的平臺,並成為他們未來職業發展的高起點”。
  聲樂(民族)比賽評委王宏偉也是多屆金鐘獎比賽的評委,他認為本屆選手的素質水準較以往來説是最高的,尤其男高音聲部,差不多有一半以上的男高音進入了半決賽,説明了我國男高音在聲樂教學和演唱上有了顯著的變化和發展。當然,其他聲部的選手也都有非常不錯的表現。“這説明,我們對民族聲樂發展的定位更趨于理性化,也更符合社會文化生活的需求。作為一個多民族國家,我們每一個民族都有非常優秀的民族民間文化和藝術。這次來參賽的選手就是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代表,所以在金鐘獎的舞臺上,我們可以聽到來自西藏、新疆、雲南不同少數民族的曲調,可以看到根據湖南花鼓戲、安徽黃梅戲改編的聲樂作品,不僅曲風多變,演唱技術上來講較以往也有大的突破,這説明當前民族聲樂教學和藝術實踐上又有了新的突破,非常可圈可點”。
  作為一位有著豐富舞臺經驗的歌唱家,聲樂(民族)比賽評委雷佳在賽後對于年輕的聲樂學子也有經驗分享。她説,除了高超的歌唱技術,還應該從多方面加強自己,不僅要了解作品的背景和主題,最好也要了解作曲家是如何結構這個作品的。同時要把這些知識,轉換成可見的舞臺表演,這樣觀眾們才能夠真正感受到。而真正成熟的歌唱家,是可以實現技術和情感隨心所欲的表達,這需要多年的練習及舞臺經驗,無法一蹴而就。雷佳鼓勵這些參賽選手,“比賽只是漫長聲樂道路上的一個節點。能夠不計較眼下得失,一直擁有積極健康的心態的人,才能走得更遠。畢竟這是一生的事業,要用畢生努力去追尋。”
  二胡比賽評委于紅梅表示,在金鐘獎這個平臺一直以來人才不斷涌現,而且之前的這些大賽當中評出來的獲獎者都是後來最有代表性的,也是在這個事業發展上起到最關鍵作用的人才,所以作為評委,我們的職責就是要把好的人才選出來。而且公平公正公開的賽制會給人一種激勵,特別是評審機制都是向著好的方面去變去調整去完善,體現了大賽主辦方的用心之處。
  二胡比賽評委姜克美也認為金鐘獎比賽的平臺給了很多優秀青年演奏者磨礪、成長和展示的機會,積極地推動中國民族音樂事業的發展。與此同時,她對選手們提出一點建議,就是要更加重視對傳統音樂的深入的學習。中國的傳統音樂文化更講究風骨和神韻,無論二胡音樂藝術發展到什麼階段,這種傳統內在的精神、這種內在的神韻是最寶貴的東西。所以要重視傳統,要深入地學習傳承中國音樂的意韻和風骨,更好講好中國故事,表達好中國人的情感。
  獲獎選手:金鐘獎的嚴苛選拔使得我們享受並成長
  現任教于山東藝術學院的青年教師、低男中音歌唱家李鰲不負眾望,獲得了聲樂(美聲)比賽金鐘獎,金鐘獎對于李鰲來説一直是心底的夢想,“夢想終于實現了,這次獲獎也是對我這些年學習和拼搏的肯定與鼓勵。這屆比賽的參賽選手,很多實力都很強,有不少人是從海外留學回來的,也有一些選手一直在歌劇院學習,他們所掌握的理念和技術,其實非常成熟。包括他們對作品的選擇也非常國際化,所以這次能夠在這麼強大的競爭隊伍中脫穎而出,我也確實感到很開心。”李鰲憑借他在演出、音樂會和比賽中經常選用的曲目,用意大利語、德語、法語、俄語分別在復賽、半決賽和決賽演唱了四首外國作品,中國歌曲也是他精心挑選,有古詩詞、中國近現代藝術歌曲以及中國歌劇《白毛女》中楊白勞的選段,在上臺之前他對每一首曲目都了然于心。“我會把金鐘獎作為一個新的起點,未來繼續歌唱,不忘初心、繼續前行。”李鰲説。
  作為聲樂(民族)比賽金鐘獎獲得者,來自寧夏的回族小夥兒馬小明已是第三次參加金鐘獎了,如今正在中國音樂學院攻讀博士的他這次比賽選擇了一些自己最擅長的西北風格的曲目,如《上去高山望平川》《雪白的鴿子》等。回族傳統民歌《雪白的鴿子》,馬小明的演唱歡快而響亮,猶如一聲高亢的哨音幹凈利落,在徵服現場觀眾的同時,也徵服了在座挑剔的評委們。“金鐘獎從我學習聲樂開始就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標,但是我沒有奢求過拿第一名,我想如果能進前五就非常開心了。”即便獲得了金鐘獎,馬小明還是非常謙虛,“之前我在廣州參加過金鐘獎,這次在成都,一個新環境肯定也需要大家去適應。每年的金鐘獎大家都是鉚著勁來的,每一位選手能力都很強。對于我自己而言,就是盡量在這個舞臺上展現自己的能力,看自己的能力是不是能得到評委老師的認可。”
  小提琴比賽金鐘獎獲得者黨華莉有著優異的履歷,10歲時這位廣州姑娘以小提琴專業第一名的成績被星海音樂學院附中破格錄取,2011年又以全國小提琴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中央音樂學院管弦係,2015年20歲的她成為中央音樂學院免試研究生。雖然已是多項國內外小提琴比賽的獲獎者,但金鐘獎賽程和緊張程度還是令黨華莉感到對體力和技藝都是很大的考驗,尤其是進入決賽階段由樂隊協奏背譜演奏一首大部頭的協奏曲,“曲子很大,技巧也很難,更難的是演奏時要一直保持專注,從第一分鐘到最後,能夠很好地完成其實十分不容易。從復賽一直比到決賽,其實可以説每天都在高度緊張的狀態下,要調整好演奏狀態,我個性是比較冷靜和內向的,所以也是會希望自己在每一輪比賽中保持一種穩定感,這可能也是我的風格。”第一次參加金鐘獎便一舉奪魁,黨華莉正是靠實力和十分穩定的發揮徵服了苛刻的評委。
  曾獲第五屆文華獎全國二胡比賽金獎和第十屆中國音樂金鐘獎二胡比賽銀獎的高白,在本屆金鐘獎上如願以償獲得了二胡比賽金鐘獎。11首曲目的演繹對于每一位參賽選手來講都是極大的考驗。高白説,傳統曲目和現代曲目各佔一半,也各有難度,傳統作品比較難把握的是韻味,而現代作品則要應對作品的深入理解和技術難度上的挑戰。決賽階段的8位選手都與樂隊合作演繹了王建民的《第五二胡狂想曲——讚歌》,高白以純熟且有韻味的演繹令評委印象深刻。這部新作品的整體結構和每段的音樂形象需要選手認真琢磨,而且在閉幕音樂會上高白還演繹了這首作品的8分鐘精簡版,需要很好的適應力和演奏技巧,“要從很神秘的意境,到最後十分熱烈的音樂情境中,演奏過程中就很需要經驗。我很享受為金鐘獎備戰的這段日子,雖然我已是第三次參加金鐘獎,但我很感謝每次備戰比賽的時光,老師以及我自己都對自己有很自律、很高標準的要求。比賽名次並不重要了,而是感謝這個過程,讓我成長很快。”
打開新境界 開創新格局 推動金鐘文化和天府文化的有機交融
——成都音樂大道、金鐘紀念廣場炫麗啟幕

樂 章 

  音樂是一種靈動的語言,打破地域的阻隔,歷久彌新;音樂也是一種向上的力量,穿越歷史的風雲,史詩般壯闊豪邁,震撼人心。自古,蜀風古韻激昂婉轉間有唱不盡的家國情懷。而今,成都再次迎來了高光時刻,一場國家級音樂賽事——中國唯一的國家級音樂大獎“金鐘獎”落戶成都。
  為了營造濃厚的音樂氛圍,10月20日晚,在成都城市音樂廳黑膠廣場上,成都音樂大道啟幕儀式舉行。在中國音協名譽主席傅庚辰,中國音協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王建國等領導和特邀的國際音樂理事會秘書長茜莉亞·費舍爾等嘉賓的見證下,成都音樂大道炫麗啟幕。這次活動主題為“音樂之都·蓉耀金鐘——讓世界聽見成都的聲音”,包括器樂文化展、二十四伎樂戶外秀演、成都音樂大道啟幕儀式、音樂光影秀、經典音樂會5項內容,古蜀樂韻唱響盛世之歌,再現音樂之都的迷人魅力,向世界傳達成都的聲音,與金鐘獎共同編織一曲金秋蓉城的華麗交響。
  對于成都而言,音樂始終有著特殊的意義。目前成都有記載最早的器樂可以追溯到3000多年前古蜀時期的銅鈴,三國時期誕生的“諸葛鼓”至今依然在雲貴川使用,宋朝詩人陸遊以“一城絲管”形容當時成都的音樂之盛,從中可見,蜀地器樂久負盛名。以唐代及前蜀宮廷樂隊組合的文物遺存——前蜀皇帝王建棺床腰身上的石刻“二十四伎樂圖”為藍本創作的國樂觀念劇《伎樂·24》,在2018年斬獲上海藝術節國內“走出去”項目視頻選拔推介會前十及優秀劇目獎。當晚,黑膠廣場上的“二十四伎樂戶外秀演”便是對《伎樂·24》的二次創作,變成了戶外音樂短劇,讓“二十四伎樂”的天籟古音重現。
  10月28日下午,在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頒獎典禮暨閉幕音樂會開始之前,在成都露天音樂公園舉行了成都金鐘紀念廣場揭幕儀式。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李前光,成都市委副書記、市長羅強,中國音協名譽主席趙季平,中國音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韓新安,成都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田蓉,成都市副市長敬靜等中國文聯、中國音協和成都市相關部門負責人以及來自國際藝術理事會和國際青年音樂聯盟的特邀嘉賓出席揭幕儀式。
  韓新安在致辭中表示,成都是第一個以紀念廣場的形式來承載“金鐘文化”的城市。金鐘廣場的落成巧妙地將中國音樂金鐘獎與成都音樂實現了內容和載體上的充分結合,這對于推動金鐘文化與天府文化的有機交融,趁勢打開新境界、開創新格局,推動成都音樂産業發展和國際音樂之都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敬靜在致辭中談道,我們衷心希望,通過高水準策劃、高水平表演、高效率執行,辦好每一屆金鐘獎,在更大范圍發揮全國性文藝大獎的導向性、權威性和專業性作用,共同推動成都音樂事業和音樂産業的不斷發展。
  揭幕儀式上,來自成都市音協的藝術家們通過合唱、西洋與民樂演奏等多種表演形式,別出心裁地全新演繹《我愛你中國》,“愛音樂·愛成都——為‘音樂之都’點讚”專題活動也隨之啟動。據了解,金鐘廣場佔地約800平方米,由金鐘獎主體裝置雕塑、中國音樂金鐘獎展墻和廣場空間三部分構成。
 
 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聲樂(美聲)比賽 
  評委會
  專業監審:張千一
  評委會主任:廖昌永、殷秀梅
  評委(按姓氏筆畫排序):王真、王秀芬、石倚潔、朱慧玲、杜吉剛、李心草、宋波、迪裏拜爾、金永哲、孟衛東、趙登營、賀磊明、欒峰、傅海靜、戴玉強
  獲獎名單
  李 鰲 山東省音協報送
  蔡靜雯 廣東省音協報送
  王一鳳 中國歌劇舞劇院報送
  李思琦 武漢音樂學院報送
  胡斯豪 上海音樂學院報送

 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音協主席葉小鋼與美聲組評委合影
  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聲樂(美聲)比賽金鐘獎獲獎選手
 
  李鰲演唱歌劇《阿列科》選段《人們已入睡》
 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聲樂(民族)比賽 
  評委會
  專業監審:鄧玉華
  評委會主任:印青、閻維文
  評委(按姓氏筆畫排序):萬山紅、王宏偉、王洪波、呂繼宏、牟玄甫、李丹陽、宋祖英、阿拉泰、陳劍波、鬱鈞劍、宗庸卓瑪、黃華麗、董華、舒楠、雷佳
  獲獎名單
  馬小明 中國音樂學院報送
  毛一涵 北京音協報送
  李勇君 中國歌劇舞劇院報送
  陳思裏 北京音協報送
  趙 越 中國煤礦文工團報送
 
  中國音協名譽主席趙季平,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音協主席葉小鋼,中國音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韓新安與民族組評委合影
 
  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聲樂(民族)比賽金鐘獎獲獎選手
 
  馬小明演唱青海花兒《雪白的鴿子》
 
  金鐘紀念廣場揭幕儀式現場

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
小提琴比賽
  評委會
  專業監審:俞麗拿
  評委會主任:徐沛東、劉雲志
  評委(按姓氏筆畫排序):李果、李開祥、何弦、張毅、陳允、金輝、姚玨、柴亮、徐惟聆、梁大南、童衛東 
  獲獎名單
  黨華莉 中國音協小提琴學會報送
  何暢  中央音樂學院報送
  林瑞灃 上海音樂學院報送
  吳喜悅 上海音樂學院報送
  王佳稚 中央音樂學院報送
  
  中國音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韓新安,中國音協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王宏與小提琴組評委合影


  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小提琴比賽金鐘獎獲獎選手
 
  黨華莉演奏勃拉姆斯《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第三樂章
 
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二胡比賽

  評委會

  專業監審:宋飛
  評委會主任:胡志平、王建民
  評委(按姓氏筆畫排序):于紅梅、馬曉輝、王莉莉、王曉南、鄧建棟、朱昌耀、林聰、金偉、姜克美、趙戈、梁雲江
  獲獎名單
  高 白 中央音樂學院報送
  黃曉晴 中國音樂學院報送
  王 嘯 中央音樂學院報送
  鐘笑天 上海音樂學院報送
  孫瑤琦 江蘇省音協報送
 
  二胡組評委合影
  
  第十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二胡比賽金鐘獎獲獎選手
 
  高白演奏二胡與交響樂隊《第五二胡狂想曲——讚歌》
 
  成都音樂大道啟幕儀式現場
(編輯:王解生)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