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聯要聞

中國文聯巡回宣講活動走進南寧海口

時間:2019年09月02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吳月玲
0

“崇德尚藝 做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的新時代文藝工作者巡回宣講活動”走進廣西南寧、海南海口

笑與淚中感受信仰、情懷與擔當
  8月28日、29日,先後在廣西南寧和海南海口舉辦的兩場宣講活動上,不時傳出爽朗的笑聲,不時又有人悄悄地抹眼淚,不時還爆發陣陣掌聲。廣西淩雲縣文聯主席羅雲發在微信朋友圈裏説了她聽完宣講活動的感受,“聽攝影家解海龍講紀實攝影,被感動。每一張照片背後都有一個感人的故事。一張照片也許就能改變一群人的命運。能成事的人都是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的人。”
  這是中國文聯今年舉辦的第四次宣講活動,邀請了中國曲協副主席、浙江省曲協主席翁仁康,中國書協副主席、江蘇省書協主席孫曉雲,中國攝協原副秘書長、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副主席解海龍,分別以《從鄉村來,到鄉村去》《用60年的書寫實踐承傳中國傳統書法》《紀實攝影的社會實踐——大眼睛背後的故事》為題,講述了他們從藝過程中最真的感悟,引發現場觀眾的強烈共鳴。
  笑聲中感悟藝術生命
  孫曉雲前一段時間隨中國文聯“送歡樂下基層”到新疆克拉瑪依,那裏的書法愛好者知道她要來,好幾天都沒有睡好覺,特別希望和她交流,可是一想克拉瑪依這麼偏遠,又會覺得這個消息不是真的。等孫曉雲真的出現在克拉瑪依時,他們激動得不得了,都拿出自己作品請她點評、並與她合影。孫曉雲説:“他們渴望書法,這是對我無形的肯定和支持,不能對不起他們,就衝這一點也要把自己書法寫好。”
  孫曉雲從小愛好書法,3歲開始習書。小時候,出麻疹發高燒暈過去,醒過來的第一句話是告訴奶奶:“我要寫字。”于是奶奶就給她拿來小靠墊、筆墨和玻璃板。這番話讓大家倣佛看到這位從事書法60年的女書法家小時候倔強執著的樣子,不禁莞爾。
  解海龍以調侃的語氣説起自己學攝影之初以名利為目的以得獎為追求,陶醉于自己“獲獎專業戶”的稱號時,觀眾被他講相聲般的口才逗樂了。但他話鋒一轉,説起了老師劉加瑞對他説的一句話,“讓人喜不如讓人思”,他就把所有的獎杯獎狀收了起來。劉加瑞的另一句話“用廣泛的角度,反映現實生活”,讓他思考他未來應該拍什麼。
  “我們服務的對象不是模糊、抽象的群體,而是一個一個具體的人,我們的藝術家就要去尋找你所服務的那一個群體。”翁仁康説,“曲藝人必須要有良好的心態,對我來説,服務的對象就在鄉村,我會沉下心為大家表演好節目。”翁仁康説:“如果把一幅書法作品給一位農村老太太,她未必能欣賞。但我們的曲藝節目,他們都是可以接受的。我們曲藝人就要走到他們中間去。”至今,翁仁康也還保持著每年下鄉演出一百場的常規演出頻率。
  淚水中叩問藝術價值
  翁仁康是杭州蕭山人,家在錢塘江南岸。他20多歲時的一天,母親對他説:“阿康,我今年已經60歲了,錢塘江北岸的杭州,我還沒有去過,你能不能帶我去看看。”翁仁康説:“媽媽,我今年很忙,過完年,我就帶你去。”過了年,他媽媽一直記著他説過的話。這一次,翁仁康仍然在忙著自己的曲藝事業,又把承諾推到了下半年。沒想到,三個月後,媽媽去了“那邊”的杭州了。在事業與盡孝之間的矛盾,給翁仁康留下了無可挽回的遺憾,大家聽後,同為文藝工作者,心有戚戚地流下了淚水。
  解海龍説起了他的轉型之作——《艱辛的哺育》。他看到新聞説,廣西融水縣鄉村教師處境艱難,就打算去融水看看。在沒有經費的情況下,解海龍搭了很多段便車,才來到融水縣安太鄉寨懷村,循著讀書聲,他找到了學校。在窗外,他看到一位老師背著一個幾個月大的孩子上課。他不由得輕輕地走進教室,舉起相機,背袋裏孩子察覺到了回頭看他的那一瞬間他按下了快門。女老師聽到了快門聲,回頭發現了他,不由分説把他請了出去。下課,解海龍才了解到因為家中沒有老人,愛人也是老師,剛出生的嬰兒出了百天後,這位女老師就背著她去工作,而她的兩歲大的大孩子被繩子拴在家中的床邊。解海龍動情地説,如果説老師是蠟燭,燃燒自己照亮別人,鄉村老師就是兩頭燃燒的蠟燭。大山裏有多少這樣的老師,他們默默地為中國教育事業奉獻著。這張照片很快就在《中國婦女報》和《中國教育報》上刊發。以前拍的都是甜甜美美風的解海龍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他將鏡頭對準了中國貧困地區的學校,對準了想要上學的孩子。在中國青少年基金會發布了他拍攝的這一係列照片之後,匯款單如雪片般涌來,照片中的小主人公們都得到了資助,一座座希望小學也拔地而起,但是解海龍時時感到有緊迫感,他説:“自己必須多拍快跑。”生怕一旦慢下來,就會有孩子失學。他踐行了“只有介入到歷史的國家檔案的記錄中去,手中的相機才有真正的生命。”一張張照片背後一個個孩子想要上學的故事,至今仍打動觀眾。
  孫曉雲在講述她生病動完手術後,躺在病床上不能動,只能側著臉看樓下在院子裏散步的人們,不管是健步如飛的年輕人還是步履蹣跚的老人,她都無比的羨慕,但並不沮喪,反而充滿著希望,期待自己早一點可以像他們那樣。她説:“我倣佛才懂得,健康時的煩惱和沮喪有多渺小,甚至有多奢侈,堅強往往屬于那些有希望而希望並不大的人。”她用陶淵明《桃花源記》中的一句話來形容她的心情是“倣佛若有光”,“卻是奔向光明豁然開朗的原始動力”。這番病中的人生感悟,看似與藝術工作無關,卻能看到一位女性的堅韌。病愈之後,孫曉雲更感到了時不我待,她完成了小楷《道德經》《大學》《中庸》《論語》《孟子》《歷代家規家訓》等共10萬字的作品,她今年的計劃是完成3萬字的行書《中國賦》,為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
  宣講活動結束後,很多人都表示這樣的宣講應該讓更多人聽到。廣西民族大學傳媒學院教授楊學明表示深受震動,她沒有想到藝術家們的宣講是如此的鮮活、真實、感人,“沒有説教,沒有空話、大話,沒有味同嚼蠟的話,是非常難得的。”她表示,已經要了一份錄像,用于新生教育或者是課堂教學,讓學生們了解“真正的文藝家是什麼樣的”。
(編輯:邱茗)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