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聯要聞

少兒舞蹈創作要守住“孩子氣”

時間:2019年08月0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王 瓊
0

  “‘小荷風採’發展至今,開拓了三條更新之路:作品的更新之路、編導的更新之路、少兒舞蹈教育的更新之路。這三條更新之路造就了今天中國少兒舞蹈創作、表演、排練、培訓的空前盛況,推動少兒舞蹈成為中國舞蹈界的一大奇觀。”7月31日,由中國文聯、中國舞協、廣東省文聯主辦的第十屆“小荷風採”全國少兒舞蹈創作發展研討會上,中國舞協主席馮雙白如是評價“小荷風採”全國少兒舞蹈展演21年來取得的成就,引發與會專家、學者對少兒舞蹈創作思維與方法、教育普及現狀與未來發展的深入研討。

  “我的靈感、我的作品都是孩子們給的”

  馮雙白指出,“小荷風採”作品的更新之路經歷了三個階段:21年前,少兒舞蹈是情緒舞蹈,是簡單快樂的蹦蹦跳跳;10年前,少兒舞蹈加入了“非遺”元素、少數民族元素,變得更好看、更有特色;直到本屆“小荷風採”展演,現實題材少兒舞蹈作品大放異彩,拓寬了舞蹈選材的邊界,為少兒舞蹈創作與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本次展演中出現了很多不拘一格、腦洞大開的作品,它們最寶貴的地方在于,按照兒童的而不是成人的邏輯完成了作品,保住了童心,保住了‘孩子氣’。”中國藝術職業教育學會舞蹈專委會副主任韓瑾認為,“孩子氣”是少兒舞蹈區別于成人舞蹈的根本標志,編創者要創作出真正動人的少兒舞蹈作品,必須親自去觸摸和感受“孩子氣”。“保護、呈現了這些‘孩子氣’,你會發現成人舞蹈創作中的那些規矩、條框,那些我們認為難以觸碰的東西——花鳥蟲魚、爺爺奶奶、吃喝玩樂全都可以成為題材和創意。”

  “我的靈感、我的作品都是孩子們給的。”作為參與了四屆“小荷風採”的編導,湖南省懷化市沅陵縣文化館業務副館長李觀發分享了自己的創作心得,“我有一個作品叫《排排坐》,是我下鄉時挖掘到的素材。我發現幾個孩子搬著木板凳,在家門前‘騎馬馬’,他們一會兒把板凳擺成一橫排,一會兒又擺成一豎排,一會兒往外散開,一會兒向中間聚攏,沒坐整齊跺跺腳,坐整齊了拍拍腿……他們就這麼反復地玩著,給我的心靈造成了極大的衝擊。因此我説,我的創意是孩子們給的”。

  如何合理地剪裁題材和創意,保證作品的完整性?廣東省舞協專職副主席、秘書長汪洌認為,作品的完整性建立在舞蹈語匯的統一上。他舉例,在一些動物題材的作品中,前半段小演員模倣動物惟妙惟肖,已經把觀眾帶入情境中去了,後半段卻突然開始説話,又把觀眾嚇一跳,這就體現了作品整體思維、審美、語匯的不統一。韓瑾則認為,好的少兒舞蹈作品應有不輸于成人舞蹈作品的“節奏感”,這個“節奏感”大到整體結構的架構、小到動作與音樂的配合,把握著作品整體的藝術格調,“我發現有的作品竟然敢于安靜下來了,一上來就把情緒壓得死死的,讓觀眾跟著緊張起來,幾十秒之後才開始‘解扣子’,力量一下子釋放出來,令人獲得極大的滿足,可見少兒舞蹈作品中也有很多非常高級的處理”。

  少兒舞蹈教育的根本目的是塑形、育人

  馮雙白指出,當前中國的少兒舞蹈教育存在一個誤區:為了完成一個作品,讓孩子進行無休止的排練,其本質是對舞蹈動作的機械重復,導致孩子最後只會跳一個作品,再跳其他作品時,仍然沒有完成度。他認為,少兒舞蹈教育的首要任務是“塑形”,不能光依靠高強度的排練,而是要依靠一套完整的、科學的訓練係統支撐孩子完成每一部作品。

  中國舞協少兒舞蹈委員會副秘書長王敏認為,少兒舞蹈教學不應以“專業”和“業余”作區分,要對所有孩子一視同仁,進行統一的、科學的、規范的訓練;要與孩子們生理、心理的發展相適應,不斷吸收國外兒童藝術教育的最新成果,將兒童生理學、兒童心理學納入少兒舞蹈教育的學科建設體係中來。

  作為一名奮鬥在少兒舞蹈教學一線的教師,廣州市荔灣區青少年宮中學一級教師饒海明分享了自己的教學心得:“在具體的訓練過程中,愛心、耐心、細心是關鍵。我們通常訓練的場所是教室、禮堂和操場,沒有掌聲,沒有觀眾,這就需要我們給予孩子們更多的關注和愛。要細細地分解每一個動作的要點和要素,加強孩子們對動作的理解;還要多多示范,老師講一遍,不如給孩子們親身示范一遍。”

  “盡管少兒舞蹈教育普及的主體、形式紛繁多樣,但它的目的始終如一,即塑形、育人。”北京舞蹈學院繼續教育學院院長鐘寧認為,少兒舞蹈教育並不是要把每個孩子都培養成舞蹈家,而是要幫助孩子促進形體美,引導孩子強身健體、磨練意志、增強自信;“小荷風採”不僅僅是一個舞蹈交流展示的舞臺,更是一個為少兒搭建的以美育人、以文化人、提升綜合素質的平臺。

  “少兒舞蹈展演不是評比,它的結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們參與舞蹈藝術活動的過程體驗。通過學習舞蹈,孩子們了解了背後的文化、歷史、民俗背景,了解了不同服飾、造型的意義,了解了進入排練廳的肅然、登上舞臺的神聖感,相信這種審美體驗一定會伴隨孩子的終身成長,這才是少兒舞蹈教育普及最根本的目的。”鐘寧如是説。

(編輯:王垚)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