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聯要聞

周老是我的藝術引路人——憶原中國文聯主席周巍峙先生

時間:2019年07月0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姚建萍
0

第九次全國文代會期間,姚建萍去周巍峙家中看望

  2016年11月30日,作為一名基層蘇繡藝術工作者,我參加了中國文聯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並且作為大會主席團成員,榮幸地坐在大會開幕式主席臺上,近距離聆聽了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內心深處感覺特別激動和感恩!

  在第十次全國文代會上,我當選中國文聯全委會委員。會議結束後,我感慨萬千,從太湖邊一個小村莊的普通繡娘成長為中國文聯全委會委員,一路經歷了太多風雨,也感恩太多人的幫助。一位慈祥長者的形象不停地在我腦海中浮現,他的諄諄教誨又開始在我耳邊回響,沒有他的引領,我不會走到今天,他就是曾任中國文聯主席,也是我的前輩良師,對我人生和事業都影響和幫助巨大的周巍峙先生。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我們中國文聯這個大家庭成立70周年。周老已經離開5年了,我時常懷念他,且永遠感激他,因為他對我的知遇之恩、器重之情,對我的指導和扶持都讓我銘記在心,長久伴隨與影響著我的藝術創作和人生道路。

  第一次見到周老是1998年。當時中國文聯、中國民協在北京舉辦第二屆中國國際民間工藝博覽會。我帶著蘇繡作品《沉思——周恩來肖像》參加了展會,並且在現場穿針引線為大家演示蘇繡藝術,引得不少參觀者觀看。不經意間,我留意到人群中一位面容和藹的老先生聚精會神地觀看我的演示,後來他又在《沉思》前駐足良久。老先生看著《沉思》陷入了沉思,不時還會發出一兩聲驚嘆,那時我只是一個20歲出頭的小年輕,並不知道眼前這位老者就是中國文聯主席周巍峙。直到幾年後結識了周老,周老才告訴我,當年我全神貫注做刺繡演示的樣子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我創作的作品《沉思》不僅形神兼備、技藝卓絕,更讓他想起自己在周總理身邊工作過的日日夜夜。

  2004年,周老專程來到蘇州看望我。那時,我恰好遇到了創作生涯的瓶頸期和人生選擇的迷茫期。雖然我自己在刺繡技藝方面已經有所成就,但是探索原創題材作品之路一直不是特別順暢。而且隨著經濟的發展,很多刺繡從業者都選擇了開店做生意,很少有人像我一直堅持走非商業的刺繡藝術創作和研究的道路。開店做刺繡工藝品生意的人很快就積累了可觀的財富,家人和朋友也都勸我面對現實,選擇去走工藝品和商業化的道路,可以讓多年的技藝積累快速變現賺錢。現實和我的藝術理想産生了劇烈的衝突,我感覺自己的前途被一片烏雲籠罩。而周老的到來就像一道陽光驅散了烏雲。我到今天還清晰地記得周老勉勵我的話語,他語重心長地對我説:“今天的精品就是明天的文物,我們應該肯定民間工藝的價值。小姚,低端化的工藝品不是你的‘菜’。我第一次見到你就被你的專注和認真所吸引,你願意投入時間成本花上一年甚至更久繡制一幅刺繡藝術品,你願意把最美的青春投入在刺繡中,又有一股熱情激情,你有真正成為藝術家的胸懷,所以你要堅持自己的理想,走精品藝術路線,不要因外部環境改變自己的追求。”周老的話,不僅幫我理順了工與藝的關係,並且打開了我的心結,讓我以飽滿的熱情投入到為藝術理想奮鬥之路上。

  同時,周老鼓勵我進京辦展覽,他説,你的作品很好,好的東西要讓更多的人觀看和分享才對。于是2004年10月,我在北京中華世紀壇舉辦了個人刺繡藝術展,周老不僅作為開幕式嘉賓親自出席,還邀請了遲浩田將軍作為嘉賓。展覽結束後,遲將軍也為我留下了珍貴的墨寶。正是這次展覽,拉開了我從民間走進藝術殿堂的帷幕,之後我又陸續走進上海美術館、中國美術館等地辦展,這都與當初周老的教誨和鼓勵密不可分。

  2005年,周老又一次專程到我的刺繡藝術館參觀。周老和我乘著小船,走水路向我的藝術館進發。一路上,周老不住感嘆古鎮的秀美和水鄉的靈氣,他笑容滿面地和我拉起了家常,不經意間的話都讓我受益終身。我記得周老對我説:“手藝人和民間工藝美術家是不同的,因為稱‘家’,就是一個有思想、有追求、有擔當的人。手藝人無需考慮那麼多,做好手上的活就行,而作為一個‘家’,就是要站在行業的高度,以作品説話。作品給觀賞者不僅帶來感官享受,更加要在精神層面帶給人愉悅和催人向上的力量。一切藝術首先要從技術技巧熟練把握,這些都是基礎,要從技藝上升到藝術的生命力就是要同時代相結合,要注意選擇題材的重要性,及表現形式的重要性。”

  周老的話帶我走上了原創之路。後來的幾年,我潛心鑽研具有時代特色的作品,創作出了獻禮奧運的《百年奧運中華圓夢》、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的《江山如此多嬌》等,打破了蘇繡臨摹復制的傳統以及尺寸的限制,用鴻篇巨制的原創蘇繡作品展現時代風貌,反映民族精神。

  那次蘇州之行,周老為我題寫了“姚建萍刺繡藝術館”的館名,鼓勵我勇于突破,敢于探索,爭做行業的領頭人,我認真記下了周老的話。在藝術館中,周老再次認真觀看了《沉思》,不住地感嘆刺繡藝術的精妙,也和我分享了許多他在周總理身邊工作的故事,讓我感受到了周總理等老一輩革命家偉大的人格。當時周老告訴我説,他要請周總理的侄子周爾鎏先生來看看這幅作品。後來,周爾鎏先生來參觀了這幅刺繡肖像,深受感動,他把這幅作品寫進了他的著作《我的七爸周恩來》一書中。從此以後,周爾鎏先生幾乎每年都會來我的藝術館參觀,並多次向我表達感謝,感謝我把這幅作品作為“鎮館之寶”放在藝術館,讓更多的人緬懷敬愛的周總理。

  2006年,我赴京參加第八次全國文代會,周老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説:能來參加這個會真不容易哦,你代表著千千萬萬民間工藝美術家,當然,這是你自己用作品説話,一步一步走出來的。周老的話就是這樣,平實質樸,但又深入人心。

  2011年,第九次全國文代會期間,我專程去周老家中拜訪他,周老開心地告訴我説:小姚,你在原創蘇繡尤其是主旋律作品方面取得的成績真的了不起。但是還要繼續努力,與時俱進,多創作好的作品,同時為整個行業多作貢獻。

  周老的殷切期望,始終鼓勵我前行。接下來的幾年我在深刻學習體會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偉大命題後,率領團隊創作了《絲綢之路》係列作品,回望民族厚重的歷史,展望未來偉大的民族復興。此外,近幾年我還承擔了十幾次國禮蘇繡的創作任務,讓蘇繡成為了國家外交事業上的重要名片。

  2014年9月12日,98歲高齡的周老因病逝世,得知這個消息我悲痛萬分。他永恒的藝術人生、不朽的藝術精神永遠激勵我們奮力前行。

  轉眼,周老離開我們5年了,我一直在緬懷這位尊敬的前輩師長。結識周老這20多年中,他對我的指導和鼓勵讓我永懷感恩,不忘初心,勇于奮鬥,砥礪前行。

  扎根人民,與時俱進,用好的作品説話——周老傳遞給我的精神,一直讓我堅持在民族藝術的傳承創新之路上,在中國文聯這個大家庭裏不僅沐浴溫暖的陽光,更加揮灑辛勤汗水,把個人理想、個人事業融入到民族藝術復興中去,不忘初心,孜孜不倦,勇往直前。

(編輯:陳寧)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