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哲學社會科學

開啟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研究新局面

時間:2019年09月05日 來源: 作者:張亮
0

      編者按

  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的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始終堅持以馬克思主義及其中國化理論成果為指導,助推馬克思主義哲學創新發展,取得了巨大成就。站在新時代的歷史方位上,中國的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應以高度的理論自覺,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創新提供更有針對性和深刻性、更具影響力和説服力的思想成果。本期刊發的三篇文章,分析介紹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研究現狀,從不同維度深入解讀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的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歷程、現狀和問題,深刻揭示了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理論意義和時代價值。

  中國的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經過70年的艱辛探索,取得了一係列重要成就。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我們要正確認識資本主義發展趨勢和命運,準確把握當代資本主義新變化新特徵,加深對當代資本主義變化趨勢的理解,就必須密切關注和研究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新成果,開啟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研究新局面。

  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發展態勢及其有限性

  進入21世紀後,特別是經歷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事業呈現出新的發展態勢。第一,以《資本論》為代表的馬克思恩格斯經典著作強勢回歸,為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創新提供了強勁動力。2011年英國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特裏·伊格爾頓的《馬克思為什麼是對的》和2014年法國經濟學家托馬斯·皮凱蒂的《21世紀資本論》,有力彰顯了馬克思恩格斯經典著作的當代價值,在世界范圍內産生了廣泛影響。《資本論》及其手稿中一些已經存在但尚未展開的觀念,如一般智力、知識生産、非物質勞動、認知勞動等,被用于批判分析當代資本主義社會的新變化新現象,成為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創新的重要源泉。第二,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研究主題和論域在保持連續性的同時出現了一些新探索新變化。在生態、性別、空間、正義、階級、國家、民主等20世紀的傳統主題之外,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開辟出了生命政治學、多元文化主義、身份政治學等新主題新論域。尤其重要的是,在現實問題上,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開始反思原有認識的不足和缺陷。第三,一些新的學術流派,如“新馬克思閱讀”“新辯證法”等脫穎而出,使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研究的理論圖景變得更加豐富多彩。

  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發展成就令人欣喜,但較之于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在20世紀70年代之前曾達到的高度,這種成就毫無疑問是有限的,在其“眾聲喧嘩”背後,是掩飾不了的衰退現實。一是理論隊伍日趨老化。不管是數量還是影響力,20世紀七八十年代成長起來的學者仍舊是主力,年輕一代學者較為缺乏,這使得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可持續發展未來令人擔憂。二是理論創新能力不足。盡管出現不少新概念新學説新流派,但都比較瑣細,未能在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當代係統闡釋或當代資本主義的整體批判上取得突破性進展。三是理論立場日益多元化。堅持用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立場觀點方法,批判分析當代資本主義新變化新發展新形態的左派學者其實並不多;一些左派學者實質上已經背離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精髓實質,借助各種外在資源和新奇的形式包裝,將馬克思主義哲學裝扮成一種“時髦”的商販文化;少數左派學者甚至在根本立場上已經放棄了馬克思主義信仰,以不同方式批判、否定和解構馬克思主義哲學。四是學院化傾向越來越嚴重。大的社會環境使得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事業更加依賴大學、研究機構知識分子的個性化研究,學院化傾向突出。一些左派學者滿足于制造新奇的概念,賣弄空洞的文字遊戲,理論表達日趨私人化、精英化。這種普通民眾不可能看懂的理論,除了能在學院裏、網絡上引起“茶杯裏的風暴”外,難以産生實際的社會影響。

  應當如何看待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

  我們重視對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研究,説到底,是為了通過研究、把握蘊含在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中的問題,從而更好地理解中國自身的發展,發現並解決中國問題,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對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新成果,我們要密切關注和研究,有分析、有鑒別,既不能採取一概排斥的態度,也不能搞全盤照搬。”這一重要指示精神為新時代深入推進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研究提供了根本遵循。

  一方面,我們要正確認識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研究的當下中國意義。第一,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積極致力于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編譯、出版和研究,大力宣傳、普及、傳播馬克思主義,並結合新的時代特徵和現實演變,努力挖掘和闡述經典著作中蘊含的豐富思想及其當代價值,進一步拓展了經典著作研究的新視角新論域,有效展現了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偉力和時代魅力,為當前國內學界進一步深化對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研究提供了新思路新啟示。第二,加強對當代資本主義的研究,分析把握其出現的各種變化及其本質,有助于深化對資本主義和國際政治經濟關係深刻復雜變化的規律性認識,能夠為我們準確認識當代資本主義運行機制及其發展規律提供有益借鑒。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當代世界馬克思主義思潮,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他們中很多人對資本主義結構性矛盾以及生産方式矛盾、階級矛盾、社會矛盾等進行了批判性揭示,對資本主義危機、資本主義演進過程、資本主義新形態及本質進行了深入分析。這些觀點有助于我們正確認識資本主義發展趨勢和命運,準確把握當代資本主義新變化新特徵,加深對當代資本主義變化趨勢的理解。對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新成果,我們要密切關注和研究,有分析、有鑒別,既不能採取一概排斥的態度,也不能搞全盤照搬。”第三,結合時代特徵和現實語境,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者將馬克思主義哲學同西方本土資源嫁接起來,建構了多元多樣的、豐富多彩的、富有西方特色的資本主義批判理論和社會批判范式,構成了21世紀世界馬克思主義發展譜係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組成部分。全面加強對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研究,能夠為我們創新發展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21世紀馬克思主義提供更為直接的經驗教訓或理論啟示。第四,作為一股進步思潮和激進的革新力量,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始終堅持對當代資本主義的批判性研究和抵抗立場,積極探尋資本主義的替代方案和鬥爭策略,是21世紀反抗資本主義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

  另一方面,我們必須進一步彰顯中國立場,增強劃界意識,在時代精神的引領下全面評估、反思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有限性。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是在國外的社會環境和土壤中一步步成長、發展起來的,不可避免地帶有濃厚的西方色彩。我們必須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堅守以人民為中心的研究導向,全面強化中國問題意識和中國立場,加大對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批判性和反思性研究,決不能跟在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後面亦步亦趨,更不能盲目跟風、全盤照搬。

  當我們基于中國立場來審視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時就會發現,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存在兩種根深蒂固的理論強制力。一是難以突破歐美中心主義的局限。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努力與西方中心論劃清界限,甚至打出了反西方中心論的旗幟,但西方中心論卻如附骨之疽存在于其思想內部:在現實問題研究上,它們幾乎都畫地為牢,較多地關注歐美問題;在批判、探索解決歐美時弊的過程中,只是習慣于在歐美內部尋找解決問題的途徑。二是新自由主義的隱形強制。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是在新自由主義佔據統治地位的時代,並在與新自由主義的尖銳爭論中分化發展起來的。但在對待現實社會主義這一問題上,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卻與新自由主義存在某種理論交迭。這在客觀上導致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始終處于新自由主義的隱形強制下,試圖站在新自由主義的基礎上來反抗、批判、超越新自由主義。身處歐美中心主義和新自由主義的洞穴而不自知,讓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無法獲得健全的歷史方向感,只能抽象地停留在對歐美問題的空洞批判上。

  基于中國實踐推進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研究

  今天,我們必須基于新時代的歷史方位,開啟與我們所處的歷史方位相適應的研究新局面。

  第一,我們要清楚看到,世界馬克思主義的發展正在經歷一次前所未有的劇變。過去一百年的歷史證明,哪裏有富有生命力的社會主義實踐,哪裏就有強大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創新和學術研究動力,哪裏就可能成為馬克思主義的新中心。隨著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實踐取得越來越大的成功,21世紀,不僅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未來要看中國,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繁榮與發展同樣要看中國。站在這種新的歷史方位上,我們的主要任務是推進實踐基礎上的理論創新,即把握時代發展大勢,切實研究新時代面臨的新問題,為新時代發展提供理論先導。

  第二,我們要自信應變,建構與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平等對話關係。我們曾經是20世紀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追趕者,但經過新中國成立後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我們已經成為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並跑者、同時代人。“明者因時而變,知者隨事而制。”今天,我們必須走出“學徒”心態,自信地與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進行平等對話。否則,我們就會迷失方向,喪失判斷力和鑒賞力,既認識不了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也認識不了我們自己。

  第三,我們要堅持以中國問題為導向,著力推動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創新發展。“凡貴通者,貴其能用之也。”我們學習、研究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説到底是為了更自覺地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認識和解決中國問題。同時,我們要有戰鬥的勇氣,敢于挑戰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理論偏見,尤其是它們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文化等重大問題的偏見,通過鬥爭消除這些偏見的消極影響。

  第四,我們要從文本研究出發超越文本研究,回歸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體係的當代建構。對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的研究,我們形成了重視文本研究的好傳統,並在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潮研究中得到了很好的傳承,但同時也出現了某種程度的文本研究崇拜傾向。我們必須明白,過猶不及,我們的目標不是文本,而是其中的思想及其當代中國轉化。我們必須從文本研究出發、適時超越文本研究,不斷創新和發展馬克思主義。

  (作者:張亮,係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社會理論研究中心暨哲學係教授)

(編輯:郝紅霞)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