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文博·收藏

絲綢之路上的玄奘法師像

時間:2019年11月0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杜旭初
0

  由這一幅畫,就牽動了從印度到西域到敦煌再經過大唐國土,到達東海,再遠渡重洋到達扶桑的整個絲綢之路東段的路程。

玄奘法師像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玄奘法師,又稱大唐三藏法師,是古典小説《西遊記》中人物“唐僧”的歷史原型。他對于中國對外文化交流與東亞佛教世界的影響重大而深遠,可以説是一位極具代表性的人物。玄奘法師如何西天取經,如何回到大唐開創法相宗,撇開《西遊記》的影響去談歷史上真實的“玄奘”,而非“唐三藏”,這一話題近年來已經很熱,特別是2016年的一部電影《大唐玄奘》,更把這一討論推向了高潮。但是在這一討論中,很少有人注意到,玄奘的經典形象到底準不準確?“玄奘法師像”蘊含著怎樣的歷史內涵?

  説起玄奘法師像,國內讀者大多數恐怕直接回憶起的是1986年版電視劇《西遊記》徐少華扮演的風度翩翩的唐僧形象,特別是那極經典又極美的一集——《趣經女兒國》中的形象。這個形象當然也是有非常古老的來源,現存實物至少可以追溯到北宋年間,如位于陜西省子長縣鐘山石窟第2窟、雕于北宋政和二年(1112年)的唐僧取經雕像,以及位于重慶市大足北山168窟、雕于北宋晚期的唐僧取經雕像等。據相關研究者張利明介紹,這類形象主要分布于“陜西(主要是陜北地區宋金石窟寺)、山西(主要是佛教寺院)、川渝(石窟寺及佛教寺院)、福建(泉州開元寺南宋東西兩塔)、甘肅(石窟寺及佛寺)等地”,近年來其圖像逐漸被發現並引起重視。這一係的玄奘形象就是後來發展為《西遊記》等影視作品的唐僧取經形象。但是這一形象並不符合唐代西域行腳僧的歷史真實。

  西安興教寺所存玄奘石刻像刻畫了玄奘的另一種形象,它現在更多地出現在講解絲綢之路的歷史科教片中,電影《大唐玄奘》也是將玄奘打扮成了石刻像中風塵仆仆的行腳僧模樣,這是中國影視劇裏此前少見的以這種形象表現玄奘大師。這幅玄奘法師石刻像並非從古代傳下來,而是“民國二十二年冬月長安李枝生摹繪,郭希安刻”,也就是説它在1933年才問世。

玄奘石刻像 西安興教寺存 

  這幅石刻所臨摹的原畫是什麼樣子?那就是現藏于東京國立博物館的《玄奘法師像》。此畫創作于日本鐮倉幕府時代,至今七八百年,一直保存完好。日本無論民間還是學界,對于此畫大多沒有懷疑,一致認為描繪的是玄奘大師,並且是從更早年代的中國傳去圖像的摹本,而非日本人自己的創造。

  但是,相關研究者李翎卻在玄奘畫像研究文章中大膽質疑這幅畫並非玄奘的畫像。請仔細端詳這幅《玄奘法師像》,畫面上的玄奘大師的顯著特徵是有一把華麗劍鞘的佩劍。身懷利器,殺心自起,佛教出家人自然是不能佩帶寶劍的。前人曾經把這把劍的飾物説成是和尚理指甲和理發用的“戒刀”,“戒刀”是短短一把,不可能如此之長。並且,這位僧人衣著錦繡華貴、褒衣博帶,不符合行腳僧人盡量窄緊合身的形象,倒是更像雍容華貴的高級武士。

  另一個問題就是玄奘頸子上佩戴的飾物是什麼,那一個個白色的飾品其實是禽類或者兔子的頭骨。這些特徵顯然屬于印度本土密教的常見裝飾,與漢傳佛教相關特徵有根本不同。

  還有一個小細節是玄奘戴著大大的耳環,而戴耳環對于出家人是不小的罪過。此圖中的玄奘大師如果不是為了某種特殊的信仰,似乎不應該如此挑戰時人的常識。實際上這是如今在印度依然存在的一種刺穿耳朵的特殊裝扮。結合這三點,我們就有明確的證據懷疑這幅圖不是真正的玄奘大師。

行腳僧像 俄羅斯艾爾米塔什博物館藏 

  在日本最近公布的藏品中,如11世紀的日本平安時代具有肖像性質的繪畫作品“慈恩大師像”以及1136年石山寺的觀佑描繪含玄奘坐像的仁和寺本《高僧圖像》(奈良國立博物館藏)中的唐僧,與普通漢僧並沒有什麼差別,平易近人、生動傳神,也沒有印度其它宗教的特點,恐怕更接近真實的玄奘法師形象。

  專家認為,《玄奘法師像》的行腳僧形象來源,是唐宋元明時期流傳于敦煌和西北地區考古遺址的西域行腳僧形象,而這類行腳僧形象無論從相貌還是服飾都受“西域胡風”影響較大。如果我們觀察俄羅斯艾爾米塔什博物館收藏的《行腳僧像》,就會發現除了有西域人面貌特徵以外,與《玄奘法師像》的構圖法、人物姿態,以及腰帶背囊、綁腿木屐等衣物服飾方面的細節也非常相似。

  由此,一幅畫勾連起了天竺、敦煌、奈良與長安等,是否一定意義上已成為絲綢之路的一幅藝術剪影?

高僧圖像之玄奘三藏像 日本奈良國立博物館藏 

(編輯:尹倩文)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