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國學美學

土生土長的北京曲劇,還有誰在唱?

時間:2019年07月25日 來源:人民網 作者:曹雁南
0

許娣飾演北京曲劇劇目《少年天子》的孝莊皇後。 北京市曲劇團供圖

 

《珍妃淚》演出,甄瑩(圖左)飾演慈禧太後。 北京市曲劇團供圖

北京市曲劇團租借北京京劇院樓後院的3至4層辦公。 記者 王嘉寧 攝

 

《林則徐在北京》聯排現場,所在的排練廳為北京評劇院排練廳。 記者 王嘉寧 攝

  日前,北京曲劇《林則徐在北京》在天橋劇場開鑼首演。這是北京市曲劇團為紀念虎門銷煙180周年而創排的全新劇目,作為北京市曲劇團近年來首次採用年輕創作班底創排的原創劇目,此劇也被視為該團低迷數年後的振興之作。

  從1952年北京曲劇正式誕生,到1984年正式建團後的佳作頻出,到上世紀90年代數個經典劇目連演百場驚艷京城,到2009年在長安大戲院十臺大戲連演數天的鑼鼓喧天,再到近十年來從首都人民乃至全國戲迷的生活中不斷淡出,作為北京唯一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北京曲劇從初興、繁盛走到了“觸底反彈”的今天。舞臺劇、戲曲的演出市場近些年不斷擴大,觀眾席所見的年輕面孔逐日增多,而北京曲劇的演出,似乎很少出現在年輕觀眾的選擇之中,曾輝煌一時的曲劇,究竟面臨了什麼樣的困境?如今還有誰在唱?

  輝煌

  90年代迎來高峰,一出戲9個月演百場

  北京曲劇以北京曲藝中的單弦牌子曲為基調,唱詞及念白均採用北京方言,不僅最能代表北京地域特色,還是唯一土生土長的北京地方戲。1952年,老舍創作的《柳樹井》開鑼排演,宣告了北京曲劇正式誕生,“曲劇”也由老舍倡議命名。因老舍作品中的京腔京韻及對北京文化的深入洞察,其作品被數次搬上北京曲劇的舞臺,多部作品成為這一劇種的代表劇目。北京曲劇沒有如京劇般嚴格的行當劃分,也並不講求程式化表演,其表現方式在借鑒了話劇等兄弟劇種的藝術特點後,結合唱腔形成獨特的演出形式。

  1957年首演的《楊乃武與小白菜》是北京曲劇影響力最大的劇作之一,其主演為北京曲劇表演藝術家魏喜奎,從首演至1969年,該劇演出多達700余場,觀眾達70多萬人次;60年代該劇與香港合拍為黑白、彩色電影並在其後被全國100多個劇團、不同劇種移植編排。及至1980年,北京曲劇以清光緒年間“戊戌變法”事件為背景創作《珍妃淚》,30天內連演36場,前後幾年的演出場次更高達405場,極為火爆,直到2009年北京曲劇十臺大戲展演時,它仍是該劇團的代表之作。

  在上世紀90年代,北京曲劇的發展迎來高峰。1995年首演于首都劇場的《煙壺》創下短短9個月演出百場的紀錄,其後幾年創排的《龍須溝》及《茶館》同樣廣受讚譽,演出高達百場,北京曲劇名家孫寧、甄瑩、張紹榮等主演上述劇目,風頭一時無兩,曾在熱播劇《我的前半生》中吸粉無數的“薛珍珠”扮演者許娣,正是北京曲劇《龍須溝》的主演,並憑此奪得第十四屆梅花獎。

  進入21世紀後,北京曲劇雖仍有新戲,但難比舊時風光。2009年,北京市曲劇團在長安大戲院舉行十臺大戲展演,當時仍為曲劇團演員的董汶亮,自認那是團裏包括北京曲劇“巨大的回光返照”的一年。此後,北京市曲劇團雖接連排演了《正紅旗下》《徐悲鴻》等劇,但始終反響平平。

  困境

  1.演員流失嚴重,綜藝演出佔半成

  1984年,北京市曲藝團曲劇隊從曲藝團分離,正式建立“北京市曲劇團”,但如今,劇團演員們笑稱彼時曾風光一時的劇團屬于“三無劇團”,即無劇場、無固定排練廳、無獨立辦公地址。自1998年起,北京市曲劇團開始租借北京京劇院樓後院的3至4層進行辦公,劇團的演出排練,也經常需要北京京劇院或北京評劇院等兄弟單位進行“幫助”。北京市曲劇團全年演出場次達400多場,但其中整本大戲及相聲、北京曲劇唱段等綜藝演出各佔一半,綜藝演出成為北京市曲劇團如今的工作重點。

  北京曲劇近年發展為何低迷?演員流失嚴重在新京報記者的調查採訪中被公推為主因之一。目前,北京市曲劇團全團共有演員52人,其中近30位為去年至本月底新進演員,而他們的進入則多出于綜藝演出需要的考慮。北京市曲劇團演員的構成除戲校定培畢業的學生外,亦不乏兄弟劇種出身及社招的演員,如《林則徐在北京》一劇的領銜主演李相巋,他2004年從中國戲曲學院北京曲劇表演本科班畢業後進團工作,與他同批次進團的8位同事,如今只剩下2個。過低的收入,成為北京市曲劇團演員流失的關鍵原因。

  曲劇團的演員收入以戲份輕重為標準分檔,領銜主演為最高檔,每場收入600元。此外,演員收入還需根據職稱的高低乘以相應係數再加碼。以李相巋為例,作為該劇的領銜主演及國家二級演員,他每場總收入可達720元。如今,李相巋平均每月演出至少5至6場,加上4000多元基本工資,月收入勉強過萬,養家的責任則主要擔在身為北大醫學博士的太太身上。即便如此,這已經是李相巋進團15年來,收入最高的時期。

  2.北京地方戲如今難找北京人

  北京市曲劇團在招生中面臨重重困難,“軍心不振”根本上源于生源對北京曲劇的了解與熱愛嚴重不足,以李相巋的話説屬于“很多希望從事表演但去別處去不了的人,就來到我們這兒唱曲劇。”

  作為地方戲,“北京味兒”可謂北京曲劇之魂,除作曲及曲牌外,為保持“北京味兒”,北京曲劇要求演員演唱時的吐字歸音、因字行腔都得講求北京音韻。地道北京演員是曲劇舞臺上最應有的組成部分,他們説話發音上自帶京味兒,臺詞上天然便帶三分功力,但因為收入較低,加之本地人不受戶口吸引,團裏極難招到北京本地人。“我們希望多找一些北京本地人,或者至少是在北京長大的外地人,會説北京話,熟悉北京文化,這樣能幫助他們更好地理解北京曲劇。”北京曲劇演員、北京市曲劇團藝術總監盛國生介紹道。

  這幾年劇團為擴充演員儲備,招聘中吸收了不少舞臺劇表演專業的畢業生,但進團後如何二次培訓這些毫無曲劇基礎的演員,成了盛國生與分管教學工作的李相巋頗為苦惱的事情,盛國生直言“生源質量正逐年下降”。據悉,北京曲劇的教學體係大體上與其他劇種無異,學生入學後需從零開始學三弦,上唱腔課、臺詞課、表演課。“除了唱腔課,其余課程跟中央戲劇學院基本一樣。”其中唱腔課由團裏的資深老師以劇目拆唱教學為主,其中穿插曲牌教學。

(編輯:魏康奇)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