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國學美學

碑帖結合 不計工拙

時間:2019年04月2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盛 軍
0

盛軍書法作品

  清代中前期是學術風氣驟然轉變之始,雖然有趙孟頫、董其昌書風盛行,但已是強弩之末。在金石學研究熱的影響下,碑派書風逐漸興起。這一時期的書家,書法創作具有明顯的雙重審美取向:楷書、行草書創作遵循傳統帖學,篆隸書創作帶有明顯的崇碑傾向。雖然以書卷氣為審美旨歸的帖派書法和金石書法在審美范疇和創作技巧上是兩個不同的體係,但二者之間並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

  在當今書法創作和審美取向多元化的格局下,這種書法創作審美傾向的雙重性同樣具有研究和借鑒的價值。從清代中期到民國時期,再到當代書壇,碑派書風漸成風氣,傳統的帖學書法與碑派書風進一步滲透和融合。從以帖入碑的草書書家于右任,到以碑入帖的章草書家王蘧常,都對碑帖的融合做了很多的努力。從創作技法到理論研究,碑帖書法之間的界限可以説愈加淡化,越來越多的書家開始將帖學書法的流利、妍媚和碑派書法的渾樸、厚重相互補充。當然,這種借鑒和融合又不是簡單的生搬硬套,而是需要在書法實質的層面上去領悟和消化之後來實現。倘若為了融合而融合反倒不可取,單純的師法墨跡書法和單純的師法石刻書法同樣能夠達到高的境界。

  我是以碑帖結合的思路來進行創作的,字形間架以《西狹頌》《校官碑》為基礎,筆畫避免平淡,在起收筆的處理上提按幅度更大,以加強飛動感;作品在吸收漢人氣象與漢隸的意蘊的過程中融入自我的理解,以及注重筆法上的接軌;用筆以方筆為主,兼以圓厚,筆畫平直、勻靜且略帶動感;結字不像八分隸書的扁方,而以方正為主,橫豎取勢任其自然。在略微增加筆畫厚度的同時,有意增強了不少起筆和收筆的出鋒,使得作品在厚重之中更具有靈動和活潑的意趣;章法變疏朗寬闊為茂密緊湊,更為蔥鬱。在審美取向上崇尚漢代隸書和先秦石刻書法的金石氣,努力表現這一點,放開來寫,不計工拙。

  不計工拙,注重“無意于佳乃佳”,這讓我想到老子曾提出了“滌除玄鑒”的觀點。而要做到這一點,必須去除各種主觀欲念、成見和迷信,保持內心的虛靜,求得心靈深處明澈如鏡和深邃靈妙,從而實現對“道”的觀照——“致虛極,守靜篤”,才能達到“雖有榮觀,燕處超然”的審美境界。書法也是同樣的道理,去掉外在的裝飾,恢復原來的質樸狀態,無疑是一種返璞歸真。

  在崇尚本能和直覺的今天,書家應該注重保持純樸和直率的超然心態,避免娛己悅人成為創作的基本態度,具有自然形態的墨跡無疑可以滿足回歸自然又力求創新的心理需求。同時,作品中“美與力”往往是相輔相成的,筆墨痕跡蘊含著美的韻律和力的節奏,所表現出的強度、動感和氣勢無不顯露出一種獨特的魅力。力度感是書法形式美的核心,傾注著個人心力的筆畫可以給人以賞心悅目的美的享受。書法的形式美因此有了精神內涵,最終具有強大的生命力,使人流連、耐人尋味,具有“形式的意味”。

(編輯:王少傑)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