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國學美學

“立飫”禮考

時間:2019年03月25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張 鶴
0

  立飫禮,又稱飫禮,是古代天子諸侯為講軍旅、議大事、昭明大節而立著舉行的隆重禮儀,與者立而不坐,酒品虛設不食。此禮叫法不一,亦可稱“饗”“鄉”,又稱大饗、饗醴、享醴等,《詩經》《左傳》《國語》等先秦典籍中多有記載。

  考《國語·周語中》“定王論不用全烝之故”一節,曾明確指出飫禮與宴禮的不同之處:“王公立飫,則有房烝;親戚宴饗,則有肴烝……夫王公諸侯之有飫也,將以講事成章,建大德、昭大物也,故立成禮烝而已。飫以顯物,宴以合好,故歲飫不倦,時宴不淫,月會、旬修,日完不忘。”房烝又稱體薦,是將半個牲體置于俎,天子諸侯舉行飫禮用房烝。牲體割肉折骨置于俎曰肴烝,天子與內外親屬脫履坐飲,舉行宴會,則用肴烝。飫禮與宴禮兩者行禮方式不同,使用牲體不同,功能上亦各有分工。飫禮用以議決軍政大事、制定章規禮儀,宴禮則可以密切親情、深結友誼。

  《國語·周語下》曰:“夫禮之立成者為飫。”又《國語·魯語下》曰:“立曰飫,坐曰宴。”飫禮通常在宗廟中站著舉行,“立成”是此禮的最顯要特徵。飫禮陳設鋪張、禮節謹嚴,注重儀式排場是飫禮的另一個特徵。作為西周春秋時期天子與諸侯之間聘訪朝覲採用的隆重禮儀,飫禮的用酒、用樂皆有特殊的規定。

  (一)飫禮用酒。飫禮中所用的酒為“醴”,這是一種用麥芽(蘗)釀成的混有酒糟的甜酒,今稱為酒釀。因為汁滓相滲不濾,上下一體,也叫“醴齊”。《説文》曰:“醴,酒一宿熟也。”《周禮·酒正》鄭注曰:“醴猶體也,成而汁滓相將,如今恬酒矣。”賈疏曰:“醴,體也。此齊孰時,上下一體,汁滓相將,故名醴齊。”行飫禮時,醴僅至齒“啐而不飲”,並不真喝,因而也就不用坐下,而是立著行禮。周人以為,商人之所以滅亡,酒是大亂喪德、亡國的根源。《尚書·酒誥》中曾明確規定“飲惟祀”“無彝酒”“執群飲”“禁沉湎”。飫禮“教民敬式,昭明大體”,承擔著議定軍政大事、訂立章規的重要職責,故在行禮時使用僅釀制了一夜酒精含量極低的“醴”。

  (二)飫禮用樂。行飫禮時因賓客身份不同,用樂亦不同。《國語·魯語下》載叔孫穆子聘于晉,晉悼公以飫禮待之,叔孫穆子辯答禮樂,詳細闡釋了天子、諸侯、卿大夫之間用樂的差別:“夫先樂金奏《肆夏》《樊》《遏》《渠》,天子所以饗元侯也;夫歌《文王》《大明》《綿》,則兩君相見之樂也……今伶簫咏歌及《鹿鳴》之三,君之所以貺使臣,臣敢不拜貺。”天子招待天下諸侯時,用金奏古曲《肆夏》三章。金奏之樂,即鐘磬打擊樂。《肆夏》又稱《屍夏》,又名《樊》;《遏》又名《韶夏》;《渠》又名《納夏》,相傳都是夏禹所作《九夏》樂歌的組成部分。兩君相見時,歌咏《文王》《大明》《綿》,這三篇乃《詩經·大雅》前三篇,都是讚美和頌揚文、武二王身稟聖德,天興所寄,興周創業之詩。

  《國語·周語下》還記載了名為《支》的飫歌。敬王十年,劉文公與萇弘欲城周,衛彪傒適周,聞之,見單穆公曰:“周詩有之曰:‘天之所支,不可壞也。其所壞,亦不可支也。’昔武王克殷,而作此詩也,以為飫歌,名之曰‘支’,以遺後之人,使永監焉。夫禮之立成者為飫,昭明大節而已,少典與焉。是以為之日惕,其欲教民戒也。然則夫‘支’之所道者,必盡知天地之為也。不然,不足以遺後之人。”飫歌,古代舉行飫禮時所唱的歌。武王克殷,寫下這首詩作為飫禮之歌,並取名為《支》,以它遺訓後人,使永奉為鑒。此詩意在教育庶民戒慎,劉文公與萇弘違背天道,“欲支天之所壞”,後“其殃大矣”,萇弘被殺,劉氏滅絕。

  飫禮之後,通常還要舉行宴禮招待賓客。即所謂“禮終乃宴(又稱燕)”,無此則是“為禮而不終”。如飫禮極隆而用時過久,宴會可推遲到次日舉行。宴飲用酒不用醴,盡歡而飲,不計杯數,稱“無算爵”。飫禮與宴禮互為補充,飫禮用來教導恭敬簡約,宴會用來顯示慈愛恩惠。

  先秦時期,已經出現飫宴不分的情況。如前所述,《小雅·常棣》曰:“儐爾籩豆,飲酒之飫。”毛傳:“飫,私也。”鄭箋:“私者,圖非常之事,若議大疑于堂,則有飫禮焉。”飫以建大德、昭大物,公之至者,毛傳顯然有誤。鄭玄強為之辯解,則前後矛盾。考《説文》曰:“飫,燕食也。《詩》曰:‘飲酒之飫。’”許慎乃據毛傳釋“飫”,亦不得真義。清人段玉裁繩愆糾繆,曰:“此非周語房烝立成之飫。亦非毛傳脫屨升堂之飫……毛詩假借飫為醧。”又曰:“《韓詩》雲:‘賓爾籩豆,飲酒之醧。能者飲,不能者已謂之醧。’是為燕醧、而非國語之飫可知矣……鄭君不能辯。乃強為之説曰……許君食部飫下雲。燕食也。亦依附毛義而失之。”醧與飫同音,故毛詩假借飫為醧。《説文》曰“醧,私宴飲也”,家庭舉行私宴的意思。《常棣》篇,“燕兄弟也”,乃周人宴會時歌唱兄弟親情的詩,段注的解釋是合乎情理的。

  飫假借為醧後,後人不知原委,往往飫宴連用,表示宴會之意。如《漢書·遊俠傳·陳遵傳》載陳遵放縱不拘被人彈劾:“遵知飲酒飫宴有節,禮不入寡婦之門,而湛酒混肴,亂男女之別,輕辱爵位,羞污印韨,惡不可忍聞。”顏師古注:“宴食曰飫。”又如《後漢書·班彪傳下》曰:“登降飫宴之禮既畢,因相與嗟嘆玄德。”

  再後來,在宴會以外,飫還有飽食、滿足之意。即段氏所言:“其字下與飽饒余相屬。則其義略同也。”漢魏以後,此種用法竟成主流。如漢人嚴忌《哀時命》曰:“形體白而質素兮,中皎潔而淑清。時厭飫而不用兮,且隱伏而遠身。”此句言時君不好忠直之士,厭倦其言而不肯用,故且隱伏山澤,斥遠己身也。《廣雅》:飫,飽也,厭也。《玉篇》:飫,食過多。唐代杜甫《麗人行》曰:“犀箸厭飫久未下,鸞刀縷切空紛綸。”以諷刺楊國忠兄妹驕奢淫逸。明人劉基在《賣柑者言》一文中,批判那些欺世盜名的達官紳士為“醉醇醴而飫肥鮮者”。至此,“飫”的含義已經與最初相去甚遠,大相徑庭了。

  (作者:張鶴,係北京語言大學人文學院講師) 

(編輯:陳寧)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