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公共文化·公益

《樂動敦煌》:樂音裊裊的移動聖殿

時間:2019年11月0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于濤
0

大型沉浸式演出《樂動敦煌》海報

  近日,由甘肅演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海南華僑城文化演藝有限公司、廣州市明道文化産業發展有限公司聯合創排的大型沉浸式演出《樂動敦煌》在蘭州首演,讓蘭州市民有了一個全新的文化消費選擇,而當他們扶老攜幼觀看了這臺大型沉浸式演出《樂動敦煌》後,唯美、驚喜、新奇是出現最多的評價。

  沉浸式演出打破了原來傳統劇場的規則,重新定義觀眾與表演者的關係,直接影響了觀眾的觀演行為。因此當蘭州的觀眾們第一次隨著劇中人物而移動,在觸手可及的距離觀察演員時,這種新奇感讓人驚嘆。沉浸式演出的概念源自英國,主要應用于戲劇領域,是相對成熟和流行的藝術形式。它將多媒體、虛擬現實、三維實境等高科技手段與傳統演出相結合,視聽體驗更震撼、觀演互動更充分。它在中國出現雖只是近幾年的事,但發展迅速,特別是當國外的浸沒式戲劇作品被引進開闊了從業者的眼界之後,“沉浸式”得到了更具中國特色的應用和發展,被更多地運用到了文旅融合的演藝項目中。當然,如果僅止于此,《樂動敦煌》也只是雨後春筍般在各地産生的眾多演藝項目之一。《樂動敦煌》獨特之處在于它是國內少有的沉浸式移動劇場,在蘭州的演出持續到十月底後,它將移師深圳,未來還會根據觀賞需求和運營需要出現在國內任何一個城市甚至走出國門。

  當全國絕大多數文旅融合演藝項目都在做駐場演出,為吸引遊客努力時,《樂動敦煌》這個新創項目的創排方基于什麼理由認為一臺敦煌題材的演藝項目能走遍全國?

  可以説,對于敦煌的熟悉以及對于敦煌文化價值的深刻認識是做決定的核心因素。敦煌是人口20萬的西北邊陲縣級市,有3處世界文化遺産、4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年接待遊客近1100萬,旅遊總收入115億元(2018年統計數據),因歷史、文化成為甘肅省最具國際知名度的城市。敦煌是文化旅遊勝地,無數人對它無比向往。

  敦煌作為人類文化藝術的寶庫,有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文化和思想資源。“折其一枝便能成林”,這是甘肅文化人和研究者經過長期觀察、總結並經過實踐檢驗得到的經驗,甘肅文藝事業所取得的突出成就——舞劇《絲路花雨》《大夢敦煌》就是最好的證明。兩部不同時期的作品取得成功各有其因,但它們都選擇了敦煌題材——故事都在敦煌發生;都對莫高窟的壁畫、雕塑等藝術進行了展現,《絲路花雨》對壁畫、彩塑中人物舞蹈形象的創造性發掘甚至創立了“敦煌舞”;都在展現敦煌壯闊、深厚的文化內涵和宏大、莊重的宗教氣息之余,虛構了感人至深的世俗情感故事……敦煌這個獨一無二的文化寶庫在被文藝作品以藝術化的形式和思維呈現的過程中,其本身的深厚積淀所散發出的熠熠光輝反過來又賦予文藝作品以獨一無二的特有氣質和人文品質。因其深厚,經得起被各種文藝形式、各種創作觀念、各位創作主體所反復表現,每一部成功的文藝作品都是對博大精深的敦煌文化中某一方面或某一部分的擷取、提煉與轉化。相輔相成的是,這些優秀作品又以文藝所獨有的傳播力、感染力將敦煌這個遙遠的文化殿堂拉近、投射到不同的觀眾心中,産生獨屬于每一個人的關于敦煌的感知和想象。

  因為意識到了這種投射和作用關係,因為看到敦煌題材先天具有的吸引力,“敦煌”成為了創作者趨之若鶩的表現對象,無論直接反映敦煌文化還是以敦煌作為故事發生地的文藝作品數量都極為龐大,似乎誰都可以寫、誰都可以畫、誰都可以演。但含金量再高的礦藏也需要一把順手的镢頭來挖,文藝作品選一個好題材固然可以事半功倍,但“倍”也是在“事”的基礎上,沒有優秀的創作團隊,沒有先進的創作理念,沒有對題材的深入挖掘,僅憑題材便想出好作品是癡人説夢。因此,反映敦煌的作品雖多,但真正傳得開、留得住的作品就那麼幾部。如此考量的話,《樂動敦煌》的藝術質量是否能配得上“敦煌”這塊“金字招牌”?創排者對它的期望是否能夠實現?

  帶著連串疑問觀看《樂動敦煌》的演出,會欣喜地發現它給出了一個讓人踏實的答案。45分鐘的演出中,觀眾跟隨劇中主人公白歆從西域來到敦煌,綜合借助音樂、影像、燈光、機械、裝置、舞美道具,與他一同置身繁華的敦煌夜市、體驗人間歡愉,聆聽敦煌古樂、感受文化交融與互鑒,流連莫高窟、嘆服于其瑰麗與深邃,看到他通過這一番遊歷從少年音樂天才的狂傲與迷茫中走出,逐漸看淡利祿,深藏功名,追求藝術的廣闊與永恒。《樂動敦煌》揚長避短,在有限的時長和觀賞區域內,通過強化文學性、打磨音樂性、增強舞蹈性、突出綜合性讓觀眾獲得強烈的視聽美感和心靈撞擊,特別是劇本、音樂、舞蹈三方面,讓浩如煙海、博大精深、美不勝收的敦煌在這臺演出中呈現出“小而美”的精致面貌。

  劇本方面,讓一個外國少年作主人公便是新的創造。我們已經習慣了中國人作為主角之下的觀察與講述,事實上,一個域外視角的敦煌更具國際性。這種視角的轉換彰顯了劇作者王登渤、滕飛過人的解讀力。故事以人物不可言説的心念頓悟做結,既符合文旅演出情境感重于情節性的特點,又增添了言有盡意無窮的空靈意境。文旅演出中比較不受重視的劇本在這臺演出中因其極強的文學性而提升了整部作品的文化品位,而這恰恰是它“移得動,走得出”的關鍵所在。

  僅從名字就能知道《樂動敦煌》主打“音樂牌”,這是一個全新的“打開”敦煌的方式。主人公的身份、敦煌壁畫中的復原樂器、異域樂器的別樣琴聲,破譯的敦煌古樂譜,所有元素的結合讓這臺演出名符其實的得以“樂動”。作曲家姜瑩為《樂動敦煌》創作的音樂運用了世界音樂風格的表現手法,鮮明的地域特色、多文化融合的優美旋律,讓我們感受到了文明的互鑒與融合才能使偉大的傳統藝術在歷史的長河中煥發出時代光彩,擁有永遠蓬勃旺盛的生命力。

  作為《絲路花雨》第三位“英娘”,史敏在甘肅學習、工作了十年,即使離開了《絲路花雨》、離開了甘肅、離開了舞臺,任教于北京舞蹈學院的她研究、繼承、傳授的仍然是“敦煌舞”。邀請她負責《樂動敦煌》的舞蹈可以説是不二人選。史敏對于敦煌舞的諳熟使得她的編創已超越了動作和肢體,上升為一種語言和係統。《飛天》《燃燈》《妙音》三個章節的舞蹈是整臺演出的華彩篇章,在筆者看來,它們的奪目之美遠超于高科技含量的虛擬現實技術、增強現實技術、三維實境技術、多通道交互技術,因為再好的技術仍舊是技術,再美的幻象依然是幻象,而演員們在跳躍、翻轉、騰挪中,肌肉的張弛、呼吸的急緩顯現的是真實的生命。

  《樂動敦煌》被寄予厚望,希望它能有好的演出前景,能被更多人喜歡,能將敦煌文化傳播到更多更遠的地方,它的良好品質讓未來可期。而對于那些對敦煌、對敦煌文化有著深入研究和深厚感情的人來説,敦煌題材不僅是“吸金石”,也是“試金石”,希望通過文藝創作者思想、眼界、能力的不斷提升,敦煌這個“金字招牌”被越擦越亮,形成這樣一種緊密聯係——敦煌為文藝創作提供靈感和素材,創作讓敦煌更可親和可感。

  (作者係甘肅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專職副主席)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