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産業>行業要聞>藝術收藏

藝術財富管理:新興市場的前景和困局

時間:2019年11月08日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鄭潔 李榮坤
0

《2019中國藝術財富白皮書》發布——

藝術財富管理:新興市場的前景和困局

  藝術投資和藝術金融,雖然需要資本“點火”,但更需要制度約束。

  隨著中國藝術市場的飛速發展和高凈值人群對藝術品關注度的提升,藝術與金融、資本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緊密,藝術品作為一種“另類資産”,日漸成為財富管理的重要組成。

  在此背景下,10月28日,由財富管理機構和藝術市場專業教研機構共同編制的《2019中國藝術財富白皮書》應運而生。

  藝術財富管理:尚待崛起的朝陽行業

  我國藝術品財富管理起步較晚,但行業探索非常活躍,在藝術品産權交易、藝術金融産品、藝術消費投資等方面均有創新發展。明顯不足的是,藝術財富管理行業的相關研究與報告多由西方金融機構主導,既往對中國藝術財富管理的一些觀察,其觀察角度和引發的關注度均有缺憾,無法全面、客觀地展現中國藝術財富管理行業的全貌與特徵。

  《2019中國藝術財富白皮書》由中金財富與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牽頭,AMRC藝術市場研究中心、全球藝術品市場研究學會中國分會學術支持,集結業內研究主力,力求把握金融與藝術特徵的融合趨勢。該報告運用定量、定性分析相結合的方法,依托國內外藝術財富管理行業數據,深入調研該領域的發展現狀和行業特徵,進而研究藝術財富的全概念與新范疇,通過對不同主體的多角度范例分析,客觀展現發展規律,綜合研判行業趨勢。

  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副院長趙力指出,學院近年來對財富管理進行了學術梳理,也在國內外開展了實際調研。通過近一年的合作,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與中金公司建立了密切關係,也為全球的藝術金融提供了一個交流平臺。“《2019中國藝術財富白皮書》僅僅是一個開始,相信未來雙方或多方能夠在此基礎上探索藝術財富管理在中國的新模式和新內容。”趙力説。

  中金公司管理委員會成員、財富管理部負責人吳波談及推出該報告的公司決策理念,他説,藝術品投資與鑒賞引起越來越多高凈值人群的關注,藝術財富不僅是大類資産配置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有助于提升審美品位和人生格局,進而發揮個人的社會價值。

  AMRC藝術市場研究中心總監董瑞介紹了《2019中國藝術財富白皮書》的主要成果。該報告主要探討了“藝術品成為財富管理中的重要組成部分”“藝術財富管理的機遇與挑戰”“國內藝術財富管理的模式與現狀”和“藝術財富管理行業的未來趨勢”四方面內容。本次研究成果顯示,48.6%的參調人士看好藝術品作為投資標的,青睞度僅次于私募股權基金;接近48%的參調者認為藝術品適合進入財富管理范疇,但信息透明度低、法律機制不夠完善、專業人才缺口大和價格形成機制不完善是他們對藝術品資産有所顧慮的原因所在。

  國際先驅怎麼做

  在《2019中國藝術財富白皮書》發布的同時,主辦方也舉辦了論壇,梳理中外藝術管理的成功經驗、現存問題、環境差異和發展前景。

  前英國鐵路養老基金美術投資組合監管人、前蘇富比拍賣公司研究部主任傑裏米·埃克斯坦介紹,馬科維茨20世紀50年代提出、90年代獲得諾貝爾獎的資産配置理論,可以幫助人們進行多樣化資産配置以實現最優投資組合,這個理論可以運用到藝術品收藏和投資中。藝術品資産具有獨特性,加入資産配置中,可以降低風險、提高收益。藝術品基金的模式可以是養老基金、私人銀行、經銷商、一級市場、藝術家孵化器、“天使”投資、收藏家俱樂部等。

  傑裏米·埃克斯坦以英國鐵路養老基金為例,它投資藝術品的背景是世界股市大幅下跌、通貨膨脹率高企、英鎊弱勢、商業地産價格下跌、資産需要與負債匹配等。英國鐵路養老基金採取了靈活投資策略,尋找非常有聲望的投資專家顧問,直接聽取他們的建議,選擇最好的、有回報的投資藏品。從1974年到1980年期間,英國鐵路養老基金投資了整整4000萬英鎊,並且取得了較好的收益。其中,大約2/3資金用于古典大師繪畫、印象派作品、中國藝術品等七個大類,扣除通貨膨脹率,印象派藝術品和中國瓷器的“賺錢效應”最為明顯。

  “當你投資藝術品時,多樣性配置是‘金科玉律’,可以有效對衝風險,最終獲得較好收益。盡管不是大多數藏品都能獲得很大收益,但只要10%的藏品表現優異,最終投資人就能得到好的回報。”傑裏米·埃克斯坦説。

  中國民生銀行私人銀行部總經理孔慶龍分析鐵路養老基金在那樣低迷的投資環境下能夠成功的原因,一是它一旦決定了投資藝術品就堅持很多年;二是其藝術品投資基于精品理念和專業化水平;第三,其優化了投資的有效前沿,用多元化資産配置來分散風險,藝術精品恰好具有這樣的功能。

  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品金融研究所副所長黃雋補充分析,英國鐵路養老基金因為是養老基金,每年都有大量的錢涌入、大量的錢支出,所以可擁有較長的投資周期,也可以實現分批退出。而國內大多數藝術品基金期限不超過5年,到期必須退出。所以他謹慎建言,假如投資人對精神收益一點都不感興趣,只在乎財務收益的話不要買藝術品,畢竟藝術品的流動性不好,藝術品金融市場也應該拒絕過度逐利行為。

  國內藝術品金融待破局

  《2019中國藝術財富白皮書》顯示,我國的藝術財富管理目前形成了七大模式,分別為藝術品基金、藝術品産權交易、藝術品貸款、藝術銀行、藝術保稅區、家族信托和藝術品財股管理與咨詢。在全民美育達成共識、金融科技顛覆財富管理的邏輯定式、國家利好政策密集出臺、藝術財富管理行業社會化以及“金融+”模式推動市場不斷創新的趨勢下,我國藝術財富管理的未來令人期待。

  “藝術的眼睛只看到審美價值,資本的眼睛只考慮增值,但在一個成熟的制度中,二者是可以高度相交的。”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院長牛宏寶説,目前中國內地藝術市場的相關實驗和理論還不夠成熟,藝術基金的管理運營剛起步,借鑒歐洲和北美成熟的實踐、理論非常有必要。

  亞洲藝術品金融商學院創始人范勇認為,財富精神消費成為中國的新趨勢,金融服務業應當銳意以此為創新點。畢竟,金融行業本身面臨著利率市場化、銀行業産品同質化、外資進入放寬等很多挑戰。國外就有不少專業藝術銀行、藝術金融機構幫助青年藝術家通過公益、慈善和商業手段成長的實踐。

  孔慶龍則認為,藝術金融市場規范發展有前提條件,就是要有機制去消除信息不對稱性,要有機制去防止欺詐,要能有效地打擊市場操作。作為金融行業就要為客戶負責,所以強調標準化、合規性。藝術品投資則是個性化需求,但中國投資者不成熟,追求短期化,市場也沒有培養出優質的致力于長期投資的藝術品私募機構。他認為,由于藝術品信托隨著家族信托業務發展,規避了大眾化和標準化難題,可能是藝術品金融的一個最好結合點。

(編輯:王少傑)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