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産業>行業要聞>藝術收藏

讀懂古元的前衛

時間:2019年11月01日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高素娜
0

雪後夕陽(水彩) 1972年 古元 

哥哥的假期(版畫) 1942年 古元 

  古元(1919—1996)是我國傑出的藝術家、藝術教育家,曾擔任中央美術學院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版畫家協會副主席等。在近半個世紀的藝術生涯中,他的創作鮮明地反映了時代生活,譜寫了中國現代版畫和新中國美術事業發展的讚歌。

  “古元畫展——紀念古元誕辰百年”10月16日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開幕,300余件版畫、素描、水彩及家屬珍藏的文獻和歷史照片,係統梳理了古元的藝術面貌。

  人民的藝術家

  1919年,古元出生于廣東一個巴拿馬歸僑之家,良好的家庭教育使他從小便具有深厚的文學修養,如“自由的曙光閃耀在苦難者的臉上。”“昂著頭邁著堅實的步子前進。”這些如今後輩形容他作品的句子,都是出自他自己説過的話。1938年,古元滿懷革命激情從廣州北上延安,隨即成為魯迅藝術學院美術係學員。在陜北期間,他創作了大量版畫、年畫、宣傳畫和剪紙等,包括《鍘草》《冬學》《離婚訴》《哥哥的假期》等一大批現代版畫,成為中國近現代美術史中的經典之作。1942年,徐悲鴻在觀看“全國木刻展”後激動地寫下:“我發現了中國藝術界中一卓絕之天才,乃中國共産黨中之大藝術家古元。”

  新中國成立後,古元以其寬闊的視野、抒情的筆調和質樸的藝術語言,描繪祖國的壯美山河,表現人民群眾的精神風採,謳歌嶄新的時代風貌。他的版畫、水彩、素描、速寫都以清新明朗的語言傳遞了新的美學內涵,成為新中國美術視覺樣式的重要標識。而他藝術中現實性、民族性和抒情性相統一的風格,也令其成為20世紀傑出的抒情現實主義藝術大師。

  中央美術學院黨委書記高洪説:“古元先生的一生始終踐行著‘藝術源于生活’的創作方法和‘為人民服務’的藝術理想,他的生命與中國現代版畫事業、中國美術事業和中國美術教育事業緊緊聯係在一起,堪稱人民的藝術家。”

  “古元的木刻是沒法學的”

  作為藝術教育家,古元曾任魯藝美術係創作室主任、中央美院版畫係教研室主任、人民美術出版社創作室主任等,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版畫人才。

  “古元先生的藝術風格,在當時的學生中産生了廣泛影響。他常説‘藝術就是要從普通生活中發現美的、有意義的東西,這種東西可能人人都見過,但不一定被發現。你發現了,用你的語言把它表現出來就可以了’。”古元學生、中央美院原版畫係教授宋源文感言,“一個是發現,一個是表現,看似簡單,其中的學理太深奧了。”中央美院造型學院副院長、版畫係主任王華祥談到,古元一生對藝術勤勤懇懇,耕耘不輟,他的“真”使“假”無處遁形。“古元先生以他的言傳身教啟示著我們:藝術家要樸實,樸實才可能接近真,只有真才能創作出好的作品;要關心社會思潮,關心和面對各種矛盾和衝突;不能太注重成功與否,否則就與古元精神背道而馳了。”

  藝術家徐冰曾學習和模倣古元的藝術風格,但在刻了幾百張木刻後,體會到古元的木刻是沒法學的,因為它不是“技法的”,而是“感覺的”;“只顧忙于形式效倣,不對這一經驗做規律及方法論的探討,深入到文化學、社會學層次的研究,不能將其精髓有效地運用于新階段的創作和對待又出現的藝術變革現象,是一種局限”。“古元的魅力,不僅在于他獨有的智慧和感悟力,還在于他所代表的一代藝術家在中國幾千年舊藝術之上的革命意義,即對社會及文化狀態的敏感而導致的對舊有藝術在方法論上的改造。”在徐冰看來,古元及其藝術上的革命精神,實際是一種真正意義上的“前衛”精神,懂得了這一點,他“才開始懂得古元,才開始懂得去考慮一個藝術家在世界上是幹什麼的,他的根本責任是什麼”。

  讓觀眾與“古元”離得更近

  此次展覽標題,直接使用了上世紀80年代古元第一次舉辦展覽時親手所寫的“古元畫展”。展廳起首是一段古元在書桌前工作的視頻,末尾是策展團隊專門拍攝的古元曾經工作過的書桌——記錄了從太陽升起,到太陽落下,一天不同時間的書桌影像。“父親最後因病去醫院前,在這個桌子旁坐了很久,摸來摸去,他大概也知道,此次離開,也許就再也回不來了。”古元長女古安村回憶道。

  中央美院美術館的策展團隊也努力通過各種細節,力求“用古元的方式”呈現展覽,比如將展廳的底色涂成“延安紅”;用小磁鐵釘模倣延安時期用酸棗枝刺釘畫;用108個傳統報欄將作品展陳成儉樸的“閱報”形式;作品遵照原畫托裱原封不動展出,必要的介紹在畫作旁以鉛筆手寫……這些展覽中的細節不僅再現了古元的樸素人生,也把人們的視線帶向了他所生活與創作的時代。

  “我父親最原始的展覽,就起步于延安碾莊的窯洞。”古安村介紹,在魯藝學習結束後,古元被分配到延安縣碾莊鄉做文書,這是他第一次真正融入到農民大眾的生活中去。在這期間,古元以圖文結合的方式在碾莊開展起“識字一千”活動,他用手邊特有的粗糙紙片,畫上農民喜聞樂見的圖形,用山上特産酸棗枝刺把圖片釘在窯洞前,讓農民來欣賞學習。“古元是從窯洞中走出來的。所以此次展覽的理念就是讓大家在展覽中找到一種延安窯洞的感覺,因為那是古元的味道。”古安村説。

  時至今日,古元已經離開23年了。但他依然是學者們眼中的先鋒藝術家,是那個時代真正意義上的“前衛”藝術家,也是版畫界不斷仰望的前輩與楷模。“我們試圖以呈現藝術家創作與社會的互動關係的方式,讓觀眾與‘古元’離得更近,並對當下的藝術發展有所思考。誠如徐冰在《懂得古元》文中所寫:‘今天我們有像古元他們那時明確的觀念和落腳點嗎?有他們對藝術的誠懇嗎?’” 中央美院美術館館長張子康説。

(編輯:王少傑)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