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産業>産業研究

研學旅行:讓教育與旅遊同頻共振

時間:2019年11月15日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簡 彪
0

  2016年11月,教育部、文化和旅遊部等11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提出將研學旅行納入中小學教育教學計劃、加強研學旅行基地建設、規范研學旅行組織管理等要求。3年來,學校、旅行社、文旅機構等進行了廣泛探索,讓研學旅行成為一個熱門詞匯。

  11月11日,由人民日報社人民文旅智庫與中華兒童文化藝術促進會研學旅行委員會聯合主辦的“研學旅行現狀、挑戰與未來”研討會在北京召開。來自政府、企業的代表就當前我國研學旅行發展特徵研判、研學與旅行同頻共振難點與解決之道等話題進行了深入交流。

  研學旅行大有可為

  中小學生研學旅行在西方發達國家發展較好,尤其是場館旅遊、公共考古等方面更是成績顯著。參照西方國家,我國在這方面剛剛起步,還大有可為。

  “隨著《意見》的提出,3年來,我國青少年研學旅行取得了超乎想象的發展。”人民文旅智庫首席研究員吳若山説,這種發展呈現出5個特點:地方陸續出臺配套政策,發展氛圍熱烈;行業進入洗牌期,頭部企業優勢逐漸凸顯;專業人才培養進入快車道,培訓體係、認證體係等逐漸成型;産品體係建設有了新提升,紅色研學、博物館研學等成為成熟産品;基地和營地建設進入新高潮,規范發展成為新要求。

  一方面,不同的部門陸續建設研學旅行(旅遊)基地;另一方面,景區、文博機構也推出了自己的研學品牌。如古田會議會址所在的福建省上杭縣,建設了古田(吳地)紅軍小鎮青少研學基地,開發出“當一回紅軍戰士、聽一個紅軍故事、學一篇主席詩詞、唱一首紅色歌謠、行一段紅軍路”等適合青少年研學課程的“十個一”行程,受到學生、家長和培訓機構的歡迎。

  發展尚處初級階段

  當然,研學旅行還是新生事物,難免存在發展不均衡、野蠻生長等問題。

  中國教育學會原常務副會長郭永福進行了一次調研,結果顯示,目前我國中小學生研學旅行呈現“城市好于農村、名校好于普通學校、非畢業班好于畢業班、東部好于中西部、經濟發達地區好于不發達地區”的特點。

  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研學旅行研究所所長王曉燕認為,研學旅行是研究性學習和旅行體驗相結合的校外教育活動,是學校教育和校外教育銜接的創新形式,所以其重點首先在于“學”,業界應當在“學習”與“旅行”的結合上下功夫。“比如,我們説課程設計不能繼續單一化、表層化,旅行不能停留在‘參觀+講解’的層次上。研學旅行應該朝沉浸式旅行、深度體驗式旅行發展,在旅行中有效促進中小學生的素質成長。”王曉燕説。

  已經成功運營了69期研學旅行的從業者、親子貓(北京)國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CEO魏巴德表示,從業界角度看,當前研學旅行雖然處于初級階段、啟蒙階段,但仍存在冷熱不均、良莠不齊。“體制內冷、體制外熱,文旅熱、教育冷,實踐多、理論少。”魏巴德説,“更重要的是,當前研學旅行的課程設計、教師準入門檻、安全標準等還不明確,大家都還在摸著石頭過河。建議主管部門盡快加強標準建設。”

  “研學旅行是一個社會化、綜合性的話題。”第十三屆全國政協社會與法制委員會副主任陳敏智建議,在研學旅行發展越來越熱的過程中,各部門要繼續通力合作,努力在出行安全體係、責任體係、工作機制、法律體係、學習機制、保障體係、網絡安全體係7個方面的建設取得進展,讓孩子們能“學得透徹、遊得盡興”。

  標準化、典型化是出路

  中國旅遊研究院戰略所所長吳普認為,在研學旅行産品的設計和實際推進中,必須考慮到其公共屬性和知識屬性,因此,研學旅行的量化考核就變得很重要。

  “研學旅行對參與主體來説是一件事,但對監管部門來説是有不同取向的。”王曉燕分析,從校內走向校外,如何讓課程與旅行緊密結合是難點,保證旅行安全也是難點;從目的地的宣傳上,如何規避類似“艷遇”“煙草”等過于成人化甚至是不健康的語言更是困難。“這要求景區在各方面要有大的變化。”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標準創新司行業和地方管理處處長宋國建提出,標準助推創新發展、引領時代進步,在研學旅行中要注重標準的建設和規范化普及。其中,在標準制定和實施過程中,要充分發揮市場主體的作用,注重企業主體、協(學)會在實踐和理論研究中的作用。

  “研學旅行要注重推行典范引領。”中華兒童文化藝術促進會研學旅行委員會會長勞立江建議,可以從各地找典范、從實踐企業中找樣板、從示范學校中找范例。同時,轉型而來的旅行社、教育機構、景區可以圍繞研學旅行工作展開交流,從而培養在地研學導師、開發特色研學課程;各地高校,尤其是有旅遊管理專業的學校,應該加強對研學旅行的研究,為業界和主管部門提供更多參考。

(編輯:王少傑)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