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幻燈

電視劇《外灘鐘聲》:時代變遷中的個體心靈史

時間:2018年12月2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高艷鴿
0

  由管虎任總導演,俞灝明、吳謹言、陳瑾等主演的電視劇《外灘鐘聲》于12月10日登陸浙江衛視和安徽衛視,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該劇講述了上海弄堂裏的幾戶普通人家,自1966年至1992年二十余年間經歷的時代變遷和命運沉浮。正值該劇熱播期間,由中國視協主辦的《外灘鐘聲》專家研討會在北京舉辦。

  中國傳媒大學藝術學部戲劇影視學院教授戴清在《外灘鐘聲》這部劇中,看到國産家庭倫理劇恢復了自身優秀的現實主義創作傳統,承擔起了審美功能以及記錄時代變遷的文化功能。“中國家庭倫理劇建立起來的寶貴創作傳統,就是聚焦普通人、以小見大,通過表現一個家庭或幾戶人家的悲歡離合以及個體的心靈史來折射時代社會的變遷。”

  在戴清看來,紀念改革開放的現實題材藝術作品創作,既要著力表現引領時代風氣之先的先知先覺者和成功企業家等人的面貌和創新精神,同時也要表現時代變革對普通人的情感、命運、倫理觀等帶來的改變。從這個角度來看,《外灘鐘聲》對普通人的生命史和情感史的表現是富有特色的。

  在《外灘鐘聲》中,主人公杜心生是上海外灘海關大鐘的守護人,在這個崗位上堅守了幾十年。在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名譽主席李準看來,正是杜心生這個人物的設置,使這部作品有了區別于其他作品的獨特性。“歷史變革時期我們非常需要弄潮兒,改革開放需要帶頭人和闖將,但任何一個時代都需要有歷史傳承的、永遠要繼續下去的平凡工作,這是一種堅守。”李準説,“杜心生守著大鐘,不僅給家庭提供了很大的支撐,成為弟弟妹妹們的後盾,同時他自己也過得有滋有味。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安于平凡,又在平凡當中作出了巨大貢獻。他是家庭中那個平凡又不平凡的大哥。”

  “這部劇沒有戴著有色眼鏡去看待改革開放洪流中個人對不同價值觀的追求。改革開放必然帶來社會價值取向的多元化,我們在弘揚正能量的同時,也應當包容個體不同的人生選擇。”《文藝報》藝術評論部主任高小立表示,作為一部有藝術水準的電視劇,《外灘鐘聲》也真正做到了將藝術的焦點對準人,這就使得劇中無論是主角還是配角群像的塑造,都各具特色,角色在舉手投足間都很好地反映了家庭背景、教育水平和職業特點等。

  在高小立看來,《外灘鐘聲》秉承現實主義精神,寫出了真實客觀的歷史,塑造了典型人物,同時沒有回避矛盾,還寫出了改革開放的豐富性和復雜性。劇中,工人階級出身的杜心生為了配得上考上中央音樂學院的佩佩,勉為其難考大學,結果失敗了,他和佩佩在患難中建立起來的戀情,也隨著佩佩出國留學黯然落幕。弟弟心根無文憑無技術,又不甘心做售票員,一次次在做“倒爺”的過程中上當受騙,南下深圳時更是淪落到了露宿街頭的境地。

  “我們恰恰通過這些小人物的命運看到了改革中遇到的挫折,看到了真實的力量。改革本身就是會給國家和民族乃至個體在心靈、觀念、命運等的轉變中帶來陣痛。”高小立説,“杜心生一家人,在面對意外和挫折時,也曾迷惘哀嘆,但頑強的生命力讓他們一次次又站了起來。只要外灘的鐘聲響起來,他們就堅強地迎接每天的朝陽。只要親情在、梧桐裏的人情味在,他們就能在時代劇變的大潮中笑對人生。”在她看來,無論是維護海關大鐘、愛崗敬業的普通工人心生,還是數次跌倒又數次爬起來的心根,他們都是為改革開放作出貢獻的人,都是時代的見證者。

  中國廣播影視社會組織聯合會副會長李京盛在《外灘鐘聲》中,看到了創作者們特意保留在其中的文學手段。“抒情的、舒緩的、懷舊的,對人物內心可以反復書寫和鋪墊的,這些都是中國現實題材電視劇比較擅長的元素,但現在它們被一些産品化的電視劇和機械化的生産方式淹沒掉了。”

  在《外灘鐘聲》裏,有豐富和真實的細節,有細膩的情感表達,有韻味悠長的故事。在李京盛看來,這部劇是一首歲月之歌,寫出了人生的況味、紅塵的滋味、人性的堅韌和善良,“這些都是有味道的,是文化的味道、文學的味道”。

  “石庫門是上海特有的文化符號,在劇中不僅是故事展開的場景,也有著特殊的文化內涵。劇中人生活中出現的上海牌手表、英雄鋼筆、酸梅粉、糖醋小黃魚等,都給人非常親切的感覺,讓人不禁回憶過去的美好時光。”《中國電視》主編李躍森説,劇中的很多情節都是在灶批間發生的,在這裏發生的磕磕碰碰、閒言碎語和人與人之間的溫情,都有著強烈的生活質感。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