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s and Interests Protection and Publication Management Platform of China Federation of Literary and Art Circles

騰訊、今日頭條互訴,移動資訊領域版權大戰何去何從

時間:2017年11月03日  來源:中國文聯權益保護部  作者:

  近年來,自媒體的盛行推動了移動資訊領域的發展,並在內容分發上屢屢引爆衝突。業內人士表示,其背後的深層原因是各家公司對市場份額和內容創作者的爭奪。移動資訊領域的版權大戰將何去何從?一起來看看專家的分析。 

  今年4月,騰訊以今日頭條涉嫌侵犯其所屬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向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提交訴狀,要求今日頭條立即停止對涉案作品提供在線傳播。涉案的287宗案件的相關作品,均為騰訊網員工的職務作品和獨家約稿作品。今日頭條從騰訊網直接抓取內容後,存儲在自己的服務器上,並在今日頭條網站和新聞客戶端發布。今日頭條網站及APP直接發布的頁面上,大部分涉案作品都醒目地展示了騰訊體育訊”“騰訊娛樂獨家報道等字樣。但今日頭條無視這些版權信息,仍然抓取使用。287宗案件的相關作品,均屬于未經允許被擅自轉載的情況。 

  629日,北京市海淀法院就騰訊訴今日頭條的287起案件作出一審判決。法院經審理認為,字節跳動公司(今日頭條)未經許可,在今日頭條網站及App上主動抓取騰訊獨家所屬版權作品,侵害了騰訊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須向騰訊判賠27萬余元。而就在作出判決結果的前一天,今日頭條以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將騰訊訴至法院,要求判令騰訊立即停止侵權、賠禮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50萬元。 

  今日頭條的母公司北京字節跳動公創立4年多,估值被指已經達到110億美元。因其本身並不生産新聞內容,而是通過抓取第三方內容,並借由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向用戶推薦新聞,而屢屢陷入侵權風波。新京報網、搜狐網、《長沙晚報》旗下星辰在線、《楚天都市報》等各類媒體都曾發布過關于今日頭條的侵權聲明。今日頭條創始人兼CEO 張一鳴曾在2016年底表示:移動互聯網行業發展的一個現象,就是很多網頁在手機上不能很好地展示,很多産品都會自動進行轉碼,因為過去的産品都沒有這麼大用戶量,出來之後,對于展示手機不友好的網頁,轉碼是否可以解決,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後來我們不轉碼了,這部分不收錄,都達成合作了。 

  而針對張一鳴的説法,法律專家認為,不論被訴平臺轉載自何方,只要被轉載作品的著作權歸屬于原告,未經許可的轉載都是侵權行為。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産權研究中心研究員阮開欣指出:“移動資訊市場的競爭很大方面體現于資訊內容的及時性,這是其獲得更多用戶的關鍵因素。而著作權法要求資訊平臺在使用之前獲得版權許可,而獲得許可的過程無疑存在一定的溝通成本,很多時候難以簡單判斷版權人是否願意許可轉載,因此會耗費一定的時間,這對于資訊平臺的損失是顯而易見的。因此,資訊平臺更願意採取先使用,後獲得授權的做法,這樣就容易導致版權糾紛。” 

  那麼將如何對此類現象進行規范?阮開欣認為,要加大侵權查處力度,加大侵權賠償額度,建立原創內容保護機制,明確抄襲認定標準,更好地維護原創者和平臺的合法權益,讓抄襲者和未經授權轉載的平臺得不償失,才能讓市場走向更加健康的發展之路。 

  (本文部分內容來自于中國知識産權報) 

維權指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