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評論>評論要聞

史詩舞臺劇《猶太城》:悲傷中承載人性的豐饒

時間:2019年10月2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悅
0

全世界已有80個版本,中文版2019年—2020年中國巡演開啟——

史詩舞臺劇《猶太城》:悲傷中承載人性的豐饒

分享會上,《猶太城》的小演員們合唱劇中插曲《睡吧睡吧》

  在莊重的鐘聲敲響後,全場的光暗了下來,伴著手風琴的旋律,舞臺上傳出孩子們的歌聲,“等到明天再笑,今天也先不要哭,你的父親很快就會來,把你和我救出苦境……”他們唱的是舞臺劇《猶太城》裏的一首童聲合唱歌曲《睡吧睡吧》,舞臺的背景屏上播放著《猶太城》的影像片段。這些歌唱的孩子都是今年4月在首都劇場參與過《猶太城》演出的小演員。央華戲劇近日舉辦分享發布會,正式宣布《猶太城》2019年—2020年全國巡演就此展開。該劇已于10月5日至6日在無錫大劇院開啟本輪巡演,並將于2020年3月6日至7日在北京保利劇院上演。

  2018年,由央華戲劇出品,以色列文化大師、導演約書亞·索博爾編劇、執導的世界級史詩舞臺劇《猶太城》首個中文版上演,引發各界關注和熱議。被人們俗稱為“猶太城”的城市叫做維爾紐斯,也叫做維爾納,這座城市在二戰以前屬于波蘭,在二戰中被德國佔領,二戰結束之後並入了蘇聯,蘇聯解體之後它成為立陶宛的首都。舞臺劇《猶太城》就是約書亞·索博爾根據真實歷史事件改編的。二戰期間,在今天立陶宛的首都維爾紐斯存在著一個特殊的猶太居民區,大量猶太藝術家居住在那裏,即使第二天要進集中營,前一天晚上他們也要穿上最體面的衣服去劇院,他們不光看戲,還自己寫戲、排戲、演戲,並且成立了劇團,還辦了一個圖書館,直面所有的災難和死亡。《猶太城》中出現的人物和故事,都能在歷史中找到真實原型。

  《猶太城》是以色列在全世界尤其是歐美戲劇文化權力榜頂端享有盛譽的作品,也是獲得各種戲劇獎項最多的以色列作品,至今已經在以色列、德國、美國等25個國家以超過20種語言排演過80個不同版本。本次中國版《猶太城》由央華戲劇和保利演出共同制作出品,是這部作品首個由中方打造的中文版本和中國版本。從制作角度上看,《猶太城》是中國戲劇制作實力、藝術水準、國際藝術資源等綜合實力的全面體現,並帶給世界一個國際性的中國戲劇范本和榜樣。

  “一部大戲《猶太城》,穿越歷史和當下,厚重裏寄托著無盡的希望,悲傷中承載著人性的豐饒。衝突到極致的故事,落幕後依然發人深省。説不定,你會發現自己心中也有這樣的一座城呢?”這是《猶太城》長沙站的觀眾“雲之彼牧馬人”的留言。在分享發布活動上,約書亞·索博爾,《猶太城》女主角安娜伊思·馬田,《猶太城》男主角孫強、閆楠等對劇中音樂故事、文化進行了深層探討,並進行了音樂影像展示。立陶宛大使館文化參讚托馬斯·伊萬努斯卡斯及觀眾們也一起閱讀了該劇自2018年首演起在各地演出時觀眾的精彩劇評。

  值得一提的是,安娜伊思·馬田的丈夫、中國著名演員劉燁拍攝的《猶太城》主題曲《春天》MV也隨之發布。分享會現場播放了劉燁為《猶太城》導演的音樂影像作品《春天》,這也是全球80個版本的《猶太城》中唯一的音樂影像作品。據了解,舞臺劇《猶太城》中有12首流傳世界的音樂,中文版的全部音樂都由屢獲戛納電影節音樂類大獎的法國當代音樂家克裏希那·勒維在法國重新進行編曲,《春天》便是其中的一首插曲。這部作品拍攝于首都劇場,安娜伊思·馬田及其父親,劉燁與安娜伊思·馬田的兩個孩子諾一和霓娜首次同時出鏡,和全體《猶太城》演員共同詮釋了生存、高貴及命運這一不朽的主題。  

  “不是我在寫這部戲,而是它自動進到我心裏”

   約書亞·索博爾(舞臺劇《猶太城》編劇、導演)

  創作舞臺劇《猶太城》是源于我看到一本關于維爾納猶太城地下組織的回憶錄,在回憶錄的腳注裏我發現了一行字,“地下武裝組織抗議在維爾納建劇場”,當時我就很詫異,當時肅殺的維爾納怎麼有個劇場?于是就做更深的資料挖掘,發現這個劇場的藝術總監還在世,是一位幸存者,而且這個人就住在離我住處5分鐘路程不到的地方。于是我就跟藝術總監取得了聯係,並深入了解到維爾納猶太城劇場裏的具體情況,那是在1981年。在了解和挖掘了越來越多的史實和幸存者的資料後,我覺得必須要寫這部戲。嚴格説來不是我在寫這部戲,而是這部戲自動進到我心裏,我只是把它寫出來了而已。

  這部戲其實不僅是關于一些猶太人,或者關乎某一個民族的事情,而是關于全人類不甘被屈辱、不甘被壓迫,也不應該被壓迫、被屈辱的人的故事。從那時到現在,在全球范圍內,依然有很多錯誤的事情在發生,希望這部戲帶給全世界人民精神上的鼓舞和力量。《猶太城》曾經在德國、奧地利、美國、法國、日本等國家上演過,被翻譯成20多種語言,在全球有80個版本。它在日本和德國獲得同樣的反響,大家都非常喜歡這部戲,因為這樣的戲給他們希望,給他們力量,讓他們能夠在這樣的世界上堅持下去。而且也讓全世界的人意識到,投資文化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能夠給你豐厚的回報,能夠給予觀眾非常豐厚的精神回報。

  這部戲在中國的演出也很成功,前兩輪演出我看了超過六場,在北京、在上海、在大連,我每次都坐在觀眾席中間,看觀眾的反應,我發現看這部戲時觀眾的注意力是非常集中的,他們深深被吸引了。我也能感受到觀眾對于一些喜劇的橋段很敏感,對于一些悲劇以及歌曲鋪陳的地方,會流淚。中國的觀眾和全世界的觀眾都是一樣的,跟在倫敦、柏林、芝加哥,我看到的觀眾的反應是一樣的,這也讓我更有動力也更有希望,這種希望就是對于藝術、對于相信人類不可磨滅的信念的一種讚賞,所以我也會把這些切身的感受帶回以色列,帶回我的家鄉去。

(編輯:李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