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當代文學批評要有人文精神擔當

時間:2017年11月21日來源:解放日報作者:楊劍龍

  導讀:文學批評與文學創作是文學發展的兩個輪子,在兩輪的配合與互動中推進文學發展。在中國當代文學發展中,我們卻常常發現,文學批評與文學創作呈現出不相協調甚至相互錯位的現象。這既與文學“走向市場化”相關,更與文學批評缺乏人文精神相連。

  解決不好“以何為重”,文學批評便依然存在認識誤區

  一些人常常回望20世紀80年代的文壇,這固然與我們走出困頓以後百廢俱興有關,也與在反思中追求人文精神相連。上世紀80年代文學承擔著反思歷史、追求改革、文化尋根等重大歷史使命,提倡讓文學創作成為時代發展與嬗變的風向標和記錄器,讓文學批評成為推薦佳作精品、導引創作潮流的重要途徑,形成文學創作與文學批評雙向互動的趨勢。之後的90年代,隨著商業化、市場化步子的加大,文學潮流與市場運作加強了聯係,大眾文化的流行,加劇了文學創作的世俗化、庸俗化,文學批評在市場化運作中竭盡全力,並以“新”與“後”的命名,構成了文學批評與商業運作的“合謀”。由批評家命名文學刊物並舉旗的方式,成為刊物生存的策略,批評家們推波助瀾,催生了文學創作的新狀態。

  進入新世紀,在經濟迅速發展的進程中,中國社會沿著上世紀90年代市場化大眾化的步履前行,在倡導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背景中,文學創作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視。在2014年文藝工作座談會舉行後,注重文藝創作的核心價值觀、警惕文藝創作過度商業化,成為批評家與文學家關注的熱點與焦點。在中國當代文學的發展中,文學作為“文化産品”已經獲得了不言而喻的認同,文學如何反映民族精神和時代脈搏,成為眾多作家批評家共同需要面對的課題。然而,在過于追求市場效益、迎合受眾認同仍然成為一些作家與批評家的追求時,中國當代文學批評中依然出現了一些反人文精神的傾向,這主要呈現在如下幾方面。

  以市場效應為重,忽略文學批評的人文內涵。文學固然是一種文化商品,固然需要依靠讀者和市場,但是作為精神産品的文學,應該注重其人文內涵,弘揚真善美,批判假惡醜;張揚正氣,針砭歪風;寓教于樂,融教于趣。在以市場效應為重的傾向中,一些品位低下、格調粗俗的文學作品應運而生,以欲望的宣泄、隱私的暴露、低俗的情節誘惑讀者;在某些出版機構和報刊媒體的共謀中,批評家在某些利益的權衡下為一些作品説盡好話,誤導市場與讀者,他們在缺乏人文內涵的批評話語中,成為某些作品的廣告商與推銷人。

  以各類評獎為重,忽略文學批評的審美內涵。在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背景下,各地政府都加強了文化産品的生産,“五個一工程”、文華獎、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等國家級獎項的評審,對于地方政府有著極大的吸引力。在籌劃與推薦文學作品參選的過程中,某些“權重”者具有一錘定音的話語權,一些被聘請專家則看眼色憑關係行事,往往忽略文學批評的審美內涵,這也導致了個別主題先行的作品、藝術表現力存在明顯缺失的作品得到器重,有見解有思想有審美高度的一些好作品則未被發掘出來。

  以作家地位為重,忽略文學批評的實事求是。在當代文學批評中,往往有文學研究畸重畸輕的現象,重要的作家作品得到重視,而新成長的作家被忽視。在諸多重要作家作品的研討中,往往溢美之詞多、批評話語少,作家的地位決定了研究論題、研討會議的重要性,在研究過程中缺乏實事求是的態度,不能好處説好、孬處説孬,往往將研討會變異為褒獎會,將學術研究變異為文學獎掖。作家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申報的相關研究項目蜂擁而至; 一些名家長篇小説每出版一部,叫好者讚頌者絡繹不絕。文學批評異化為文學吹捧,文學研討異化為文學推崇。

  以文學圈子為重,忽略文學批評的規范準則。在忽視或略過文學批評人文精神的過程中,“廣告批評”“友情批評”讓文學批評的規范和準則變異了。在當代文學批評的現實中,往往看到文學批評形成的某種圈子。作家與批評家過于親昵的關係,使批評圈子化,文學批評的規范與準則則被忽略,以至于文學評獎、文學研討、文學研究都拘泥于小圈子之中,沒有進入圈子的被忽視,進入圈子的受重視,嚴重影響了文學批評的發展。

  守護文學創作輿論場,須大力強調文學批評的人文擔當

  文學批評是文學創作的輿論場,文學創作是文學批評的滋生地。中國當代文學批評必須注重人文精神的滲透,文學創作既可能是具有一定商品屬性的文化産品,更應該首先定位于影響人、造就人的精神産品;文學作品既有娛樂作用,也有教育、啟悟和開化作用。人文精神是一種以人為本、尊重人關懷人的價值體係,對于人的價值的追求、對于理想世界的探索、對于自我的不斷完善等,構成了人文精神的主要方面。在開展中國當代文學批評過程中,必須注重文學批評的人文精神。筆者以為,批評界大致需要重視四方面的工作。

  首先,應該大力強調文學批評的人文擔當。文學批評的人文精神應該貫注文學批評的始終,用以人為本的精神觀照文學現象與文學創作,以對人的價值追求、理想探索、自我完善的角度評價文學創作,既關注文學創作的市場效益,又反對文學創作的唯市場論;既注重文本的人文內涵,又關注文學的審美價值。讓文學批評成為文學創作的風向標,讓文學批評成為讀者的指路牌,在人文精神的燭照下,承擔起文學批評家的責任。

  其次,應該強調文學批評家獨立的品格。文學創作必須體現作家的獨特品格,文學批評同樣如此,批評家不能隨波逐流人雲亦雲,尤其不能成為金錢與權勢的禦用者和傳聲者,而應該以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人文精神,以執著的批評意識,對待文學現象、文學作品。對于所研究的對象進行條分縷析深入肯綮的分析研究,不看作家的地位高下,不看權勢者的眼色行事,而以敏銳的眼光、開闊的視野、深入的探究,道出對于研究對象獨到的評説。

  再者,應該強調文學批評的科學精神。作為一種學術研究,文學批評具有一定的科學性,這種科學性不僅在于批評家對于作家作品客觀的分析評説,還需要掌握一定的科學研究理論與研究方法,在文學史發展脈絡中,在作家創作的歷史軌跡中,分析作家作品具有新的貢獻與特點。文學批評切忌熊瞎子掰苞米,順手掰來隨口胡説,甚至前言不搭後語,甚至昨天棒殺、今日吹捧。文學批評應該是一種具有科學性邏輯性的研究,在熟悉文學發展史、文學研究理論與方法的基礎上,讓文學批評成為一種嚴謹的科學。

  最後,應該強調文學批評的規范準則。文學批評應該反對小圈子,強調全球眼光和意識,強調對各層級創作的全面觀照和覆蓋,文學批評家應該超越地域、國度,在世界文學發展的背景中,分析研究中國當代文學的發展,研究中國當代作家與作品。多年來,我們已經形成了文學批評的基本規范和準則,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引進了國外的文學理論與研究方法,文學研究已經形成了多元化的境界。文學批評家應該保持與作家的距離,從而以比較客觀冷靜的姿態開展研究,拒絕文學批評中的廣告批評、友情批評,在人文精神的推崇中,將當代文學批評推進至新的境界。

  中國是一個文學大國,中國有著悠久的文學發展歷史,中國的文學批評也有著豐富的傳統。在中國當代文學的發展中,應該努力繼承中國文學批評的傳統,借鑒國外文學批評的經驗,在弘揚文學批評的人文精神中,真正促進中國當代文學的繁榮與發展。

  (作者:楊劍龍,上海師范大學人文與傳播學院教授)


(編輯:胡艷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