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話題專題

表演類綜藝扎堆兒,演員卻“無戲可拍”?

時間:2019年11月13日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
0

   這段時間,國産劇並沒有給觀眾留下太多的印象,倒是表演類綜藝“你方唱罷我登場”——騰訊視頻的《演員請就位》與浙江衛視的《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在10月陸續面世,優酷的《演技派》緊隨其後,愛奇藝的《演員的品格第二季》蓄勢待發。越來越多演員試圖通過演技類綜藝謀求新的發展,但尷尬的是,諸如《演員請就位》中明道感慨的“剛才我演的,是我今年演的第一場戲”,出現頻次也驟增。

  發出“無戲可拍”呼聲的演員,往往集中在中生代女演員或者男演員群體。這些有演技的熟臉們,頻繁出現在演技綜藝中,奉獻看似精彩實則取巧的表演片段,當然十分無奈。類似明道、黃宥明這樣的中生代演員在節目中感慨“無戲可拍”,是演員本人的心聲,從節目效果的角度説,亦可稱作是與節目組的一次“共謀”,實現了對觀眾悄無聲息的“投其所好”。

  從2017年底浙江衛視推出《演員的誕生》算起,演技綜藝已經走到了第三年。今年跟往年最大的區別在于,不再是戲骨們的“神仙打架”,而是長相靚麗年輕人的“演技試煉場”,也可能是引發吐槽的“翻車現場”。《演員請就位》裏,導演們常常發表不同意見,甚至火藥味十足。于正出品的《演技派》直接把節目錄制放在橫店片場,努力接近真實生態,實際展現的是“培養演技派的過程”。

  上一季《我就是演員》的導師徐崢曾激動地表示:好演員的春天來了。但目前看來,僅僅是演技綜藝的春天到了。核心的問題在于,盡管打著內容至上的牌子,但演技綜藝本質的落點並不是回歸表演,讓整個影視行業回到良性循環的軌道上,總體來看仍然是迎合消費需求——紛紛入局的視頻網站都想抓住這個風口,實現利益的最大化。

  更值得探討的一點是,視頻平臺日益強勢的同時,通過演技綜藝加入了瓜分演員經紀合約的隊伍。“沒戲可拍”的另外一種解讀即:現在想拍戲就要和三大視頻平臺簽約捆綁,不然就沒戲拍。但問題是,即便簽約捆綁,也不一定能夠出頭,也不一定能有好角色、好資源。目前視頻網站囤在手中的項目,存在同質化的通病,比如大量的青春劇和甜寵劇,新人演員難放光彩,資深演員只能演媽和爹,越來越成為一個惡性的閉環。

  相比綜藝節目中露臉幾十分鐘這樣的“一錘子買賣”,一部影視佳作的打磨要艱難得多。從這個角度來説,還是希望演技綜藝能少點,演員能多花點時間在劇組琢磨劇本、打磨演技。影視寒冬已經持續了一年,整個影視行業盡管尚未“回暖”,但在薪酬體係、劇本選擇等方面正逐漸趨于理性。

(編輯:王解生)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