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百歲馬識途:“我還有一個‘五年計劃’”

時間:2014年05月25日來源:《光明日報》作者:

馬識途[資料圖片]

  (光明日報北京5月24日電 光明日報記者 王國平)

  一抹溫暖而平靜的淺笑始終洋溢在他的臉上。

 

  歲月在他的身軀刻下了滿滿一個世紀的印痕,但他依然坐擁“五得”:吃得、睡得、走得、寫得、受得。説話間,他難免有一絲得意。

 

  他特別看重“寫得”。除了22萬字的《百歲拾憶》即將出版之外,他向與會者介紹了自己最新寫就的作品,“5月16日,《光明日報》發表了我的一篇文章,叫《我也有一個夢》”。

 

  文章中,他呼吁有識之士通過文藝的形式,關注抗日戰爭時期美國志願援華空軍“飛虎隊”與中國學生之間的友好往來,“現在中國和美國已決定建立新型大國關係,把歌頌兩國人民友誼的‘飛虎奇緣’搬上銀幕,也許對于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可以提供一點正能量”。

 

  輪到他致辭時,主辦方要把話筒擺到跟前,讓他坐著講幾句。他拒絕了。拄著手杖,起立,顫顫巍巍,步向立著的話筒。

 

  王漢斌、王蒙、鄧友梅、嚴家炎、屠岸、翟泰豐、金炳華、鐵凝、李冰、陶玉玲、雷恪生、劉勁等人親臨現場,認真地聆聽他的“百歲抒懷”。影片《讓子彈飛》的導演姜文送上了一個花籃,向老爺子表達敬意,最直接的原因恐怕是這部電影就改編自他的小説《夜譚十記》。

 

  5月24日上午,馬識途百歲書法展在中國現代文學館揭幕。148幅作品,鐫刻了他的人生思索和藝術追求。

 

  “壽星我見過不少,但是沒有見過像馬識途大哥這麼滋潤、勻稱、舒服的老壽星。”在作家王蒙看來,馬識途的書法充滿了活性,讀來趣味盎然。

 

  更讓王蒙“佩服得五體投地”的是馬識途撰寫的對聯。他掏出一個小紙條,在現場激情朗誦:“能耐天磨真鐵漢,不遭人妒是庸才”“與萬卷詩書為友,留一根脊骨做人”“為天下立言乃真名士,能耐大寂寞是好作家。”

 

  馬識途擬定這些聯句,並且揮毫將之定格在宣紙上。展廳裏,“已隨海水何須憾,既是飛花不泣紅”“舉步堅危要把腳跟立穩,置身淩雲更宜心境放平”“自強不息追先哲,行勝于言望後賢”等句子,訴説著他的人生感悟。

 

  “這次我能有辦書法展的殊榮,恐怕與我癡長百歲有關。”老爺子是出了名的喜歡“逗趣”。他説,這次到北京,不是來向朋友們告別的。中國作家協會全國代表大會已經召開了八次,他參加過七次,“我還有一個‘五年計劃’,就是參加下一屆全國作代會。”

 

  至于書法,他自認不諳甲金篆籀,未學顏柳歐蘇,不過是自幼習隸,信筆涂鴉,以之自娛,從未以書法家自命。不過,在墨海浸染多年,他發覺,真正的書法家,要有鑽研耐力,要通過學習傳統書法打下堅實基本功,要有思想內涵,主張“書貴有法、書無定法、書以載道”。

 

  他的兄長已經103歲,“還頭腦清楚,寫小字手都不抖”;他的弟弟也九十多歲了,“還騎著電動車滿街跑”;談到他自己,則是一本糊涂賬,“按四川方言説,不曉得是咋個搞起的,我忽然就混到一百歲了”。

 

  長壽之道到底是什麼?答:用兩個字説,是“達觀”;用六個字講,是“提得起、放得下”。

 

  “未遭受人算天磨三災五難九死一生怎能叫鋼丁鐵漢,惟經歷惡水險山七拐八彎千回百轉才得知況味人生。”他自撰的對聯中,這一幅深得他心。

 

  開幕式結束。一個五六歲的小姑娘,送上一束小花。它色澤盈滿,造型奇特,像一只鳥,急著要展翅高飛。他將其輕輕地握在手上,悉心地呵護。

 

  花的名字叫天堂鳥,又名極樂鳥、鶴望蘭,花語是吉祥幸福、快樂長壽。


(編輯: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