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上海顧繡:詩心畫繡出深閨

時間:2014年05月25日來源:《光明日報》作者:

顧繡傳承人富永萍繡制《平復帖》繡品。 岳誠攝

顧繡作品《虞美人·蝴蝶花》

  5月21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夫人彭麗媛邀請出席亞信上海峰會的部分國家領導人夫人來到豫園,共同觀看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産展示和文藝演出。豫園所展出的精美顧繡,令在場貴賓讚嘆不已。然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提起繡品,人們往往想到的都是“四大名繡”——湘繡、蜀繡、粵繡、蘇繡。殊不知,清代的四大名繡,皆得益于顧繡。而顧繡本身,反而少有人提起。顧繡“養在深閨人未識”的知名度和她的傳奇歷史以及在技藝上達到的高度遠不相稱。 

  詩心入畫繡,巧手奪天工 

  顧繡,俗稱“畫繡”,由明嘉靖三十八年松江府進士顧名世家族的女性眷屬創造、發展和推廣,並因此得名。後來,顧繡把松江畫派畫理風格融入刺繡技藝、畫繡結合的藝術特點,成為有別于日用工藝的純觀賞藝術品,對後世江南乃至中國刺繡的發展影響深遠。 

  顧繡的背後,藏著一段關于上海的歷史。它的精微、細致、品位,與上海這座城市的形象絲絲入扣。王安憶的小説《天香》便是以“顧繡”的源流為線索虛構演繹,編織出晚明時上海的民間生活圖景,寫出了一段繡品傳播天下的歷史和一座往昔的上海。 

  顧繡的繡藝不同于其他繡派,半繡半繪、畫繡結合、針法多變、時創新意。明代畫家董其昌曾感慨:“望之似書畫,當行家迫察之,乃知為女紅者。”顧繡專以描摹元明名人字畫為長,尤擅山水、人物、花卉。以松江畫派畫理為刺繡指導,繡制時不但要求形似,而且重視表現原作的神韻,一幅繡品往往要耗時數月才能完成。幾代顧繡傳人創造了適應“畫繡”制作需要的“寫生繡法”,即以不同的針法表現山遠水近的透視法則以及人物肌理明暗的素描關係。清人丁佩《繡譜》説:“繡近于文,可以文品之高下衡之;繡近于畫,可以畫理之深淺評之。”顧繡名繡實畫,規摹意境,非詩心不能為之。 

  顧繡的卓絕是以高素質的藝人和大量的工時為代價的,制約條件很多,所以難以普及,甚至難以為繼。清末,顧繡漸趨湮沒。新中國成立後,這項絕技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復和發展。上海世博會期間曾舉行顧繡大展,那些歷盡年華的古老繡藝,一經亮相,便驚艷四座。可惜的是,繼承了顧繡技藝的老繡娘,已經不多了。 

顧繡作品《蘆塘飲鵝》  

  期待走出深閨 

  在上海松江岳陽街道一座不起眼的小樓內,有一間松江顧繡研究所。顧繡傳承人錢月芳常在這裏指導幾位繡娘一起繡作。 

  顧繡,起于閨閣之中,如今卻仍被“養在深閨”。要摸出顧繡的門道需要3年,而要成為一名合格的繡娘起碼要磨煉10年以上。較長的制作周期也讓它的市場成本較高,一件能稱得上優秀的顧繡作品,需要一名繡娘花費一年甚至幾年潛心而作。 

  松江一直以復興顧繡為己任。20世紀30年代,松江慈善機構“全節堂”設立“松筠女子職業學校”,開設顧繡班,由來自江蘇南通的宋姓女教習傳授顧繡技藝。當時顧繡班中的一位女學生戴明教,以後成了顧繡傳承中的一位關鍵性人物。2006年,顧繡入選全國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戴明教被評為國家級傳承人。目前,顧繡市級傳承人除了錢月芳,還有朱慶華、高秀芳、吳樹新、富永萍。 

  據了解,多年來松江岳陽街道出資扶持,已經為顧繡研究所留住了7位合格的繡娘。在上海松江,除了顧繡研究所,還有幾家單位在從事顧繡傳承,但是在外界看來,顧繡依舊是小眾文化。目前,除了故宮、沈博、上博等博物館,其他很少有地方能看見顧繡作品,也很少有人願意花大量時間學習顧繡。繡娘後繼乏人直接導致顧繡的傳承面臨窘境。

  但顧繡並非沒有市場。記者了解到,上海松江顧繡研究所最近正在籌備一場顧繡專場拍賣會,拍品包括多位松江繡娘近10年來的顧繡作品。舉辦現代作品的專場拍賣,在顧繡保護傳承中尚屬首次。非遺的傳承發展,既需要政府扶持也可以借助市場的活力。顧繡拍賣,或許不僅能拓展作品的市場,吸引多元社會資金注入顧繡的傳承發展,也可以讓更多人了解顧繡,吸引更多人學習顧繡、傳揚顧繡。 

  (光明日報上海5月24日電 光明日報記者 曹繼軍 顏維琦 光明日報通訊員 居嘉)


(編輯: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