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金臺論道:“百花迎春”為何充滿活力

時間:2013年02月21日來源:《人民日報》作者:劉 星

  有時作為一名觀眾,有時又作為創作人員,不經意的角色轉換,參與了十屆的“百花迎春”,無論是第一屆航空大學的體育館,還是現在的人民大會堂,每次看到那些從祖國四面八方專程向晚會走來的人群,看著那些熟悉的面孔,內心真是萬千感慨。

  “百花迎春”是中國文聯的迎春晚會,已經堅持10年,舞臺上下都是文藝界的名家,他們身上的特點就是專業精神,所以由這些人組成的晚會總是充滿創新的活力。也正因為這些人的專業精神氣質,才造就了藝術的精品。其實説到底,最先感動觀眾和讀者的就是作品,由此才可能産生對作家藝術家的興趣,作品出色,這正是“百花迎春”最吸引人的地方。這確實是一臺特殊的晚會,無論他們是在臺上演出還是在臺下當觀眾,一個身影的出現,就會讓人想起一本書,想起一出戲,想起一部電影,想起一首歌,這種大面積的聯想、深度的回憶、美好的憧憬,對觀眾而言是獨特的,也是別的晚會難以達到的。

  現在的過度娛樂化使一部分人失去了對藝術品的鑒賞能力,逗你玩,哄你笑,已經成為某些人創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而“百花迎春”,卻年年以花為題,放歌祖國的大好河山,謳歌各族勤勞人民,講述先賢偉大功績,表現今天的美好生活,已經表現許多個省市自治區,如《西子荷風舞》、《塞上馬蘭香》、《中原牡丹頌》等。他們還以花為媒,以藝術家的籍貫為路徑,道出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人物又代表一方水土,折射著中華大地沃土萬裏、培育百花天然自成的高遠立意。

  “百花迎春”以晚會方式向我們傳達著這樣的信息,我們的文學藝術應當是鮮花,應當是春光,應當是雨露,應當是開啟心智的鑰匙;藝術家創作的目的,是讓藝術滋潤我們的生活,讓藝術溫潤我們的社會。中國富了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中國的一部分人富了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是財富是不是一定會自然地轉換成精神呢?按道理,富貴一詞,富和貴是連在一起的,但是富和貴卻有著相當的距離。現在看來,富起來容易,貴起來挺難,做到高貴就難上加難,我們期待著人的品質的高貴,而這最需要的是藝術,尤其是高品位藝術的滋潤。

  “百花迎春”,以花冠名,也是文學家藝術家的一種自律,一種自省,看到老一輩藝術家青春不老,激情永在,我們就看到自己做人、做事的標桿。人應當有梅花的品格,有牡丹的氣質,文藝人更該如此。一年一度文學藝術界的聯歡,並不是一年一度的自娛自樂,而是一年一度的文化成果的展示,是一年一度文學藝術界精神風貌的彰顯,是一年又一年的美好憧憬,是一年又一年的揚帆起航。

  “百花迎春”,已經十年,但這是過去,新的十年又將開始,以什麼樣的姿態進入新十年,是晚會應該思考的,更是所有文藝家應當思考的。


(編輯:偉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