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性之堅與人性之美——《郭明義》拍攝手記
http://www.cflac.org.cn    2011-07-01    作者:陳國星 王競    來源:中國藝術報

電影《郭明義》劇照

    “一個人一時做好事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一個人把一件事做好不難,難的是每件事都能做好;一個人自己做好事不難,難的是帶動許多人一起做;一個人讓陌生人感動不難,難的是讓身邊人都支持;有一個人把這些都做到了,他就是——郭明義。在他身上折射出了黨性之堅與人性之美,還原了生活最本真的樣貌,在他的美善之舉中我們拾回了丟失的心靈寧靜,在他的境界高度中我們找到了失去的精神家園。”在電影《郭明義》的宣傳冊上我們寫下這樣的話,這也是我們創作的初衷。

    初次接觸這個題材,我們很難相信生活中真的有郭明義這樣的人。如果郭明義的事跡是真的,他的內心又是怎樣的境界?在今天這樣一個信仰缺失、崇尚物質的社會裏,這樣一個人物形象你如何能令觀眾信服?相信任何一個導演在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心中都會出現這樣的疑問。

    走進鞍鋼、走進齊大山礦、走進郭明義的家,這種疑惑得到一點一點的解答:郭明義是真實的。那雙依舊透明的眼睛,那些簡單卻又樸素的話語,那些他身邊依舊洋溢著激情的工友都讓我們對此堅信不疑。在與編劇多次的碰撞中,我們漸漸找到了進入他內心世界的路徑,那就是郭明義獨特的幸福觀。

    郭明義是一個“簡單”的人,一個身份普通卻有著大愛情懷的人。正如我們在影片中所説,他不能在別人的苦難面前轉過頭去。他的幸福是一種給予的幸福,只有在幫助別人之後,他的內心才能得到平靜。對于物質,他看得很淡,三次讓房、三次捐獻電視、無數次的捐款,讓他和家人之間産生了矛盾。勸別人捐幹細胞,四處遊説、為他人求助,讓其他人對他産生了不解。影片真實地表現了這些矛盾和衝突,包括家人態度的轉變。

    我們不想把這部電影拍成一部通常意義上的英模電影。傳統的英模往往淩駕于普通人之上,內心崇高得倣佛不食人間煙火。最終盡管事跡是真實的,卻得不到觀眾的認同。這部電影從一開始就樹立了這樣的信念:我們要把郭明義拍得可信、可親、可敬;要把影片拍得好看。

    電影《郭明義》是一部以真實人物為原型、在真實事跡的基礎上進行了適度藝術加工的人物傳記片。原劇本由著名編劇高滿堂擔綱創作,人物鮮明、立意高遠,具有很強的生活質感和時代氣息,為影片的成功打下了較為扎實的基礎。但與以往大多數英模電影不同,本片主人公沒有特別突出的重大事跡。無論56次獻血、10多年捐款捐物,還是幫助白血病患者幹細胞配型、敬業愛崗,郭明義的所做所為都是“碎事”、“散事”。這對于講求戲劇性衝突的電影創作來説頗具難度。劇本敘事線索多、戲劇衝突、情感起伏不大。相對于情節性強、節奏快、天馬行空的商業故事片來説,拍攝這樣一部電影本身就是一個挑戰。

    影片抓住郭明義兩次為白血病患者配型的主要事件,將生死懸疑、矛盾衝突集中表現。一生一死、一明一暗,令影片情節起伏跌宕。郭明義為別人的苦難歷盡艱辛地奔波、終于能夠配型成功後喜極而泣,強烈的情感衝擊令影片有一種回腸蕩氣的生動氣韻。穿插捐電視機、讓房等真實事跡,主次分明、結構清晰。影片準確地再現了郭明義平凡卻又真實的感人形象。

    通過主流媒體的大力宣傳、公務員考試、上春晚等,使郭明義的形象為全國很多人所知。而他的事跡則在鞍山、遼寧,乃至全國都耳熟能詳。如何創作一個真實原型尚在人世、很多人都熟悉的郭明義,並讓大家認可是一個難題。影片的主人公郭明義由著名演員侯勇扮演。和郭明義同樣軍人出身的侯勇,無論形、神都得到了從郭明義本人到所有熟悉郭明義的人高度認可。影片在演員選擇、形象塑造方面先得一分。在人物塑造上,我們注重這種愛的表達。從對普通人的“伸把手”式的小幫忙(如車站幫人拎包),到為白血病患者尋找配型的艱辛,這種愛的主題貫穿了影片的始終。在演員表演、鏡頭設計、音樂氣氛等方面,我們盡可能地還原郭明義的善良、可敬。

    與普通商業電影不同,本片不單是一部人物傳記片,同時也必須是一部思想性、藝術性兼備的電影。在創作中,我們牢牢把握影片中的思想脈絡。影片緊扣郭明義的“幸福觀”,體現郭明義“贈人玫瑰,手有余馨”的境界。

    在此要強調鞍鋼的精神土壤。郭明義不單是一個工人,更重要的是生長在鞍鋼的精神土壤之中。影片在多個場景體現了鞍鋼的氣勢、工友間的情誼,準確地傳達出了鞍鋼對郭明義的影響。影片著力塑造了郭明義父親這一形象。一方面有著真實的基礎(郭父曾作為鞍鋼勞模受到周總理接見),另一方面也部分地解釋了郭明義的精神傳承。在演員選擇、形象塑造等方面,我們盡可能準確地還原這種精神上的父親之情。

    作為一部藝術性和思想性並重的電影,在攝影、美術、音樂創作等方面也必須是準確和優秀的。本片的攝影孫明是中國當代最優秀的年輕攝影師之一;美術指導武明參與過多部重量級影片的拍攝。影片在忠實還原郭明義家庭、工作環境的同時,特別注意表現鞍鋼、齊大山礦等場景的拍攝。精心選擇特殊的時機、角度,努力拍攝出大工業的氣氛和氣勢。

    在經過40多天的前期拍攝之後,影片進入後期剪輯階段。我們沒有拘泥于原劇本的結構,而在剪輯階段積極嘗試,努力發揮二度創作的力量。影片在結構上進行了大量的調整,使之在敘述上更有層次、有跳躍性。影片採用了更立體的多時空敘述,加快影片節奏、增加了旁白講述,使影片能夠從多角度、多時空、多層次進行更豐富、更立體的講述。

    本片的作曲李傑曾創作過膾炙人口的《紅旗飄飄》等優秀歌曲。這次也為影片貢獻了一首同樣優秀的主題歌。歌曲採用郭明義本人寫的歌詞,準確地表達了郭明義的境界和情懷。在音樂創作上,本片亦準備以主題歌的主旋律及其變奏貫穿影片始終,從而讓影片的主題在這種情懷中得到升華。

    (作者為電影導演)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