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黨偉業》:一部非常好看的主旋律電影
http://www.cflac.org.cn    2011-06-10    作者:李博    來源:中國藝術報

    怎樣才能鍛造出一部好看的主旋律電影?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其實並不容易回答。2009年上映的《建國大業》憑借精彩的劇情和豪華的演員陣容,取得了4.2億元的總票房,突破了以往主旋律電影不好賣座的怪圈。時隔兩年,為獻禮建黨90周年而攝制的影片《建黨偉業》試圖更上一層樓,在進一步強化思想性和可看性的同時,一改過去特型演員一統主旋律影片天下的傳統,邀請了劉燁、陳坤、張嘉譯、馮遠徵等明星出演黨的領導人,一時間吸引了無數關注的目光,成為獻禮建黨90周年影片中的重頭大戲。

    6月8日下午,《建黨偉業》在京舉行了隆重的首映新聞發布會,導演韓三平、黃建新攜周潤發、劉燁、馮遠徵、李沁、董潔、葉璇、聶遠、劉濤、何平等主演集體亮相,對這部即將于6月15日在全國公映的影片表達了各自的心聲。

    中影集團董事長韓三平開門見山地表示:“《建黨偉業》要比《建國大業》拍得更好。”對于這部全景展現1911年到1921年10年間大時代風雲變幻的大制作影片,韓三平如此評價,“我們有責任用電影的方式來表現那個戰亂紛繁的時代,展現那段驚天動地的歷史。那是一個年紀輕輕就做大事、年紀輕輕便丟性命的時代——那時的年輕人志向遠大而意志堅定,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所以,我們所表現的中國共産黨的故事,就是一個青春、激情、奮鬥、獻身的故事,一批擔負著救亡圖存、改寫歷史大任的年輕共産黨員用他們的青春與熱血,描繪出了新生的中國,而我們今天的一切,都與他們當年的奮鬥和努力息息相關。”

    該片導演黃建新則希望《建黨偉業》能夠成為中國電影裏程碑式的作品。對于這部耗時一年多方才完成的影片,黃建新傾注了太多的心血,“前期查史料、研究細節的過程就耗用了我們大量的時間,大的框架一邊拍一邊改,前後易稿40次。像《建黨偉業》這樣的影片其實很難拍,要有藝術創新,要編好細節,要展現出時代氛圍,還要符合當今觀眾的審美趣味。對于我們來説,拍攝《建黨偉業》的經歷,其實也是重溫和學習當年那段歷史的過程。”

    演員劉燁在談到自己飾演《建黨偉業》的中心人物毛澤東時表示:“在拍攝《建黨偉業》之前,毛主席在我心裏是領袖、偉人;在拍完《建黨偉業》之後,我對毛主席的理解更加全面、更為立體了。扮演毛主席的經歷讓我更加深切地體會到了他那種堅持的精神和心懷天下的氣度——他曾在身無分文的情況下前往北平求學,也曾在異常艱苦的條件下始終堅持自己的理想和信仰,這種精神是非常值得我們學習的。”飾演楊開慧的年輕演員李沁則用簡單的話語表達了自己對革命先烈的敬仰:“我們今天的生活是他們當年的理想,而我們的理想就是在今天繼續他們的信念。”陳獨秀的扮演者馮遠徵則真誠地説:“《建黨偉業》是一部非常好看的主旋律電影,也是一部能夠讓你重新認識中國共産黨歷史的影片。”

    長達一小時的新聞發布會,不乏深刻的思索、慷慨的陳詞,當然也少不了輕松的段落。重量級嘉賓周潤發就延續了他一貫的幽默本色,一上臺就“大吐苦水”:“為了更接近老年袁世凱瘦削的外形,我在進組之前連續很多天不吃飯,全靠喝水補充能量,結果整整減了5公斤。”周潤發笑著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我必須住得離醫院近一點。”隨後周潤發又透露了自己同“段祺瑞”、“馮國璋”配戲時的經歷,“和趙本山、馮鞏這些喜劇高手一起演戲的時候,我總是會被他們逗笑,後來我就反思袁世凱為什麼最後失敗了?就是因為他這幾個手下太不嚴肅、太不認真了。”

    主創們的肺腑心聲幾乎已將影片的全貌拼接成形,那麼正式揭開神秘面紗後的《建黨偉業》究竟會展現怎樣一個波瀾壯闊、動人心魄的偉大時代,又將表現怎樣一群意氣風發、拋頭顱灑熱血的中國共産黨人?一切謎底,將在6月15日公映日揭曉。

電影《建黨偉業》劇照

一個傳奇的誕生

黃建新(電影《建黨偉業》導演)

    電影《建黨偉業》拍攝的最大難度在于涉及的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紛繁復雜,既不能有大的史實硬傷,又不能脫離當時的時代氛圍,更不能完全忽視觀眾們的品位。眾口雖然難調,但是缺任何一味卻是萬萬不可。所以,拍攝前期我們用了一年時間研究史料和細節,一邊拍一邊改,最後改了40稿。對我們來説,這是一個修煉的過程,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我們對歷史重溫的目的,就是盡可能完美地在銀幕上展現出這段讓人心潮澎湃的歷史。

    理想主義的主創團隊

    在這部電影裏,幾乎每個年輕人都是帶著理想主義的熱情參與到愛國運動中的,動機是純粹的、信念是單純的、表情是陽光的,正是這部電影最能觸動觀眾心靈的地方。今天看來,電影中的年輕人都是“19世紀的80後和90後”,現在卻是“20世紀的80後和90後”來詮釋他們。和100年前一樣,今天的參演演員們同樣充滿激情,他們演完遊行、演講等戲份兒後,常常喊到嗓子嘶啞。我們的主創團隊好多也是年輕人,他們有激情,也有許多想法,這一點保證了歷史題材電影和當代人審美習慣的結合。

    吳彥祖中文不好,第一次見到胡適的臺詞就想打退堂鼓,我“威脅”他:“現在新聞已經發出去了,全中國人都知道你要演胡適了。”他還真被嚇住了:“那我現在趕緊開始背詞吧。”等他試粧後到現場,已經剪短了頭發,戴上了眼鏡,與胡適的氣質非常相像。吳彥祖還帶來自己在美國專門購買的《胡適傳記》,以示自己做好了“功課”。廖凡在影片裏扮演朱德,拍戲的時候從馬上摔了下來,肩部的韌帶撕裂,打了12個鋼釘。但他還是堅持拍了7天,拍完戲份兒才回醫院,醫生説他是“神經病”,韌帶斷了也不抓緊時間治療。我們知道這件事後都非常感動,在此向這些敬業的演員表示深深感謝。

    動剪子和動腦子

    《建黨偉業》有名有姓的演員有170多位,比《建國大業》還要多,光是拉出片尾的演員字幕就要很長時間。拍《建國大業》時,我提前一個月才進組,時間緊張,除了幾個主角外,其他演員經常是根據檔期來確定戲份兒,誰有檔期誰過來,隨時可能調整。但《建黨偉業》的拍攝時間較充裕,確定演員基本按照形象、演技和表演風格來綜合考慮,誰合適就用誰,這一點保證了角色的魅力。《建黨偉業》其實是我們和演員共同完成的一個整體性的人物塑造過程。

    在後期制作階段,也是因為影片整體需要,有一些人的戲份兒被剪掉,並不是他們演得不好,而是我們需要種出一棵枝繁葉茂的參天大樹,演員們的表演閃光點太多,在取舍的時候只能舍棄主線以外的部分。剪片是個非常復雜的事情,不僅是出于對電影本身的考慮,而且也要考慮對歷史本身的維護。

    眾人拾柴火焰高

    《建黨偉業》應該是近年來表現群眾場面最大的影片,其中僅“五四”運動一場戲就有上萬群眾演員參與,光群眾演員的費用就是一個不小的數字。片尾字幕包括演員在內有超過1000人,大家笑稱“這是一艘航空母艦”。這部電影的副導演有10位,我們還請了李少紅、沈東和陸川3位導演來助陣。《建黨偉業》的拍攝分成AB組,B組交給這3位導演掌控,李少紅負責拍攝在俄羅斯取景的部分,沈東負責朱德指揮的一場戰爭戲,陸川負責“五四”運動的一部分場次,他們拍攝的戲加起來大約有10分鐘。《建黨偉業》拍攝將近5個月,B組工作20天左右,全片加起來光拍攝就有180天,今年1月才開始做後期。

    我和韓三平的分工在前期都會商量好,我在現場控制,他忙完事務性工作後有空就來現場。經過我們集體的努力,180天的汗水濃縮成125分鐘左右的成片,這是眾多電影人共同努力的結晶。

    觀眾是必須尊重的

    有人説,無論看《建國大業》還是《建黨偉業》,最大的興趣就是去看明星。我覺得這很好,既然在文化多樣化的時代眾口難調,那就充分體諒“蘿卜青菜,各有所愛”的群眾情結,觀眾願意衝著誰去都行,哪怕是閒著沒事兒從影院路過,心中一動,進去看場電影也行。《建國大業》上映後就是這樣,許多人原本只為了看明星,後來發現電影裏還有好多其他東西,能讓人回味,能讓人溫故知新。觀眾們只要有了這種感受,就挺好。現在的《建黨偉業》從細節方面我們處理得更加面面俱到,更加吸引觀眾。有一段毛澤東和楊開慧的戲,劇組的女孩子看過以後説很浪漫。我們用現在的審美觀重塑了100年前的浪漫感覺,這樣更容易讓觀眾接受。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