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人的使命是用思想推動社會進步

出版人的使命是用思想推動社會進步

新華網首頁 時政 國際 財經 高層 理論 論壇 思客 信息化 房産 軍事 港澳 臺灣 圖片 視頻 娛樂 時尚 體育 汽車 科技 食品
中華老字號歷史悠久、世代傳承,具有鮮明的傳統文化背景和深厚底蘊。一塊招牌就是一段傳奇。商務印書館1897年創立于上海,1954年遷到北京,已有122年的歷史。本期新華訪談邀請到商務印書館總經理于殿利,針對老字號的傳承與發展、改革與創新等話題暢所欲言。于殿利認為,用一句話來概括出版人的使命,就是用思想推動社會進步。
精彩觀點
1
于殿利

見證歷史:《華英初階》《辭源》出版

見證歷史:《華英初階》《辭源》出版
https://vodpub2.v.news.cn/original/20190806/13da8e1ffd434266a43fdedc992bb66e.mp4

商務印書館122年間出版了包括《辭源》《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古漢語常用字字典》《牛津高階英漢雙語詞典》等很多著名圖書。目前商務印書館有20個部門,全資和控股子公司19家,員工近700人。近幾年,商務印書館年均出版圖書近2000種,連續多年在全國圖書零售市場名列前茅。

商務印書館出的第一本重要著作《華英初階》是一本教國人學英語的書,出版于1898年。那時中國的國門已經被打開,“洋人洋貨洋知識洋思想”已經開始進入。要讓國人熟知先進的科學技術知識,就要學好英語。這本書出版後,中國才有了供中國人學英語的字典。

另一件事就是《辭源》的出版。《辭源》的出版是為了用漢語和漢字來保留中國人對宇宙萬物和人類社會的理解。當時商務印書館提出一個口號:“一國之文化,常與其辭書相比例,國無辭書,無文化可言。”《辭源》的編撰過程非常艱難,主編陸爾奎在最後八年多的時間裏積勞成疾,致使最後雙目失明。《辭源》到現在大的修訂有兩次,每次都是動用兩三百名專家、耗時十幾年才完成。

1
于殿利

16字企業宗旨:服務教育、引領學術、擔當文化、激動潮流

16字企業宗旨:服務教育、引領學術、擔當文化、激動潮流
https://vodpub2.v.news.cn/original/20190806/0fb44ec78a7b4ecbbc82e543974aafb3.mp4

近些年來我們把商務印書館創立時“昌明教育、開啟民智”的八字使命轉化成新的企業宗旨:“服務教育、引領學術、擔當文化、激動潮流”。

服務教育。出版離不開教育,教育也離不開出版,甚至出版本身就是在做教育,服務教育是基礎。

引領學術。這四個字是經過非常認真激烈地討論確定下來的。學術的、文化的建設需要引領,最終也要服務人民,服務大眾,服務社會發展。商務印書館應該擔當起引領學術的職責,用出版作品的方式回答一個個時代課題,引領學術往前走。

擔當文化。國家發展的一個根基是經濟,另一個根基則是文化。經濟作為基礎只能保證一個共同體存在,而文化作為另一個根基保證你作為“你自己”存在。中華民族文化的根基是保證中華民族自身的存在,這是我們民族尊嚴和人格的體現。中華民族文化最核心的體現是中華民族對整個宇宙、自然和人類社會獨特的認知、價值判斷,所以文化需要有人擔當,需要有人做。

激動潮流。我們最高的理想和追求是用最先進的知識、最先進的思想推動社會變革。出版人熟知的“傳播知識,傳承文化”只是基本功,更重要的是要將這些知識和文化蘊含的思想,轉化成推動社會進步和社會變革的最終力量。用一句話來概括出版人的使命就是:用思想推動社會進步。

1
于殿利

寧可多花成本,也要邁出真正的數字化這一步

寧可多花成本,也要邁出真正的數字化這一步
https://vodpub2.v.news.cn/original/20190806/7d808122b32a4f6da21b5ae7d61d3e58.mp4

商務印書館是從無到有的,創立時它的基因就是面對全部陌生的社會環境、文化環境,所以不懼怕任何新的東西,甚至喜歡新的東西。商務印書館憑什麼走過了120多年至今還呈現向上的趨勢?它核心價值觀中最重要的就是創新。

面對新的數字技術、媒體融合,我們的擔憂只是一閃而過,新技術從來都是任何産業賴以發展的手段和工具。真正的挑戰只有一個:我們自己。是我們自己習慣了用傳統的方式、傳統的思維、傳統的技術從事傳統的産業。挑戰來自于此。

在這樣的理念下,經過多年摸索,商務印書館確立了三大産品戰略:第一,紙電同步出版。從2014年開始,出版一本紙書時,電子書同時上線。電子書的銷售收入一直都非常少,但是為了能夠實現紙電同步就必須放棄傳統的排版方式,採用全新的、支持數字傳播的各種産品形式。這個成本比傳統排版貴了很多,而且並沒有帶來銷售收入的增加。那為什麼還要繼續做?因為這是媒體融合的基礎,必須要邁出這一步。寧可多花一點成本,也要邁出真正的媒體融合、真正的數字化這一步。

第二,專業數據庫。電子書從根本上來説為什麼賣得不好?因為它與紙書只是載體不同,它的內容本身並沒有創造新價值,所以另外一個産品就呼之欲出:專業數據庫。專業數據庫是將某一類的書結合在一起,首先它比一本書增值了,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實現在某個專業領域內的主題檢索功能。有了主題檢索功能,一鍵就能解決問題。我認為專業數據庫最能體現數字技術魅力、又能將傳統內容實現真正的價值創新,非常有前景。

另外,我們正在打造兩個大的知識服務平臺:一是語言知識服務平臺,這是基于我們已經出版了那麼多種漢語語言工具書,還有80個語種的語言工具書,以它們為基礎,提供全方位的知識服務;二是人文社會科學學術知識服務平臺,今年年內都可以上線。

于殿利
歷史學博士,全國政協委員,商務印書館總經理。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