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賦能讓傳統企業擁抱科技、擁抱變化

深度賦能讓傳統企業擁抱科技、擁抱變化

新華網首頁 時政 國際 財經 高層 理論 論壇 思客 信息化 房産 軍事 港澳 臺灣 圖片 視頻 娛樂 時尚 體育 汽車 科技 食品
2020金融街論壇年會于10月21日至23日在北京舉行。高瓴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磊論壇期間接受新華網專訪時表示,中國經歷了城鎮化、工業化與信息化“三項疊加”高速成長後,進入更穩定的成長期,産生更多投資機會。高瓴提出“啞鈴戰略”,啞鈴一端是科技創新,科技創新從1.0變成2.0,啞鈴另一端是傳統企業利用科技提升效率。投資機會是用科技的手段幫助傳統企業創造更多的價值,使傳統企業擁抱科技、擁抱變化、擁抱未來。
精彩觀點
1
張磊
新華網:在2020金融街論壇年會演講中,您提到高瓴的投後賦能,高瓴的“賦能工具箱”裏到底有什麼,如何為企業賦能?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67e3184e5f9dd6d43f7f6e673a93af98&playType=0

賦能企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因為這些賦能不只是説我們提供了長期的資本。資本只是第一方面,後面很多事,包括人力資源的管理、科技和技術,能夠幫企業找到最好人才、最好的技術,所以你要帶著工具包去。

那麼在這裏面的工具包括哪些?比如説精益管理,怎麼用更好的方法、更高的效率來提升整個企業的運營效率,精益管理就是很重要的理念。

同樣的是技術,科技的發展日新月異,怎麼把最好的技術能夠不斷地展現給企業。比如,我覺得中國現在處在一個企業級應用,包括軟件,大發展的時機。很多傳統企業都在轉型,更好的軟件應用能夠幫助它們轉型,我們能不能把最好的軟件和企業應用SaaS這樣的工具包都帶給我們投的這些企業中,給他們最好選擇。

還有人才,不只是説我能幫你找到最合適這個位置的人才,還有人才的考評、人才的培養、人才的激勵,那麼很多方面人才有時候要用自己從0到1的培養。高瓴設計ELP(Emerging Leader Program),就是我們的管培生計劃。高瓴去招募有一定工作經驗但時間又很短,甚至大學剛畢業的學生來做管培生,我們幫助設計管培生培養軌跡,然後發放到各個企業裏,讓管培生在企業裏成長,給企業帶來新鮮血液。然後經過一個周期的成長,又讓他們聚合在一起,給企業和管培生雙向選擇的機會。通過各種各樣類似項目,人才得到大的發展,企業也能夠有不斷往上提升的機會。

1
張磊
新華網:請問高瓴資本如何理解價值投資與護城河?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364e286fe3b5e2843f7f6e673a93af98&playType=0

我們在投很多傳統企業的時候,像百麗,我們就有很多的負責科技賦能的同事和百麗的員工一起,用科技的手段幫助傳統企業創造更多的價值,使傳統企業擁抱科技、擁抱變化、擁抱未來,每一位員工都有機會來創造價值。所以説,我覺得價值投資立足于發現價值,更要想辦法去創造更多價值。

同時,價值投資首先要長期主義,要有一個長期的眼光、長期的規劃,立足于長期的勝敗,不以一時一地看得失。這是我對價值投資的一個簡單的看法。

傳統的價值投資裏面,很多人都喜歡講“護城河”。“護城河”可能包括你的商標、IP、生産規模、渠道、knowhow以及技術。但我覺得這些“護城河”很容易使大家把它作為一個靜態的觀念。

我講一個動態的“護城河”,因為只有你不斷去瘋狂地創造長期價值,你的“護城河”才能會越來越高,才能不斷為社會創造價值。社會永遠都會獎勵那些不斷地瘋狂地創造長期價值的企業家,這些獎勵可能會遲到,永遠不會缺席!

1
張磊
新華網:在您的新著《價值》中,您講述了2005年高瓴資本創立之初,在美國募資的時候提出“中國快車號,請立即上車”。深耕國內市場15年後,您如何看待中國市場?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8c0694f0aa17f96b3f7f6e673a93af98&playType=0

2005年,我們提到“中國快車號”正在駛離車站,大家要趕緊上車。過去的15年,中國發展經歷了一個長足進步。驅動力是什麼?我們國家是真正地在發展進步的過程中“三項疊加”,城鎮化、工業化、信息化“三項疊加”去發展。

經歷這段高速成長過程,中國相對進入一個更穩定的成長期。實際上作為一個投資人來講,機會反而更多,因為這些機會需要找更好的、更精益的管理。從管理中要效益,而不只是從規模中要效益。這方面好的投資人能夠真正的幫助最好的企業家,幫助他們通過經營管理、科技賦能、人才創新等方方面面幫助企業發展。

舉個簡單例子,中國的勞動力紅利可能已經沒了,但是我們過去10年、20年的大學擴招,産生大量的“工程師紅利”。這些工程師又成為進步創造者和生産率提升者,我們怎麼能使“工程師紅利”發揮最大化效益,為社會作出發展。

同時,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追求又形成了強大的內需市場。強大的內需市場又不斷地促進供給側改革,使更好的産品更快地去找到最適合的消費者。我們看到早期互聯網改革,溝通和連接的效率大幅提升了。比如説,百度是連接人與信息,騰訊連接人與人,阿裏京東連接人與商品,美團連接人與服務。下一步,我認為到了科技創新2.0階段,出現了很多硬科技。不管是集成電路芯片、航空航天、新材料,還是軟件應用、生命科學、醫療器械等,可以説是百花齊放。這些具有真正的核心科技,尤其是基礎科研支持的核心科技的發展又會興起一波新的科技創新的高峰。

我們是充滿信心,這些科技創新的發展又反過來促進和帶動很多傳統企業的革新、升級和轉型。那麼這就提供了兩大頭機會,我們叫“啞鈴戰略”。啞鈴一端是科技創新,科技創新從1.0變成2.0。啞鈴另一端是傳統企業利用科技幫助它提升水平。

我相信,當這幾件事都做得很好以後,整個社會都會不斷地進步,更快地去適應未來的發展。

1
張磊
新華網:本屆金融街論壇升格為國家級論壇,國內外金融大咖雲集,向國際展示了中國金融業擴大開放的決心。在中國金融環境的國際化和法制化方面,您有什麼具體感受?
https://player.v.news.cn/api/v1/getPlayPage?uuid=1_1a20e72966714fc295a9d816818dc691&vid=273b3caf3f9e0bb43f7f6e673a93af98&playType=0

我覺得有長足的進步,我們越來越尊重知識産權,越來越尊重市場化的遊戲規則和行為方式。很多創業者只是有一個創意的時候就有很多風險投資追逐,我想最好是用這種市場化的手段推動創新、創意完善和發展。

同時我們還很高興的看到,通過科創板和創業板注冊制的改革,監管層打造了非常好的證券資本市場基礎設施。隨著私募和風險投資基礎設施的打造,和二級市場基礎設施逐步融為一體,很好地提供了創新創業和科創市場發展。我對中國的科技創新和背後的知識産權,還有整個基礎設施充滿信心。

張磊
高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