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人事 政情 本網 旅遊 圖片
新華網 > > 安徽頻道 > > 正文

以底線和係統思維謀劃災後重建

2020年08月11日 10:31:02 來源: 安徽日報

    今夏,多項雨情水情數據創下有氣象紀錄以來的歷史極值,全省防洪體係經受“極限考驗”,薄弱環節和突出短板被這場“大考”深刻揭示。

    當前,正值“十四五”規劃布局謀篇關鍵階段,以洪災為鑒,以不放過洪災暴露的每一個問題的科學嚴謹態度謀劃推動災後重建,以對安全底線的確定性堅守贏得應對自然災害不確定性的主動權,應當成為洪災過後重要而迫切的行動共識。

    建重于防,防重于搶,是防禦水旱災害的重要“方法論”。今年我省總體上經受住長江、淮河、巢湖防汛“三線作戰”考驗,根本上得益于多年來針對水旱災害中暴露的突出問題和短板進行滾動式治理和建設。2016年長江流域大洪水過後,全省啟動“一規四補”災後重建工程,以新一輪水利工程規劃引領,重點補齊中小河流治理、小型水庫除險加固、城鄉排澇設施、湖泊防洪綜合治理等短板。這些工程在今年大洪水中第一次經受長時間、高強度的考驗,4年前那些險工險段總體上安全穩固。“建與不建大不一樣”“多虧新工程建成了”,這些防汛最緊要關頭的切身體會,更應當轉化為災後以更大力度補齊防洪體係短板的定力和務實行動。

    在持續多年建設基礎上,新一輪災後重建理當全面審視特大洪災暴露的薄弱環節,整體推進防洪體係係統性升級,以前瞻性布局根本性提升保障防洪安全綜合能力。

    面對自然災害,樹牢底線思維,把風險往最嚴重、最難預料的程度考慮,是符合自然規律的思想方法。以巢湖流域百年一遇大洪水為例,水位創下歷史新高,上遊洪水下泄迅急,但因長江高水位頂托,唯一的排洪河道裕溪河較長時間超保證水位運行,泄洪能力嚴重受制,可以説是最不利因素相互疊加。這充分表明,災害面前,不可抱有任何僥幸和幻想。在自然界的不確定性面前,能做的就是構築更加完善的防洪體係,把“安全冗余”留足留夠,最大程度消除風險。

    謀劃推進災後防洪體係新一輪建設,更需強化係統思維,以體係性建構謀劃布局重點工程項目。我省長江、淮河兩條大江大河穿境而過,幹支流水係成網,江河湖庫互聯互通。在既往防洪體係布局和水利工程建設中,大江大河、中小河流往往按照不同設防等級進行相應工程布局和建設,但這種人為區分與洪水的現實威脅程度往往並不匹配。一旦發生類似于今夏的特大洪水,河湖水位居高不下,設防等級較低的中小河流,極易被洪水撕破防線,造成嚴重損失。一些重要支流與幹流堤防相連,支流堤防出險與幹流出險危害程度相當,更不應人為降低支流設防標準。構建更加健全的防洪體係,需要係統性梳理流域性水係分布規律,上遊攔蓄、中遊疏分、下遊暢排,全流域係統性布防,科學設定設防等級,合理布局水利工程,才能從根本上提升防禦能力。

    經歷多年未遇大洪水之後,應盡快達成以超常規思路舉措推進災後防洪體係重建的決心。一些長期未被重視、存在重大風險隱患的薄弱環節應放在優先級次序,盡快提升甚至重構。我省沿江部分城市防洪體係標準不一,部分區域設防等級與城市地位、人口規模極不相稱,應加快建設標準統一、完整閉合的城市防洪圈堤。巢湖流域防洪體係構建事關省會合肥安危,但上攔、下排均未形成完整體係,刻不容緩需要重構和提升防洪體係。打破對部分防洪高風險區域習以為常的慣性思維,下更大決心解決歷史欠賬和遺留問題。長江江心洲、外灘圩和淮河幹支流部分灘地居民受洪水威脅最直接、防洪能力薄弱,應盡快啟動移民遷建工程,徹底根除安全風險。城市內澇已成備受詬病的頑疾,且陷入“舊賬未還又添新債”的被動局面,一些城市不僅老城區治澇成效不彰,新城區更是內澇頻仍,威脅著城市居民生命財産安全。必須痛下決心,借鑒行之有效的治澇模式,劃小排澇體係治理網格,逐個澇點更新除澇設施,力爭早日根除澇患。

    水旱災害易發頻發並且成災快、致災面廣,一直是安徽的基本省情。大災之後,要進一步強化底線思維,精心謀劃災後恢復重建,加快啟動實施新一輪水利工程建設,健全完整的防洪安全體係,築牢安全屏障,保護人民生命財産安全,促進經濟社會發展。(胡旭)

[責任編輯: 李東標 ]
敬請關注“新華網”微信公眾號

集成閱讀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31126352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