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人事 政情 本網 旅遊 圖片
新華網 > > 安徽頻道 > > 正文

行政處罰實施權下放應收放自如

2020年08月05日 10:27:38 來源: 法治日報

    行政處罰實施權的下放,牽一發而動全身,需要處理好“放”與“收”的平衡

    據《法治日報》8月4日報道,根據基層整合審批服務執法力量改革要求,推進行政執法權限和力量向基層延伸和下沉,此前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行政處罰法修訂草案增加規定,省、自治區、直轄市根據當地實際情況,可以決定符合條件的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對其管轄區域內的違法行為行使有關縣級人民政府部門的部分行政處罰權。對此,專家提出行政處罰實施權下放應謹慎進行。

    行政處罰是行政機關有效實施行政管理,保障法律、法規貫徹實施的重要手段。對于基層的治理而言,行政處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長期以來,我國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等基層行政組織在沒有行政處罰實施權的情形下,卻承擔了大部分處罰類的行政執法。這種無具體實施權、權責不符的基層行政執法模式,不僅名不正言不順,也有悖于法無授權不可為的基本法治原則,客觀上掣肘了基層行政執法的順利開展,並導致基層治理的效果不盡如人意。也正因如此,近年來基層要求下放行政處罰實施權的訴求愈發強烈。

    在此背景下,行政處罰法修訂草案擬將部分行政處罰實施權下放給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及縣級政府部門,契合了基層行政處罰執法的客觀要求,是改革基層行政處罰機制的有益立法實踐,值得肯定和期待。

    從依法行政角度講,任何行政處罰的實施都必須以得到授權為基本前提。沒有上位法授予的必要法定權限,行政處罰的實施必然是“師出無名”。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基層行政機關在基層治理中的地位愈發重要和突出,更需要對其賦予較多的行政處罰實施權。在這種意義上,把部分行政處罰實施權下放給基層,無疑是最為迫切的現實需要。如此不僅能夠較好破解基層行政機關在執法中長期面臨的責權不符矛盾,也能最大程度地提升基層治理效果,不失為一舉多贏的理性選擇。

    不過,需要指出的是,行政處罰實施權的下放,也是利弊皆存。在充分肯定其所釋放的正面效應的同時,也應重視其背後潛在的負面影響。在法理邏輯上,目前我國基層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及縣級行政部門是否屬于真正法定意義上的行政機關、是否具有行使行政處罰權的主體資格、是否具有法制審核必備的程序條件,所屬人員是否具有行政處罰必備的資格和能力,這些問題都還沒有在法律層面完全厘清,貿然把行政處罰實施權下放給基層,極有可能對現有的基層執法體制、執法方式以及監督管理帶來一係列不可預料的挑戰,必須要慎之又慎。

    尤其需要重視的是,當前基層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行政執法專業人員匱乏,其執法能力和執法水平與客觀要求有著明顯差距,且亂用濫用處罰權的問題也不時出現,在行政執法監督長效機制尚未健全的情況下,把行政處罰實施權下放給基層,也有可能適得其反,更有必要謹慎為之。

    行政處罰實施權的下放,牽一發而動全身,無疑需要處理好“放”與“收”的平衡。既不能因負面效應否定行政處罰實施權的“放”,也不能只顧“放”權不扎緊“收”的柵欄。具體而言,凡是確需下放又符合條件的,應依法下放;暫時不符合條件而基層又需要的,則應在堅持上述基本原則的同時,委托有條件的基層行政機關來行使,達到既解基層行政執法燃眉之急又確保行政執法更為嚴格的目的,從而“收放自如”地推進行政處罰實施權的下放改革。(張智全)

[責任編輯: 李東標 ]
敬請關注“新華網”微信公眾號

集成閱讀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31126327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