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人事 政情 本網 旅遊 圖片
新華網 > > 安徽頻道 > > 正文

下一站,火星!

2020年07月27日 09:51:46 來源: 人民日報

    火星探索的起步,代表中國在深空探索領域已確定了下一個方向

    近日,我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在中國文昌航天發射場啟程,拉開向更遙遠深空探測的序幕。“天問一號”探測器的目的地,是地球在太陽係中的“近鄰”——最近距離5500多萬公裏、最遠距離4億公裏的火星。

    幾乎是在人類剛剛有能力掙脫地球引力飛向太空的時候,第一個火星探測器就開始了它的旅程。從1960年至今,人類已經進行了44次火星探測活動,這讓火星成為人類探測時間最長、次數最多、參與國家也最多的一顆行星。這顆在夜空中像一簇火光,又忽明忽暗、行蹤難測的行星,為何會受到人們如此的鐘愛?

    這與火星的自然條件有關。同屬太陽係八大行星中的類地行星,火星的地形地貌、溫度、體積、一年四季等與地球最為相近,可以用地球的“姊妹星”來形容。最為關鍵的是,根據現有航天器的探測結果,已清晰可知火星擁有海岸線遺跡、河道痕跡、湖泊衝積扇等流水地貌痕跡。這些都表明,火星可能在幾十億年之前曾經有過大規模的液態水。因此,當前各國火星探測的重點之一就是尋找水的痕跡,或者探測甲烷的存在,進一步探索太陽係的起源與演化。

    這些也是行星探測的重要命題。只不過,與其他動輒要花費數年時間才能抵達的星球相比,飛行6—7個月就能到達的火星,無疑是各國開展行星探測的首選目標。對中國航天來説,“天問一號”任務既是我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也是我國行星探索的起點。火星探索的起步,代表中國在深空探索領域已確定了下一個方向。

    飛向更遠的深空並不輕松。此次承擔“天問一號”發射任務的是有“胖五”之稱的長徵五號運載火箭。為了將探測器順利送入地火轉移軌道,“胖五”飛出我國運載火箭的最快速度——每秒11.2千米的第二宇宙速度。當航天器達到這一速度時,就可以完全擺脫地球引力,奔往太陽係內的其他行星或者小行星。僅有大推力火箭還不夠,與火箭分離的探測器還要按照預先設計的復雜軌道,精準飛行4億多公裏,在靠近火星時適度剎車精確減速,以便順利被火星捕獲,進入火星環繞軌道。之後,還要經歷各種關鍵環節的考驗,才能著陸火星表面。

    我國的“天問一號”計劃通過一次發射,實現“繞、著、巡”(火星環繞、著陸和巡視探測)三大任務,這在國際上尚屬首次。每一次航天壯舉的背後,都是難以計數的航天人的托舉。60多年航天事業發展的積累,探月工程連戰連捷的經驗,大推力運載火箭、超1億公裏測控、探測器研制等技術的突破,都為火星探測任務奠定了堅實基礎。在中國文昌航天發射場,為“探火”任務忙碌的隊伍中,有很多“80後”“90後”。談起火星,每個人眼中都閃爍著光芒。在火星使命牽引下的新一輪創新,對實現航天技術領域新跨越、推動我國由航天大國走向航天強國意義重大。

    隨著“天問一號”開啟的“問天”之旅,我國的行星探測計劃已經走出了第一步。“探火”之後,“天問”係列探測任務還將繼續。不遠的未來,我國將開展第二次火星探測任務,也會繼續推動小行星探測和木星、土星等更遠星球的探測工程,太陽探測也在計劃之中。火箭專家、宇宙航行之父齊奧爾科夫斯基的一句名言被廣泛引用:地球是人類的搖籃,但人類不可能永遠被束縛在搖籃裏。可以預計,浩渺深空,將留下越來越多的中國印記。(馮 華)

[責任編輯: 李東標 ]
敬請關注“新華網”微信公眾號

集成閱讀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31126289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