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人事 政情 本網 旅遊 圖片
新華網 > > 安徽頻道 > > 正文

被忽悠分銷特價加油卡 安徽一男子5000余萬元打水漂

2020年06月17日 11:30:06 來源: 中安在線

    據市場星報報道,盡管事情已經過去快三年了,但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王軍(化名)的腦海還是忍不住想起徐雪(化名)説話的場景。在徐雪遊説下,幾乎是一夜之間,王軍東拼西湊的5000多萬元,全都打了水漂。如今,雖然徐雪被抓了,可被騙的5000多萬元卻仍舊難以到手。

    由于擔心債主得知自己被騙後要債擠兌,王軍還是選擇了沉默。他小心維持著往日生活,表面若無其事,可一想到苦心經營十幾年的公司,因為此事只能勉強維持,王軍心裏不由得後悔:5000多萬元,怎麼説被騙就被騙了呢?

    初識:家族背景雄厚的“富二代”

    事情的起因還要從三年前説起。2017年4月2日,王軍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

    電話那頭是一名年輕女性,對方自稱是同學給的聯係方式,手上有特價中石化加油卡,想通過王軍的公司分銷中石化加油卡。

    “她給人的感覺就是很闊綽,有很多人脈的樣子。”王軍回憶,對方稱自己是某知名地産的股東,父親是政府單位大領導,而家族則是做石英砂礦山的“富二代”,在合肥、滁州以及香港有多塊地産。至于特價加油卡的來歷,徐雪告訴王軍,自己的一個發小是江蘇省中石化高層領導,而另一個朋友是江蘇省某退役將軍,兩人通過軍方關係獲得一個國家環保補貼項目。環保補貼每年有50億元,但必須通過中石化加油卡補貼到環保企業。

    而王軍的公司此前就分銷過加油卡、電話卡等優惠卡。徐雪告訴王軍,經過初步了解,感覺王軍的公司比較正規,也具備相應的分銷能力,所以想一起合作。

    起初,對于突如其來的特價加油卡,盡管利潤誘人,但王軍仍舊心存疑慮。不過,徐雪主動表示,如果王軍有合作意願,雙方可以見面詳談,進一步了解下情況。

    王軍坦言,自己的公司之前就幫別人分銷過優惠卡,中石化如果真有特價加油卡,確實能夠小賺一筆,所以也願意進一步了解下具體情況。

    布局:折扣力度空前的特價卡

    在初次電話後,徐雪很快前往王軍公司,做進一步的接洽。

    王軍回憶,當時徐雪向自己展示了她的人脈關係,甚至打電話給中石化的人,並表示可以隨時供貨。

    2017年4月6日,王軍的公司與徐雪的公司簽訂採購合同。雙方商定:王軍以9萬元的優惠價,購得10萬元的加油卡。同年4月11日,徐雪從合肥中石化拿了10萬元的加油卡,親自送給王軍。徐雪再次告知王軍,自己的家族背景雄厚,且擁有豐厚的人脈關係,希望王軍能夠繼續加大採購量。

    看到眼前貨真價實的加油卡後,王軍繼續採購了特價加油卡。王軍于2017年4月13日、4月21日以及5月2日,分別採購了200萬元,300萬元和500萬元的加油卡。不出意外,這三次加油卡均已8.8折的採購價提供給王軍。

    在此期間,王軍並未發現任何異常。只是每次見面,徐雪都會強調自己擁有的關係網,並稱中石化領導正在考察王軍公司實力,如果王軍公司有實力大規模採購,才能繼續提供特價加油卡。

    徐雪供述,自己購卡主要從江蘇、上海、浙江、安徽、河南和湖北中石化公司購買,自己會把錢轉給一部分人,然後對方再幫自己具體操作購卡。

    徐雪等人購卡一事也被江蘇中石化員工劉某證實。劉某在接受調查時表示,從2016年6月到2017年9月間,徐雪等人從江蘇中石化公司購買過429504張加油卡,總金額是207196500元的全國流通加油充值卡,且均沒有任何優惠條件,原價購買。

    收網:5000萬特價卡遲遲難到貨

    在幾次相對順利的採購之後,徐雪再次找到王軍。徐雪告訴王軍,中石化江蘇省領導等人對王軍公司有所不滿。

    “她告訴我説,那邊覺得我們進貨量太小了,如果不能加大進貨量,就把貨全部給江蘇省的一家酒業。”王軍回憶,徐雪稱自己並不喜歡該酒業,希望繼續和王軍合作,不過前提是王軍至少拿出5000萬元採購中石化加油卡。徐雪告訴王軍,如果王軍這次能採購5000萬元的貨,自己可向上面申請8.3折優惠價,並可長期供貨。

    看到之前幾次成功的交易後,王軍找公司、股東及親戚朋友借了5000萬元,用于採購加油卡。然而,王軍這次並沒有等到特價加油卡。

    2017年5月下旬,加油卡供貨出現異常。徐雪告訴王軍,由于弟弟去中石化拿貨太多,引起江蘇中石化的人不滿,中石化高層領導希望換個人去拿貨。

    在讓公司取貨人挂職,準備取貨時,徐雪又告訴王軍,中石化要派人來王軍公司考察,如果滿意,加油卡可加快發出。

    2017年6月1日,中石化南京分公司某高層領導來到王軍公司。在“考察”結束後,徐雪告訴王軍,中石化覺得王軍公司實力一般,需要再投3個億才能繼續發貨。

    之後,徐雪告訴王軍,自己已湊齊2億元,只需王軍繼續投1億元即可,但王軍沒錢繼續投。

    王軍坦言,自己的5000萬元都是借來的,根本沒錢繼續追投了。

    在王軍多次催促後,徐雪讓弟弟提供了一份提貨表。提貨表顯示,中石化江蘇南京石油分公司仍有1.6億多元的特價卡未有提取。看到提貨表上蓋有中石化江蘇南京石油分公司的公章,王軍這才有所放心。

    徐雪回憶,自己從中石化購卡,一般都是通過網銀轉賬或者POS機刷卡進行交易,除了自己外,還有嚴某和金某等10多人參與拿卡。

    夢醒:“富二代”落入法網

    2017年7月,王軍的母親因病在上海做開顱手術。其間,王軍催促次數變少。徐雪也給過王軍幾十萬元用作公司周轉。

    2017年9月,在聊天過程中,王軍的債權人田先生得知徐雪的事情後,提醒王軍可能被騙,並建議前往中石化江蘇南京分公司進行核實。

    隨後,王軍前往南京,並提供徐雪給的提貨表。中石化江蘇省相關工作人員告訴王軍,該公章係偽造,自己也並不認識徐雪,並建議王軍報警。

    王軍回憶,在前往南京核查的路上,曾去中石化簽字拿貨的嚴某給王軍打電話。嚴某表示,自己在韓國,三天後,自己回國,會轉1700萬元給王軍。考慮到涉及金額巨大,王軍並未理會。

    令王軍沒有想到的是,此前徐雪等人還在自己公司租用辦公室,在得知自己前往南京後,徐雪等人和拖欠的3個月房租齊齊消失。

    9月30日,徐雪被抓。經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偵查後,王軍才得知,徐雪從中石化各地分公司售卡點原價購卡,再以七至八折不等的價格出售,誘使投資人不斷加大投資。然後,以各種借口拖延支付或不履行支付。

    王軍告訴記者,在徐雪關押在看守所時,自己還收到了一份以徐雪口吻寫的信。在王軍提供的信件中,徐雪稱自己在淮南、霍邱和霍山有多套房産,債權和股份是別人代持,但都是自己的,並讓王軍看看可能收走,算作交代。

    “她信上寫的那些房産,肯定也想收回。”王軍坦言,不過苦于沒有方法收回,還是等相關部門介入挽回損失。

    2019年2月21日,合肥市包河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起訴書顯示,經依法審查得知,2016年至2017年9月,徐雪以上述模式導致10余名投資人共計59752200損失。其中,王軍損失53041240元。其行為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66條規定,應當以詐騙罪追究刑事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76條第1款規定,提起訴訟。

 

[責任編輯: 鐘紅霞 ]
敬請關注“新華網”微信公眾號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71126124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