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人事 政情 本網 旅遊 圖片
安徽頻道 > > 正文

圖片故事:一個閨女兩個“爸”

2019年11月11日 08:54:08 來源: 新華網

    葛紅花和葛保田(右)、葛保堯(左)在一起聊天(2016年3月7日攝)。

    説起葛紅花,要從30多年前説起。1988年,家住安徽蒙城縣岳坊鎮馮廟村的葛保田、葛保堯兄弟倆收養了一個出生僅幾個月的女嬰。兄弟倆因貧寒,40多歲都沒娶到媳婦。女嬰的到來令兩人十分欣喜,兄弟倆給女嬰起名“葛紅花”,倍加呵護。

    年幼時,葛紅花發現自己與別的孩子不同。別人是一個爸一個媽,她卻沒有媽,只有兩個“爸”。懂事後才知道,自己是被兩個“爸”收養的。

    家境貧寒,又沒媽疼愛,但在葛紅花眼裏,自己並不比那些有爸有媽的孩子差多少。只要家裏有啥好吃的,兩個“爸”不舍得吃,都留給她。葛保堯智力雖有問題,但知道小紅花是他的“閨女”,很疼她。不能出去幹活,他就在家照看小紅花,馱著她滿村走。

    最辛苦的要數葛保田,除了幹農活,還要出去打零工。葛紅花上學後,家裏的開銷更大了。當時葛保田已經60多歲了。政府給他辦了低保,讓葛保堯享受了五保待遇,但小紅花的學習費用和生活費還要養父掙。

    葛紅花在蒙城一中讀高中時,離家50多裏。養父每次來送生活費,都舍不得坐車,騎輛破自行車進城,把由5角、1元的零錢積攢起來的二三十元給她送去。

    2009年,葛紅花考上了亳州師專,成了大學生。上學期間,一次得了5000元獎學金。她用這錢給兩位老人買了臺渴望已久的電視機。2012年10月,葛紅花考上了教師,本可留在鎮小學,當了解到該校不能為兩個老人提供住宿時,就要求調到了偏僻的馬集鎮薛湖小學,因為該校能提供她和兩位老人的住處。“他們當時都70多歲了,身體又不好,離不開人照顧。”

    葛紅花帶兩位老人一起“上班”。她到哪裏,兩位老人就到哪裏。

    上班首月,1500元工資,葛紅花沒舍得添件新衣,給兩位老人每人買身新棉衣。之前老人的錢都花在小紅花身上,很少穿新衣。穿上女兒買的新棉衣,兩位老人像過年穿新衣的孩子一樣笑了。

    兩位老人年高有病,需要經常吃藥,雖有政府補助,葛紅花每月工資仍入不敷出。于是,她利用周末和寒暑假到縣城一快餐店打工。“我要盡力讓兩位老人生活得好點。”葛紅花説。

    2015年11月,教學成績突出的葛紅花被調到蒙城縣逍遙路小學。“這個學校在縣城,離醫院近,便于兩位老人看病。”為了把兩位老人接過來,葛紅花申請了公租房。

    葛紅花的家在一樓,60多平方米的兩室一廳。葛保堯住1間,葛紅花住1間,葛保田睡在客廳裏的醫用床上。醫用床是葛紅花花了近2000元買的。“能升能降,還可推到院裏曬太陽。”葛紅花微笑著説。

    在調入逍遙路小學第二年,年老體弱的葛保田病情加重,癱瘓在床。葛紅花奔走多家醫院,希望讓養父重新站起來,卻未能如願。養父大小便失禁,她專門買了“尿不濕”,每天更換幾次,還要及時給養父擦洗身子。

    每天天不亮,葛紅花就起床,先幫養父換下“尿不濕”。沒時間做早餐,就到小吃攤點買些可口的早點喂養父。中午下班,葛紅花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服侍養父,然後做午飯。葛紅花都是變著花樣做飯。雞蛋羹、米糊、鴿子湯等,營養又易消化,是她的“招牌菜”。飯做好了,還要一口口喂。下午回來也是如此,一直要到深夜,忙碌的一天的葛紅花才能入睡。

    2018年6月,因腳部、肺部感染,葛保田病情惡化,茶飯不進。葛紅花將其送到縣醫院救治。醫生勸葛紅花為養父準備後事。葛紅花哭著求醫生:“一定要救救我爸啊!”在葛紅花堅持下,養父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

    養父吃不下飯,營養跟不上,還需用進口藥。1支藥就要750元,每天2支,這些藥不在醫保目錄上。再加上外用藥、營養液,一天要花去葛紅花一個月工資。很快借的錢用完了,有人再次勸她放棄治療,但葛紅花哭著不同意,在場的醫護人員都被深深地感動了。

    葛保田住院期間,葛紅花所在的學校組織教師捐款,縣婦聯和縣文明辦送來慰問金,讓她心裏涌起一股股暖流。在社會的關愛和葛紅花的堅持下,經過一個月的治療,養父恢復了進食。雖然目前養父仍癱瘓在床,但葛紅花還是堅持伺候在床頭。“爸在,家就在。哪怕爸迷糊了,不會喊我的名字,但只要能呼吸,能吃我做的飯,我就感覺很幸福。”葛紅花説,兩位“養父”的養育之恩,她要用一生來回報。

    葛紅花由于家中負擔,至今未婚。她的家庭先後榮獲安徽省“最美家庭”和全國“最美家庭”稱號。她先後被評為“亳州十大新聞人物”、“安徽好人”,榮獲今年7月“中國好人”稱號。新華網發(胡衛國 攝)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

[責任編輯: 鐘紅霞 ]
敬請關注“新華網”微信公眾號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71125204076